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高考改革潜在风险的思考

时下的社会生态和教育生态皆不乏浮躁之气,种种乱象不时涌现。作为高利害考试评价的高考,兼具社会考试与教育考试的双重功能,跨界色彩鲜明,因而便成为社会浮躁与教育浮躁高度浓缩的爆发点,经常性地跃升于万众瞩目和社会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身不由己地负荷着不能承受之重。假如技术手段支持下的考试舞弊、信息不对称环境下的冒名顶替等等,尚属于通过“健全体制机制”“完善程序设计”“堵塞漏洞”等外力手段可以有效防阻的“低层次问题”的话,那么,运用行政权力轻率、非理性地出台涉及高考科目设置、分数转换、成绩权重等的政策措施,则属于内伤性的“高层次问题”。显而易见,后者一旦发生,对社会大众尤其是考生的危害更大。2018年,之于源远流长的中国髙考改革史来说,绝对属于不平凡的一年,也是值得铭记的一年。至少有三件事值得引起广泛关注:一是江苏省主要领导对该省高考近年来的“折腾”大为不满,直接予以痛斥;二是一些原计划采用新高考改革方案的省份,事到临头,推迟介人;三是浙...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雅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0年04期
雅安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关于高考社会化的构想——从诊断考试入手改革高考

随着高中新课程首轮试行周期的结束,去年江苏、广东、山东、海南、浙江和今年北京等地配套的高考改革新方案陆续出台和实施,高考制度改革开始迈出大步。目前中国高考制度改革的主要方向是高考报名社会化、对考生评价和高校选拔多元化、高考一年多考和延续有效等,苏粤鲁琼浙京新课程高考方案也在这些方面有所体现。但离高考社会化还有很大的差距。笔者认为,高考社会化早就应该提上议事日程。只有高考社会化,高考与中学脱钩,甚至高考与行政区划脱钩,才能革除各地把高考视为政绩工程的积弊,遏止政府参与生源大战,纤解主管部门、学校领导和老师的压力,最终解放全部压力的承受者—学生。高考绕开中学,尤其是绕开名牌学校,也有利于遏制教育变相产业化的趋势,也更容易实现教育均衡和社会公平。高考社会化也包括对考生的评价体系社会化或与社会评价体系接轨。考生评价体系可以与中国诚信制度的建立挂钩,从初中开始建立学生(也是公民)的品行、学业电子档案,而且据此把加分与保送交给中立的专门机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革新》2013年04期
教育革新

对高考文化建设紧迫性的思考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由精英模式向大众化教育转变,高考文化并没有出现与招生规模同步发展的态势,反而出现很多不好的、甚至是倒退的现象。比如高科技舞弊层出不穷、考生诚信不断下降、考试组织日趋困难等等。这些现象不仅降低了高考的公信力,更损害了高考存在的基础。要改变这种局面,建立新的高考文化已成为高考改革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一、现阶段高考文化建设出现的若干问题1.高科技舞弊呈愈演愈烈的态势。自恢复高考以来,高考舞弊呈三个阶段的发展。第一阶段是以偷看、抄袭、夹带为主要方式的作弊手段,特点是手段简单,影响范围小,容易防范;第二个阶段是以手机、无线电传输、制作假身份证替考为主要形式,特点是使用了科技手段,一般以考场附近内外勾结作弊为主,影响范围较大,考点或考区需要通过科技手段进行反制,如无线电屏蔽器、“作弊克”、二代身份证检测器等,特点是防范工作超出教育行政部门和招生机构的管理范围;第三个阶段是直接以营利为目的,呈团伙化、专业化、产业化的作弊手段,...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革新》2017年02期
教育革新

回归语言本质 助力高考改革

在网上喧闹了一年之久的高考制度改革,终于浮出水面了,各省市纷纷出台了改革执行时间,尤其对英语改革的力度大,内容基本上都是:“一、英语实行社会化考试,一年两考,学生可多次参加,按最好成绩计入高考总分,成绩三年内有效。二、英语学科要突出语言的实际应用,回归到学科应有的位置上,突出基础知识、基本能力及课标的基本要求,降低英语学科分数在高考招生中的权重。”《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到:“教育要坚持能力为重。优化知识结构,丰富社会实践,强化能力培养。着力提高学生的学习能力、实践能力、创新能力,教育学生学会知识技能,学会动手动脑,学会生存生活,学会做事做人,促进学生主动适应社会,开创美好未来。”义务教育英语课标的总目标是:“通过英语使学生形成初步的综合语言运用能力,促进心智发展,提高综合人文素养。以语言技能,语言知识,情感态度,学习策略和文化意识五个方面构成,即体现英语学习的工具性,也体现了其人文性。其中的语言技能是语言运用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贵州工程应用技术学院学报

新高考改革视域下高校招生与高中教学管理研究

2013年11月12日,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要求:“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探索招生和考试相对分离、学生考试多次选择、学校依法自主招生……的运行机制。”[1]2014年9月4日,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国发〔2014〕35号,以下简称《意见》)要求:“从有利于促进学生健康发展、科学选拔各类人才和维护社会公平出发,认真总结经验,突出问题导向,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2014年启动考试招生制度改革试点,2017年全面推进,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2]为贯彻落实此二项决策的精神,2014年,上海、浙江率先进行了新一轮高考改革试点;2017年北京、天津、山东、海南4省市继之,其他省市自2019年秋相继推进新高考综合改革。新高考综合改革将对高校...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现代教育管理》2019年10期
现代教育管理

新高考改革政策解读:基于多源流理论的视角

教育要发展,关键在改革。2014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要在2020年建设中国特色现代考试招生制度,标志着我国高考改革进入新时代。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提出“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为高考改革指明了方向。为进一步推动高考综合改革,办好让人民满意的教育,应着力瞄准改革重点、把握改革秩序、保障改革效果,积极探索、稳步推进。为此,本文拟从多源流理论视角来诠释新高考改革政策议程,研究政策制定的内在机理,以期为大家理解新高考政策提供参考。一、新高考政策改革的解读视角:多源流理论多源流理论由美国政策科学家约翰·金登(Kingdon,J.W.)在《议程、备选方案与公共政策》一书中首次提出。金登“考察了为什么有些主题会被提上政府议程而其他主题则被忽视,以及为什么政府内部及其周围的人们十分关注某些备选方案而舍弃其他备选方案”[1],重点“考察了为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