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经》中反映的先秦时代的婚制婚俗

婚制、婚俗是一个时代特有的一面镜子,从中可以反射 出当时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的情况。《诗经》 中的婚恋诗的数量比较可观,透过它们,我们可以了解到先 秦时代的许多文化背景,从而对当时的婚制与婚俗有更加全 面的认识。 先秦的婚制婚俗与今天相比较自有其程式和复杂的方 面。程式化主要表现在婚姻程序上,中国传统婚姻大致要经 历说媒、相亲、过礼、择期、迎亲、拜堂、婚宴、闹房、回门等诸 多步骤;而《诗经》时代则主要表现为欢会、相恋、幽会、婚嫁 仪式上。表面看来似乎简略一些,但实际上,上古的礼仪文 化比今天还要讲究,而且更为烦琐。复杂性方面,主要表现 在先秦贵族婚制与民间婚俗的异同以及它们本身的丰富性。 下面,将系统地分析和阐释先秦婚制婚俗的复杂性,通过对 《诗经》中的婚恋诗的研究,来分别说明先秦贵族婚制与民间 婚俗自身的特质以及先秦一些传统的婚礼制度。 一、先秦的贵族婚制 先秦的婚制,主要是针对贵族统治阶级制定的。 中国古代婚姻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方论丛》2006年01期
北方论丛

《诗经》异文训诂研究的回顾与前瞻

一《诗经》在长期的流传过程中,产生了文字上的差异,也就是异文。异文之说,由来已久,刘向校书,已举异文七百有余。现在来看,异文既是文字学术语,又是版本学、校勘学术语。作为前者,它与“正字”相对而言,是通假字、异体字、古今字等的统称;作为后者,它指同一书的不同版本之间、不同书之间在本应相同的字句上出现的差异。而具体到《诗经》的异文,则属于前者而又义兼后者,是指《诗经》文本在不同师法、传本中,或被各类著作引用中,所出现的文字上的差异。总体来讲,《诗经》异文大概有通假字、古今字、联绵字等训诂方面类型,还有汉字演变中的篆隶关系、籀篆关系(大小篆关系)、正俗字关系等,另外还有由于避讳改字等用字原因,当然也少不了传授抄刻过程中的衍文、正讹关系等。因此,对于《诗经》异文也就可以从文字、训诂等方面着手进行研究。经学是中国中世纪的统治之学。《诗经》原称作“诗三百”,随着西汉帝国宣布“独尊儒术”,设置“五经博士”,开始控制候补文官的教育和考试特权,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外社会科学》2006年02期
国外社会科学

《诗经》———吟诵之歌

早期中国的诗产生于歌唱,以口头创作并靠口耳相传。在东周时期的文献中,“诗”这个术语有双重含义,既指《诗》,如《诗经》,又指“歌”(一种艺术样式)。至于《论语》与其他文献的大纲中的所谓“学诗”,系贵族子弟的一项重要教育内容。但是,“学诗”的真正意思又是什么?由于《诗经》成了那个时代的经典中或许最为重要的一部,并由于保持乐与诗为一体的口头(或半口头)创作的传统手法,“学诗”被假定为意指“学唱《诗经》中的诗歌”。笔者对这种说法思之有年,感到益发不能令人满足。这些诗歌究竟是如何表演的?我对此问题孜孜以求,兴趣日增。本文拟通过分享可以被演唱的诗歌曲调的或多或少的创造性重构中的某些发现,设想一下《诗经》中的诗歌的实际演唱问题。有关中国青铜时代晚期音乐的重要认识源于考古发现。并且,除了我们从《论语》和《孟子》获知的以外,现存给人印象最深的音乐理论系见于《荀子》。还有,《吕氏春秋》对那时的音乐———哲学概念也给予了令人瞩目的关注。然而,其他关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湖北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学报

《诗经》的形式、内容与表现手法

一、《诗经》的形式与功能中国诗歌史的源头虽然可以追溯到原始歌谣,但真正具有文学价值的成文的诗歌史则是从《诗经》开始的。《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共收入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约500年间的诗歌305篇,因此又有“诗三百”之称。《诗经》是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奠基石。概括地讲,它在形式上有以下几大特征。首先,诗歌和一定的音乐形式相配合,《诗经》的作品都可以合乐歌唱。早在《墨子·公孟篇》就指明这一点:“弦诗三百,歌诗三百。”朱自清先生根据《尚书·舜典》“诗言志,歌永言”及郑玄注“永,长也,歌又所以长言诗之意”的说法,指出“诗乐不分家”;又根据《诗经》中12次说到作诗,6次用“歌”字,3次用“诵”字,只有3次用“诗”字,得出结论“诗以声为用”。[1]不过,歌和诵有时也不合乐,那就是徒诗,与讴、谣同类。《诗经》中有些作品一开始不是乐歌而是徒诗,后来在合乐时被乐师有所改动。其次,风、雅、颂的区别是基于音乐的分类。风是周代各诸侯国带有地方色彩的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湘论坛》2006年02期
湖湘论坛

论《楚辞》与《诗经》的关系

关于《楚辞》和《诗经》的关系问题,前人和近人虽有不少的议论,但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比较全面而有说服力的论证。《楚辞》是有它许多不同于《诗经》的特点的。而从文学史的发展来考察,《诗经》是周王朝编辑的具有文学意义的教科书,流传得非常广泛。当时无论官方和民间都必须认真地学习它和运用它,这从《左传》、《国语》中的大量记载,都可以得到证明。楚国是春秋时的大国之一,当然也不能例外。我们知道,在同属一个文化系统的国家里,一个文学新品种的出现,必然是前有所承,而又有所发展。因此,《楚辞》的各项特点,应该是要放在《诗经》影响之下来考察才能合乎文学发展规律的。否则,就将成为无源泉之水而不可理解了。一楚国的文化是不是和中原的文化同为一个整体呢?答复是肯定的。这只要从传世的楚铜器铭文也是用当时通行的方块字就是最切实的证明。再就《楚辞》中的各篇作品来说,也都同样用的是方块字的传统,至于里面所包含的一些不同的风俗习惯和方言声调,那是文学传统所能容许的发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与时代》2006年02期
美与时代

《诗经》中的色彩世界

古人对美的追求是体现在各个方面的。《诗经》作为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囊括了周代的基本审美思想和审美意识,其中对色彩的追求和审美意识可以说是后世色彩审美的发端。色彩所表现的是人的视觉内容。中国古代的视觉审美,不仅强调了事物的外形特点,也十分注重色彩的变化。据笔者统计,《诗经》中有关色彩描写的诗篇达60篇,颜色以白、红、黑、青、绿、黄等为主。一、《诗经》色彩的表现形态《诗经》为我们展现了一个色彩斑斓的美妙世界。关于色彩的描绘,按色彩的来源划分,有自然之色和生活之色。1.自然之色自然本身是丰富多彩的,《诗经》的作者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对色彩细心的选取与描绘,使诗篇因之增色。如对花草树木等植物颜色的描绘:“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之夭夭,有其实”(《周南·桃夭》);“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瞻彼淇,绿竹青青”(《卫风·淇》);“桑之落矣,其黄而陨”(《卫风·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蒹葭萋萋,白露未”,“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