分享到:

文化·水利·黄河

关于“文化观”关于“文化”一词 ,中外学者曾有过种种界说。改革开放以来 ,各种“外说”大量传入 ,国内“新说”也时有出现。但是 ,我仍然倾向于《辞海》“文”部“文化”条的定义。因为在这个辞条中 ,虽然广义的文化即“人类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1] 似乎界定得过于宽泛 ,使人不易把握 ,但狭义的文化即“社会的意识形态 ,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1] 的提法却比较准确地描述了它的主体结构 ,揭示了广义文化与狭义文化的内在联系 ,使文化学作为一门学科 ,既有足够广阔的研究范围 ,又有比较确定的研究对象。现、当代国外一些文化学巨匠的有关论述 ,实际上也并没有超出这个水平。美国“文化学之父”L·怀特曾把整个文化体系分为三个分体系 ,即工艺体系、社会体系和意识形态体系[2 ] 。比照来看 ,“社会意识形态” ,就相当于怀特所说的“意识形态体系” ,这是精神财富的主体 ;“制度和组织机构”相当于怀特所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教学与研究》1991年S1期
教学与研究

文化·水利·黄河

一、我的丈化观 宽泛,而“制度和组织机构”的提法也欠 对于“文化”一词,中外学者曾有过 严谨集中(从某种角度上看,它们分属于种种界说;近些年各种外说大量传入,国 内容和形式的不同层面)所以,我认为应内新说也时有出现;但我仍然倾向于《辞 该在此基础上作进一步探究,以比较单纯海》文部文化条的定义。因为在这个词条 集中、同时又是各种“社会意识形态”深层-中,虽然广义的文化即“人类社会历史实 的共同因素的“民族心理”来取代笼统、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 分散、不易把握的“社会意识形态”,以总和”似乎界定得过于宽泛,使人不易把 比较确定可考的、同时又是社会制度历史握,但狭义的文化即“社会的意识形态 内容的积淀形式的“社会机构”来取代不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却比 够严谨集中的“制度和组织机构”。这较准确地描述了它的主体结构,揭示了广 样,文化的主体结构就可以描述为“社会义文化与狭义文化的内在联系,使文化学 机构一 民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