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罪犯医疗保健标准初探

为罪犯提供医疗保健是监狱的法律责任,体现了国家对罪犯人权的尊重和保障。然而,监狱应该为罪犯提供什么样的医疗保健,应该如何为罪犯提供医疗保健,这些问题,法律规定却语焉不详。监狱责任不明,没有一个可操作的标准,在实际工作中就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承担一些不该承担的责任和风险。探讨和研究罪犯医疗保健标准,对于推动完善监狱立法,明确监狱责任,规范执法行为,减少矛盾纠纷,很有意义。一、现行法律政策在罪犯医疗保健标准方面的规定(一)监狱法的规定监狱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监狱应当设立医疗机构和生活、卫生设施,建立罪犯生活、卫生制度。罪犯的医疗保健列入监狱所在地区的卫生、防疫计划。”对罪犯的医疗保健问题,监狱法只有简单含糊的规定。这一条似乎包含有下面的含义:监狱有提供医疗保健的责任;罪犯的医疗保健优先和主要在监狱内部的医疗机构解决;法律授权监狱制定罪犯生活卫生制度;罪犯的医疗保健与监狱当地社会的医疗保健应该处在一个水平。(二)有关规章、政策的规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司法》2006年02期
中国司法

罪犯权利的救济制度分析

一、引言长期以来,我们对监狱的解读是“国家的专政机关”,“暴力机器”,对罪犯的认识是“被专政的对象”,罪犯几乎没有权利可言,因而侵犯罪犯权利的现象时常发生。随着人类文明进程的加快,现代法治理念逐步确立,基本人权保障观念逐渐深入人心。罪犯也是人,也有“人之所以为人的权利”,保障罪犯权利已成为人民的自觉选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保障罪犯的权利,就是为了保障所有人的权利。罪犯“权利主体”、“特殊弱势群体”的观念得到普遍认同,并逐渐成为行刑活动的基本人权理念。在法治理论的框架里,救济是权利的应有之意。没有救济就没有权利,救济本身不产生权利,但权利的实现离不开救济。我国目前有关罪犯权利救济的法律规范主要体现在《监狱法》中的规定,罪犯对于监狱人民警察或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犯罪行为,可以向有关机关检举揭发,控告申诉。当罪犯权利受侵犯时,其所能做的一般仅是写写举报信、控告信,以期相关部门有一个圆满的答复。虽然《监狱法》第22条、第23条、第47...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兰州学刊》2006年02期
兰州学刊

罪犯人权释义

一、释义概论界定罪犯人权的概念要注意如下几方面:第一,要理清楚罪犯人权的本原,即罪犯人权的正当性问题。罪犯人权的本原表明了罪犯“为什么”具有人权,揭示了罪犯人权的人性基础。第二,罪犯人权概念必须能概括出罪犯人权的存在状态,即罪犯人权是罪犯实实在在享有的权利,还是从道义角度来看罪犯所应当享有的权利。因此,尽管罪犯人权本身是客观的,但罪犯人权概念必然要体现某种道德观念或价值标准,所以罪犯人权概念是一种人权意识。第三,要注意区分罪犯人权概念与罪犯人权的差异。任何人权问题都存在两重性,即人权现象的客观性与人权意识的主观性,罪犯人权问题自然也不例外[1]。罪犯人权作为人权现象的一部分客观存在,是罪犯凭其人的身份与生俱来的权利。第四,罪犯人权概念还应当标明罪犯人权与罪犯权利的关系。罪犯人权是一种罪犯权利,但并非所有罪犯权利都是罪犯人权。罪犯人权一般存在于抽象的法律关系中,而罪犯权利则是指罪犯与罪犯、罪犯与他人之间具体的权利,它由双方当事人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经济与社会发展》2006年02期
经济与社会发展

罪犯人权制约因素析

二十余年来,我国在尊重和保障罪犯人权方面虽取得了长足进步,但也面临不少问题。就我国实际状况而言,这些问题主要来自经济、政治、法制以及文化等方面。本文将对这些问题作简要分析,以此就教于各位同仁。一、经济因素随着经济发展,不同地域的监狱在硬件设施与软件设施建设方面呈现出差异。有人考察后认为:“上海、江苏位居我国沿海,人杰地灵,经济发达,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和窗口。两地在监狱硬件设施改造和保护罪犯人权方面取得的成就,无疑得益于比较坚实的物质基础的支撑。”[1]的确,经济因素是罪犯人权保障的物质基础,没有社会经济、财富的增长,保障罪犯人权就比较困难。建国初期,正是由于监狱物质基础较弱,罪犯不得不超体力地进行物质生产,这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严重侵犯了罪犯的生命权与健康权。经济因素影响人权保障的深层次要害在于其使得制度建设不得不迁就、屈从于一定的经济条件,并使得人们在观念上也进一步认可现实监狱状况与人权保障的现实。其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监狱的存在总是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检察风云》2006年07期
检察风云

当罪犯成为被害人家属

2005年5月14日,朱少华的妻子从温州老家到湖州,给公司的客户送一批绕电缆线用的木箍。把货交给客户后,她拿到了4000多元的货款,然后住进了湖州的一家小旅馆。由于她在买点心时不小心露出了货款,几名歹徒盯上了她。晚上,凶恶的歹徒来到旅馆,砸掉门锁,冲进房间,不但抢走了她身上的钱,还残忍地杀了她。上海周浦监狱内,一场名为“倾听控诉,反思罪责”的被害人家属控诉大会上,罪犯朱少华的父亲泣不成声,而台下的众多犯人也在一片肃静中轻轻地抽泣着。被判重刑的朱少华此刻沉沉地低下头,自责、愧疚、愤恨交织的情绪互相缠绕着,仿佛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在吞噬着他那颗因痛苦而近乎麻木的心:“小慧,我对不起你啊”!钱迷心窍,朱少华以融资为名大肆诈骗他人钱财2000年10月,新世纪第一年的国庆节,朱少华是在惶惶不安中度过的。国庆七天长假,许多人走亲访友,喝茶聊天,忙得不亦乐乎,快乐得忘记时间。然而,此刻,具有“港商”身份的朱少华正蜷缩在他借住的上海市内环线旁的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6年03期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罪犯自杀态度及其相关影响因素

社会心理学研究认为人们的态度与行为有着十分紧密的关系,我们经常从他人的态度来预测其行为[1]。自杀行为已经成为一个十分普遍的社会现象,也是危及人类自身安全的一大杀手。自杀行为也与行为人对自杀的态度有很大关系,据调查显示,自杀行为的发生受社会态度的影响,在宗教盛行的地区,由于宗教(如天主教、伊斯兰教)教义对自杀行为的谴责,这些地区的自杀率就较低。据统计资料显示,自杀已经成为人口死亡的十大原因之一[2]。在中国,据推算每年约有25万人自杀死亡、100万人自杀未遂,我国15~34岁人群致死原因中,自杀是第一位的,自杀已经成为我国一个重要的公共卫生及社会问题[3]。每出现1例自杀或自杀未遂者,都会对其家人和周围人造成巨大的影响,因此自杀对社会与经济造成的影响也同样是巨大的。对自杀行为及其态度的研究,国内外很多学者都做了大量的工作,预防自杀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政府、社会工作者、心理和精神工作者研究的重点课题,但对罪犯自杀行为相关的研究还不是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