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中国画教学的历史回顾与现状思考

一.关于中国画教学的历史传承 本次中国画教学峰会通知中说,中国画教学因地域、文化背景,传承方法各不相同,故所教所学就不同。这是个事实,说得很准确。正因为其不同,就更值得研究探讨,才有意思,才值得开会。 世纪初,废科举,兴学堂,具有现代意义的师范教育替代了传统私塾式的师徒授受,1902年,清政府在南京筹办“三江师范学堂”,1905年更名为“两江优级师范学堂”。由李瑞清任监督。李瑞清进士出身,曾任“江宁提学使”等职。李瑞清提出“救国之道,应台停科举,广办新学,向兴办新学首在培养师资。”李瑞清咨询校中各国教授,汇集东西各国师范艺术教育设科之例,竭言极应添设图画手工科之缘由,条陈学部,奏请设科办学。1906年,“两江师范”正式设立图画手工科,开始招生。由此,“两江师范”成为中国最早设立美术专科的高等学府,“两江师范”图画手工科成为中国高校首创之艺术系科,中国的近现代美术教育由此起步。 “两江师范”办新学,参照的是日本模式,延聘了不少日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装饰》2002年09期
装饰

现代高等教育中国画教学模式分析

教育作为面向未来的事业,其发展必须与社会发展相适应。教育的这条基本规律要求高等美术教育应面对新知识经济时代的挑战,转变教育思想、深化教育改革,以培养具有适应 21世纪需要的高素质艺术人才。现代高等教育中国画教学也处于以继承为中心的传统教学模式转变为培养创新精神的现代教学模式过程中。一、中国画教学模式的建立要求现代教育观念进行指导由于中国长期以来相对稳定的社会形态和价值观,学生在学习中深受导师的影响,造就了中国画在观念和笔墨上代代相传的传统。传统中国画教学模式的教学指导思想是继承人类已经创造出来的文明,教学过程易局限于前人积累的知识技能和现有标准尺度,并不利于学生发挥新见解,较为偏窄的知识结构也限制学生进行开放性的多元思维。在以文化的多元化为本质特征的现代美术教育中,合理地继承、吸收传统教学模式中的有益成分的同时,必须清醒认识到其教育观念的相对滞后。从20世纪初开始的在中国画教学中引进西方现代美术教学模式的实践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贡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装饰》2002年09期
《大众文艺》2017年21期
大众文艺

探讨高校中国画教学中的文化缺失现象

中国画是我国特有的绘画艺术,是画家利用毛笔以写意或工笔的形式进行创作的。通过绘画,作者可以表达出自身的思想境界,同时可以给读者产生灵魂上的共鸣。通过对中国画的解读,我们可以了解到古人对于万物的思考角度,这对于我们研究历史也能够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然而当前我国却出现了对传统文化的“一刀切”式的批判,再加上文化氛围烘托不足等原因,导致了当前高校中国画教学中文化缺失现象十分严重。每一位教师都要能够及时调整已有的中国画教学形式,力求以最短的时间来最大程度的在中国画教学中融入文化素养。只有如此,我们才能够将中国画这一瑰宝发扬光大。本文就如何在中国画教学中融入文化素养阐述自身的观点,希望能够为广大同仁的中国画教学带来一定程度的促进作用。一、论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画艺术(一)中国画艺术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每一位优秀的中国画作者都具备良好的文化熏陶,每一幅优秀的中国画中自然也都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某一方面内涵。只有在二者相辅相成的促进下,中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术观察》2002年05期
美术观察

关于中国画教学的思考

临时受命,笔谈中国画教学,因一时拿不出主意,便借为研究生上课之机,组织学生讨论,我也参与其中。现将讨论意见整理如下几点,以塞其责。 谈中国画,就要与西画比较来谈。西画与中国画,是两种不同的绘画体系,这在美术界已达成共识。既然是不同的美术体系,就应该各有各的认知方式和表达方式,教学方式也应该有别。但多年来,全国高校美术系科的教学,几乎都采取西画教学模式。学生进校后,先画石膏,从几何体画起,到石膏头像、胸像、全身像,再改画真人头像、半身像、全身像以至人体。当学生已经习惯了西画的观察方法和写实技法之后,回过头来再学传统,临摹古代名作,对实物写生时,要尽量克服体面观察方法,要理解线,提炼线,使学生很长时间难以适应。就如同一个人刚吃过一顿美餐,立刻又让他吐出来,改吃另一种食品。那种倒胃口的难受劲,只有学生体会最深。之所以会形成这种教学局面,固然有其历史原因。近百年来,中国落后挨打,似乎处处不如人,民族自卑心理挥之不去。“我不如人,中不如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美术观察》2002年05期
美术观察

如何纠正中国画教学中的失误

延续发展了五千年的中国文化,在20世纪左右,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劫难,经过几千年的发展才达到相当高度的“中国画”成了批评的对象。几乎在20世纪美术院校所有的中国画系科里,中国画教学都背离了中国画本身的价值取向和形式标准,一切从素描入手,用西方绘画的造型、色彩原理和标准来要求中国画教学,经过几十年,已达到改造或所谓“创新”中国画的目的,中国画沦为“水墨画”、“彩墨画”之类失去了文化内涵的怪物。今天,我们有一个学术思想比较自由的环境,应该认真审视一下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对中国画百年来的发展和失误做出反省和总结,并积极行动,纠正失误。 笔者长期在美术学院从事中国画教学,对这一问题有以下看法。 首先,应加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整体学习。由于教育的偏差和社会的误导,现在许多中国人对西方文化的了解远比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为多。尤其是青年学生,对西方的古典和现代都很崇拜,心向往之,而对中国的古代和现在,却视为封建、落后、愚昧。试想,这样的教育和时尚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上海艺术家》2002年03期
上海艺术家

写在芳草竞发时——对中国画教学的思考

中国的学院美术教育模式从严格意义上讲是西物东植之物,而作为本土文化重要载体之一的中国画,在当下的学院教育中时常出现与之相碰撞或不顺畅的尴尬局面。因而对学院中国画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的实践,己成为从事学院中国画教育的直接面对的普遍性问题,不可逃避。一、回眸与定位 中国画步入学院教育不足百年,是和中国的学院教育同步成长的,其中暗含着几代教育者的良苦用心,并为之做出了艰苦的努力。第一代教育家徐悲鸿、蒋兆和等人,时处中国社会的转型期,接受了系统的西方教育,他们己不满足传统中国绘画旧的言说方式,赋予了笔墨新的“时代精神”,完成了自我的文化身份的确立,其身份是受自身文化素养和历史背景所局限的。第二代教育家李可染、周思聪等人承传前代,赋予了笔墨“现实精神”,其内在实质则更多的体现了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与渗透。第三代学院中国画教育工作者是恢复高考后的一代新人,人数众多,各自在不同的学术领域进行着深入的研究与实践,共同关注着民族文化的走势与前景,关心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