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希腊辩证法与罗马法学

者”。[1]贺拉斯的这一断言清晰地表明希腊文化在对罗马的反征服中,改变了罗马智识世界的一切方面,理所当然也改变了罗马法和罗马法学。最初的罗马法十分原始,其基本的发展轨迹是先有立法,后有法学;法律先秘密,后公开;先宗教,后世俗。在这以后的历史中,罗马诗和罗马法学之所以能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永不磨灭的丰碑,以至于至今仍被人们视为写下来的理性而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其至关重要的原因在于,它能自觉地模仿、借鉴、移植和吸纳希腊文化精神,成为希腊文化世界性的扩张、渗透、传承的坚实载体。在罗马法学对希腊文化精神的继承当中,希腊哲学中的辩证法对它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这一关键性的作用在于希腊的辩证法把罗马法学带入了古希腊的职业科学之门,并转化为真正意义上的科学。通过辩证法,罗马法学变得完全合乎逻辑,取得了统一性和可认知性,达到了其完全的发展并变得精致。古希腊辩证法到底为何物?它是怎样传输到古罗马并对罗马法学产生影响的?它对罗马法学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长春大学学报》2005年03期
长春大学学报

辩证法与人的生活方式

1人的生活是辩证法的真实内容通常,人们把辩证法理解为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的思维的普遍规律的学说,在这个意义上辩证法几乎成为与人的主观性、人的意识毫无关联的“纯粹”的客观规律。即使其中包含人类社会和人的思维的规律,但也并不意味着人的意识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而只能被动的服从,主观性在这里充其量也不过是在不违背客观规律情况下的“有益补充”。而全然没有“人”的主观性参与、全然排除意识的作用的关于“人类”社会和“人”的思维的辩证法真的能够存在吗?与将辩证法理解为客观规律相对应,它也被人们理解为区别于“形而上学”的一种思维方式,因而辩证法被视为“在概念的逻辑中表达运动”、[1]“建立在通晓思维和历史的成就的基础上的理论思维”。[2]而作为人类思维的形式它是否应根源于人的生活呢?另一种说法则把辩证法理解为认识论、方法论和世界观的统一,在这个意义上辩证法几乎就成为了整个西方传统哲学的代名词,因而列宁才说“黑格尔的辩证法是思想史的概括”,[3]“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甘肃高师学报》2005年06期
甘肃高师学报

“两课”教学中辩证法精神实践意义的探析与实现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高校“两课”教育的基础课程,辩证法无疑是这一课程的核心内容之一。辩证法乃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主体精神指向是培养人(学生)的思维能力,提高思维水平。其中辩证法以一种貌似思维模式的形象出现,但它真正的意义应在于打破思维模式,打破思维的习惯与框架,剔除人们头脑中故有的认识“精神”,树立一种平和的、开放的并善于吸纳与革新的少年心态和学习精神,这必将有益于受教育者的进步与成长,这才是辩证法的精神主旨,惟其如此,“两课”教学中的辩证法才能发挥它应有的实践意义。事实上我们长期的“两课”教学实践,似乎没有非常有效地做到这一点。辩证法这一哲学精粹不但难以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充分体现它内含的实践意义,而是时常倍受冷漠、轻视与排斥。分析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深入探究辩证法的精神实质,真正发挥辩证法对学生思维培养的作用具有重要的意义。一在“两课”教学中,辩证法的作用没有得以有效发挥,原因既在于我们对辩证法理论本身的理解,也与长期的教学实践相关...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保定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01期
保定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辩证法:马克思怎样改造了黑格尔

一马克思究竟怎样改造了黑格尔,创立了自己的辩证法,对之应当如何称谓,国内外学者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在国外,分歧由来已久;在国内,则是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十几年的事情。恩格斯和列宁均认为马克思对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辩证法进行了唯物主义的颠倒,将其成果称为唯物主义辩证法。恩格斯在《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中总结马克思和黑格尔的关系时说:“同黑格尔的分离在这里也是由于返回到唯物主义观点而发生的。”“在黑格尔那里,辩证法是概念的自我发展。绝对概念不仅是从来就存在的(不知在哪里?)而且是整个现存世界的真正的活的灵魂”。“这种意识形态上的颠倒是应该消除的。我们重新唯物主义地把我们头脑中的概念看作现实事物的反映,而不是把现实事物看作绝对概念的某一阶段的反映。这样辩证法就归结为关于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的运动的一般规律的科学”。“这样,概念的辩证法本身就变成只是现实世界的辩证运动的自觉地反映,从而黑格尔的辩证法就被倒转过来了,或者宁可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

恩格斯与辩证法:误解的澄清

作为一种古老传统,辩证法本是一种有助于揭示真理的论辩艺术或逻辑方法,但自康德开始,这种辩证法受到质疑与批评,伴随批评而发生的近代辩证法与启蒙的结合使辩证法成了一种获得或占有惟一真理的逻辑,对话双方或多方之间基于追求真理而进行的平等交谈被启蒙主体与他者之间的不平等关系所取代。尽管如此,但总的来说,在马克思以前,辩证法存在于思维、言语、逻辑、对话领域中,思维、言语、逻辑、对话是辩证法的存在根基。 马克思、克尔恺郭尔开始在人的生活、生存领域中探寻辩证法的存在根基。与克尔恺郭尔致力于在个人生活的破碎与悖谬中进行这种探寻不同,马克思、恩格斯致力于在世俗社会的关系结构及其矛盾中探寻观念、思维的秘密,这样一来,把辩证法从思维、观念领域中还原到现实社会生活和世界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当理念、观念世界的独立性被消解之后,在现实的社会世界中探寻辩证法的客观根基就成了一个必须尽快解决的问题。就是说,辩证法不能仅仅是柏拉图意义上的对话过程与艺术。因为在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求索》2005年04期
求索

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辩证法基础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我们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认识的新发展。是党在废除“以阶级斗争为纲”之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和新形式下,理论上的又一次重大突破,将社会主义赋予新的内容,即和谐社会。党提出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和谐社会,是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对科学发展观的突破和完善。所谓的和谐就是协调和均衡、同一和统一、完整和有序,我们所要建构的“和谐”是变革中的和谐、发展中的和谐、充满活力的和谐,是社会流动中的和谐,是以人为本的和谐。一 马克思辩证法的发展历程辩证法是马克思全部哲学的基础和出发点之一。但马克思没有一本完整的辩证法专著,他的辩证法思想只是零星地散见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政治经济学批判》、《资本论》等著作的序言和一些平常信件中。由于马克思辩证法思想的分散、零乱和不集中,因此,人们对马克思辩证法的阐发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莫衷一说。第一,马克思的辩证法思想最早见于他的博士论文中:“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索》2005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