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镉污染区居民肾功能损害的研究

张士灌渠位于沈阳西郊,是一条长12km的工业污水渠。早在1954年,当地居民就利用含镉工业废水灌溉稻田200km2,获得粮食丰收;1962年污水灌溉面积达1000km2,文革后增至2000km2;1985年,扩展到2800km2,灌溉历史达20~30a之久,导致该地区农田土壤、粮食的严重镉污染,甚至超过了日本痛痛病地区的污染水平犤1犦。1986年,灌区上游的267km2水稻田改为工业建筑用地。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对该地区居民健康状况进行过多次调查,发现体内已有大量镉蓄积,尿镉及低分子蛋白排出量明显高于对照人群,甚至有骨质疏松的病例发生犤2,3犦。笔者于2001年12月对该地区居民进行了调查,旨在探讨停止含镉废水灌溉20a后,镉污染区居民的尿镉水平及肾功能损害情况。1内容与方法1.1调查对象2001年12月,按与渠首不同距离(3~5.5、5.5~7、7~12km及12km)及1987年土壤、稻米中镉含量等,将张士灌渠灌区划分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安全与防灾》2006年04期
湖南安全与防灾

湘江打响镉污染防治战

本刊讯本刊记者报道3月12日结束的全省污染控制工作会议作出部署,在全省打响镉污染防治整体战,重点做好湘江流域镉污染防治工作,通过5年时间对长沙以上湘江流域排镉企业进行治理,初步解决湘江镉污染问题,确保长沙、湘潭等下游城市饮用水安全。衡阳的水口山、湘潭的竹埠港、株洲的清水塘等老工业基地,是湘江流域三大工业污染源,冶炼、化工企业多,重金属污染严重。据2005年环境监测表明,湘江霞湾港断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津农业科学》2016年12期
天津农业科学

农业土壤中镉污染现状及污染途径分析

土壤是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然而,随着我国工农业的快速发展,矿产资源的不合理开采,以及农业生产中污水灌溉、化肥的不合理使用、畜禽养殖等,导致了土壤重金属的污染逐步加剧。镉是环境中毒性最强的5毒(汞、铅、镉、砷、铬)元素之一,同时由于镉在土壤中不易迁移,镉对土壤的污染基本上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土壤一旦受到镉污染就很难恢复,对镉污染土壤及修复的研究目前是土壤环境研究的热点[1-2]。本研究拟从土壤镉污染现状及评价指标、土壤镉污染的危害及我国对植物性食品中镉的规定、土壤中镉污染的主要途径等方面着手,全面分析农业土壤中镉污染来源及其危害性,并对减少土壤中镉污染途径提出建议,以期为更好地推动重金属镉污染土壤的修复与治理技术研究提供参考依据。1我国土壤镉污染现状及评价指标1.1土壤镉背景值土壤背景值是指在未受或受人类活动影响小的土壤环境本身的化学元素组成及其含量。自然土壤中的镉主要来源于成土母质,全世界土壤中...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少儿科技》2016年Z2期
少儿科技

认识镉污染

田野调查好牛牛,我们你们又掉队了!那边有危险!这么美丽的地方会有什么危险呢?你们看看那边的警示牌!52镉污染区?好可怕!这里怎么会有镉污染啊?我知道镉污染。世界卫生组织将镉暴露称为“重大公共卫生问题”。镉属于重金属,能通过食物进入人体,损伤人体。比如,大米吸收镉的能力就比较强。烟草烟雾会释放镉。假如一件事的确值得去说或去做,那么就请不要反复思量是否符合你的身份。动漫地带所以,公共场所禁止人们吸烟!端粒是位于染色体末端的一小段DNA-蛋白质复合体。它会因为正常损耗而缩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4年14期
中国卫生检验杂志

陕西省2013年蔬菜中铅、镉污染现状及近5年趋势分析

蔬菜是人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食物之一。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蔬菜的质量安全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长期食用被铅、镉污染的蔬菜,将会造成铅、镉在体内的蓄积,使食用者的健康受到损害[1]。为了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提出的建立食品安全风险监测制度的要求,陕西省已连续多年开展了食品污染物监测工作,为陕西省的食品污染物监测提供了大量的基础数据。为了解陕西省蔬菜中铅、镉的污染状况,本文对2009年-2013年陕西省市售蔬菜中铅、镉的含量进行了监测,对其污染状况进行了评价,并分析其发展动态,从而为本省环境污染监测、环境污染治理和蔬菜食用提供参考数据。1材料与方法1.1材料1.1.1采样点选择全省共设立了10个市级监测点,即西安市、宝鸡市、咸阳市、渭南市、榆林市、延安市、铜川市、安康市、汉中市和商洛市。1.1.2采样原则(1)首选当地具有代表性和适时性的蔬菜,其次选择外埠进入的、食用较普遍的蔬菜,样本量平均分配至各监测点。(2)每...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周刊》2012年05期
中国经济周刊

广西镉污染的冷思考

举国欢腾庆新春之际,龙城柳州遽然曝出的镉污染事件时刻牵动国人关注。根据最新报道(截至2月2日),目前已有8名相关责任人被警方控制,另有4名相关责任人正在通缉中。龙江河镉污染高峰值则已从超标约80倍降至超标25倍左右。事态逐步趋于好转,不幸之中堪可聊慰。在此过程中,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并落实“三确保”原则,即,动用一切力量、一切手段、一切办法、一切措施,确保柳州市取水口水质达标,确保柳州市不停水,确保柳州市供水达标。此番表态和决心理应给予积极的评价。但我们也注意到,污染发生后,尽管相关地方政府并未刻意隐瞒真相,但是,纵观该事件危机处理各个环节,譬如说:1月18日,河池方面将此事件通报柳州;1月20日,柳州启动饮用水水源污染事故应急预案三级响应;1月24日,柳州通过多种渠道澄清饮用水源污染“谣言”;1月26日,污染水体进入柳江河柳州市区流域我们可以看到,在此次危机处理过程中,依然存在通报滞后、信息含糊、口径不一等技术性瑕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