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客家人食物献祭仪式的展演与分类象征——以贺州市白花村为例

食物献祭仪式是民众在神圣场域中的展演过程,祭品的准备、呈现以及围绕其所产生的一系列民众实践活动,有其内在运作体系和象征意义,不同祭仪中食物供品的差异,蕴涵着民众的“分类”概念及文化法则。本文主要以一个客家村落大家族为关照对象,来分析客家人食物献祭仪式的结构与象征意义。白花村隶属于广西贺州市八步区莲塘镇,是一个由老虎岭、广福岭、天台山和鲫鱼岭等土岭围成的小盆地,俗称白花垌。该村共有4 950人,除约1000人为本地人外,其他均为客家人。白花村的客家自然村基本上都是单姓家族聚居。比如,田心村为江姓,共有34户150人,祖籍河南淮阳,先祖江俊携家眷迁来贺州创业,后在黄田镇浩洞村落脚。江俊的四个儿子功成名就后,分别在白花村和仁冲村新建了围屋,江氏家族的后代亦发展为四大支房,田心村即为二大支房江廷高的后代。江氏历史上曾出过盐道二品官江海清、翰林江廷辉、国子监太学生江杰山、民族学家江应樑等名人。随着历史的变迁,江氏家族于民国时期逐渐衰败。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8年02期
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试论原始宗教意识与象征思维

原始宗教意识作为人类精神世界的最初集中体现,标志着人类脱离动物界的灵魂观念的建立;并且通过象征思维这种思维方式,得到了充分的物化表现。因此,同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产物,原始宗教意识和象征思维有着密切的联系。一、原始宗教意识促进象征思维的发展黑格尔将艺术发展的历程天才般地概括为象征艺术、古典艺术和浪漫艺术。原始宗教意识和象征思维的结合,也就成为黑格尔象征艺术的由来。所谓原始宗教意识,是指原始人无法解释自然、生死、梦境等现象,而对幻想中超自然能力的信仰、崇拜和心灵寄托。而灵魂观念的产生,则是宗教的最初形态。通过尼安德特人葬式等考古资料,我们发现早在旧石器时代中期,就出现了原始的宗教思想意识和行为。宗教意识和象征思维是人脑机制的特有的功能,原始的生存实践成为此二者联系和互动的天然环境。那么这种宗教意识是如何形成的?它又是怎样促进了象征思维发展的呢?首先,人的意识的发生要从人自身客观的生理机能来说明。从人的生理学的观点来看,具有上兆神经细胞...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习》1986年03期
语文学习

有趣的象征

骆驼·海鸥·吞本带吠黑:任重道远博击风浪叙花业卑续.命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宝藏》2014年05期
宝藏

象征

~~象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宝藏》2014年05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2年03期
马克思主义与现实

政治象征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2年版定价:49.00元本书是对政治象征的系统性研究。通过对历史上各种政治现象和象征的解读与分析,以及大量插图的应用,本书主要回答以下问题:什么是政治象征?政治象征具有什么样的形式?发挥着什么样的政治功能?它们与政治的核心问题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3期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为情感评价的象征

象征不仅是文学的一种表现手法,也是文学自身的一种评价形式,它和其他的文学表现手法(诸如叙述、描写、说明、议论等)所透出的评价不同。议论是直接评价。叙述是对人物、事件、环境所作的概括说明和交代,如何说明,如何交代,便暗含作者的评价。描写,指作家、艺术家对人物、事件和环境的具体描绘和刻画,直接再现对象多方面的性质。如何描绘刻画,如何再现对象的特征,其实也是一个对对象的态度问题,态度不同,描写各异,评价也随之变化。说明,是一种解释,解释不一定总有评价的因素,但当解释中含有评价时,说明实际上成了间接的议论。象征和叙述、描写、说明不同,它的评价则需要通过形象的设置而间接显示出来,所以象征是文学创作中一种独特的评价形式。本文拟从象征评价的心理基础(情感)入手,谈一些看法。一象征的源头可上溯到神话。黑格尔明确指出:“古人在创造神话的时候……把他们的最内在最深刻的内心生活变成认识对象,他们还没有把抽象的普遍观念和具体的形象分割开来。”[1](P...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