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携带凶器抢夺研究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较修订前刑法而言,改变了对携带凶器抢夺行为的定性,加大了处罚力度。但该款存在的价值何在,携带凶器抢夺究竟包括哪些情形,在学界引起了广泛争议。一、立法原意是强调还是拟制《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二款与《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之间是何种关系?即携带凶器抢夺是抢劫罪的当然情形还是扩张适用?学界一般认为前者是后者的一种转化情形,是转化型抢劫罪,被认为是抢劫罪的两大转化形式之一[1]。转化犯是指行为人在实施某一较轻的犯罪时,由于具备了某种情形,法律明确规定按照较重的犯罪论处的情况。携带凶器抢夺行为即是行为人实施了基本的抢夺行为,同时又具备携带凶器这一法定情形,刑法据此明确规定转化为抢劫罪。由此可见,该款是对《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扩张适用而非其当然情形。立法者作出上述规定的原因不是因为实践中“……难以明确区分行为人携带凶器是否对被害人构成了胁迫。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携带凶器抢夺研究

我国《刑法》第267条第2款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对于该规定的适用,尽管最高人民法院于2000年、2005年先后在有关司法解释中作了较为细致的规定,但无论在学界还是在司法实务中对“携带凶器抢夺”的理解或认定依然存在诸多争议。基于有助于正确适用法律,准确打击犯罪,保障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的合法权益之立场,本文对“携带凶器抢夺”进行了一些探讨。文章首先从“凶器”和“携带”两个方面对“携带凶器”的内涵进行了界定。“凶器”是指通常是能被用于实施伤人或者杀人等危害人身安全的违法或者犯罪行为的,使人产生畏惧感的杀伤力较大的器具。能够危害人身安全是凶器的物理特性,它能使人产生较大危险感,通常是能被用于实施违法或者犯罪行为是凶器的法律特性。“携带”,是指在从事日常生活的住宅或者居宅以外的场所,将某种物品带在身上或者置于身边,将其置于现实的支配之下的行为。而对携带凶器抢夺行为的界定不但要考虑携带的方式,...  (本文共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都学坛》2018年05期
南都学坛

“携带凶器抢夺”性质的刑法教义学分析

1997年系统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263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入户抢劫的;(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七)持枪抢劫的;(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第267条第2款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第269条规定:“犯盗窃、诈骗、抢夺罪,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一般认为,1997年《刑法》第263条规定了普通抢劫罪、第267条第2款、第269条规定了转化型抢劫罪等相关犯罪的定罪处罚措施。长期以来,我国...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行政事业资产与财务》2011年24期
行政事业资产与财务

携带凶器抢夺虽未显示仍应定抢劫罪

一、基本案情2007年5月,被告人崔某到某市一中心路段上寻找目标侍机抢夺。22时许,被害人王某从此经过,崔某尾随王某趁其不备抢走王某背在肩上的手提包一只,包内有手机现金等物。逃跑时被巡警发现,在抓捕过程中从被告人崔某身上掉落刀具一把。后经公安机关鉴定该刀具属管制刀具。二、意见分歧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被告人崔某的行为是否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7条第2款之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以抢劫罪定罪处罚。即转化型的抢劫罪存有不同意见。(一)所谓携带凶器,应是指行为人已将凶器外在地表露或者已经在语言中表明,而使一般人能感受到威胁的存在如虽有凶器但隐藏在身并未外露或明示,不应按此论处。被告人崔某虽然衣内藏有管制刀具,但因抢包行为是在瞬间完成,被告人并未将凶器加以显示,被害人也未能感知刀具的存在,被告人所持刀具对于实施抢夺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另外,崔某携带凶器抢夺后逃跑过程中无抵抗抓捕,也没有当场使用暴力或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对“携带凶器抢夺”的理解适用

《刑法》第267条第2款规定:“携带凶器抢夺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刑法》第263条规定的是抢劫罪,因此对于携带凶器抢夺的,应当以抢劫罪定罪处罚。本款对罪状的叙述过于简单,人们所理解的外延比较宽泛,而司法实践中的情形又纷繁复杂,所以对“携带凶器抢夺”转化为抢劫罪的探究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与现实意义。本文首先对《刑法》第267条第2款的性质进行分析;其次对“携带凶器抢夺”转化为抢劫罪的犯罪构成要件进行解构,并分析了“携带凶器抢夺”与纯正抢劫罪在犯罪构成上的异同;最后对“携带凶器抢夺”在具体的司法实践中存在的一些认定和适用上的问题进行阐述。通过上述的分析,以期在司法实践中对本款的适用有一定指导意义。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律师世界》1999年02期
律师世界

认定“携带凶器抢夺”要注意的几个问题

修订后刑法将携带凶器抢夺的行为界定为抢劫,旨在从重打击携带凶器的犯罪,实践中,如何准确理解凶器的内涵,认定携带凶器抢夺的行为,以及充分把握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对被告人定罪、量刑有着重大意义。一、“凶器”的定义‘汹器”,常见的有匕首、折叠刀、三棱刀等。携带凶器抢夺具有很强的暴力胁迫性,立法者将该行为界定为抢劫,也主要基于以下三个理由:1.携带“凶器”抢夺,是非法携带枪支、弹药、管制刀具、危险物品危及公共安全罪与抢劫罪(特指携带凶器抢夺)的竞合;2.携带‘必器”抢夺不仅侵犯公民私有财产的所有权,同时也侵犯公民健康权;3携带凶器抢夺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刑事违法性,应受刑事处罚。何为本罪“凶器”呢?一种观点认为,所谓凶器,即行凶时所用的器械;第二种观点认为,所谓凶器是指“专门用于行凶的器械”;第三种观点认为,所谓凶器是指“对人的生命与身体具有高度危险的工具”。笔者认为以上定义均有不妥之处,第一种观点不能解释未行凶,但手持凶器未使用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