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五四性爱叙事小说与性启蒙

五四性爱叙事小说曾长期被排除在“正统文学”之外。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这些作品、作家仿佛在文学史中消失了一般。事实上,这类作品,从二、三十年代以“自我”为题材的“私小说”到张资平、到新感觉派都曾在文坛产生过很大的影响。丁玲、郁达夫以“私小说”闻名;故事的主角都是耽于色欲、强调感观享受的男女青年;张资本专写“肉欲”小说,其作品几乎部部畅销;新感觉派强调官感色欲,也曾弓}起文坛的广泛反响。为什么这些作品在当时能如此流行,其后面有着怎样的背景?而后来却又几乎湮没在文学史中呢?陈平原在《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中》认为“不能说某一社会背景必然产生某种相应的小说叙事模式,可是某种小说叙事模式在此时此地的诞生,必须有其相应的心态和文化背景·一,在具体研究中,不主张以社会变迁来印证文学变迁,而是从小说叙事模式转变中探求文化背景的某种折射,或者说探求小说叙事模式中某些变化着的‘意识形态要素’。”这段话能给我们有益的启示:私小说、色欲小说、新感觉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说评论》2002年03期
小说评论

好小说都是好神话——当代小说叙事学线型建构思考

一“小说,文学家族的后生。”小说作为文学中读者最多的一种样式,相对于历史久远的诗歌和戏剧,的确是年轻的文体。小说理论也是文艺中迟开的花朵,相对于雄霸文坛两千年的诗歌及戏剧理论,“无论从质上看还是从量上看,关于小说的理论和批评都在关于诗的文学理论和批评之下。”①小说叙事学因此而成为一门朝阳美学。与作为抒情艺术的诗歌、冲突艺术的戏剧不同,小说是一门结构的艺术。作为独立的文体理论,尽管小说叙事学在中国不可能完全脱离历史久远的诗论的影响,小说美学的本体却不是意象,而是结构。随着现代小说的发展,传统意义上的小说故事性正在趋于隐退,而典型形象的塑造在一些现代小说那里也不明显。一大批既乏情节又少典型的“不讲故事的故事”正在小说王国中成为潮流和方向。在人类心灵世界日趋复杂化、阅读趣味日益专门化的现代社会中,小说已将“讲故事”的特权交给影视———更适于表现情节与塑造典型、更易于操作的艺术样式。而作为现代拥有最广泛读者的文学样式,小说则在诗歌和戏剧...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铜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1年06期
铜仁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略论二十世纪以来文化转向视阈中的小说叙事转向

从20世纪以来的文学命名可以窥见文化转向的轨迹:五四文学革命时期的“新文学”;1928年以后提倡的“革命文学”;40——50年代期间,由郭沫若、周扬提出“新的人民的文艺”;建国后的50年代的“社会主义文学”;1958年出现的“共产主义文艺”;文革期间,江青等人又提出“真正的无产阶级文艺”;文革结束后的“新时期文学”;1985年有人提出“真正的”当代文学[1][p127]。这林林总总的文学换名方式,其实是社会“进化”背后的时代变迁、观念演进下叙事主题与观念的转向。为了行文的方便,本文拟先提出文化转型分期的依据:首先,从文化体制上,40年代之前为民族国家的“非整合”(此处指意识形态尚未对文艺进行完全统摄)状态,建国后与文革期间则为“一元化”文化权威体制,新时期以后转为多元文化构成,建设全面、均衡的文化体系;其次从文化观念上,40年代之前,叙事主题基本围绕启蒙和革命,建国后则换为民族国家话语权力下的历史逻辑与社会主义建设、工农兵主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西蓝天学院学报》2009年01期
江西蓝天学院学报

晚生代小说:欲望与叙述之间

在当代文学中,有一批60年代出生、90年代出道的青年作家被命名为“晚生代”,他们还拥有“新生代”、“新状态”、“六十年代出生作家群”、“文革后一代”等多个名称。晚生代主要包括何顿、韩东、鲁羊、朱文、邱华栋、毕飞宇、东西、刁斗、徐坤、李洱、李冯、陈染、林白、海男等作家。当然,“晚生代”是一个开放性的概念,群体还在不断扩充,包括一些更年轻和成名更晚的作家如艾伟、戴来、朱文颖、叶弥、魏微、卫慧、棉棉等等。他们大都挣脱了宏大叙事的束缚,坚持个人化写作立场,作品大致具有欲望化、生活化倾向。“其创作基本上是在商品化的氛围下崭露锋芒并小成气候,同时也以其自成一格的平面化、表象化写作融入了当代审美文化的阔大全景之中。”[1]从总体来看,欲望化主题和平面化叙述是晚生代小说的两个相通之处。一、欲望化主题所谓欲望,按照丹尼尔.贝尔的看法,就是指超过了绝对的需要,满足个人优越感,表明个人地位的永无止境的东西。在欲望那里,社会不再是有着共同目标的人的自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明清小说研究》2017年03期
明清小说研究

占星术与韩国汉文小说

·王雅静·星象是古代自然崇拜的对象之一。漫天繁星,可望而不可及,给人难以言说的神秘感,挑逗着先民的探索欲。《周易·贲》云:“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1)先民通过观察天象,来认知时节的变化;通过观测星象,人们“获得了对自然界和对人类生活、生产方面的有用知识。又从长期地有系统地观测天象中,进一步总结出某些天体运行的规律,并将之与其他自然现象联系起来,考察自然界更为广泛的、带普遍意义的规则”(2)。如《鹖冠子·环流第五》所载:“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3)先民通过观察北斗七星斗柄的指向以确定节候。先秦道家尤其重视对星象和地理物候的观测。如《庄子·天运》篇对天文宇宙等问题的思考:“天其运乎?地其处乎?日月其争于所乎?孰主张是?孰维纲是?孰居无事推而行是?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邪?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邪?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孰隆施是?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风起北...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7年08期
文学教育(上)

晓苏小说新作述评

丁酉及半,作家晓苏已在各大刊物联袂推出多个短篇,总字数接近10万,这预示了2017将会是晓苏小说的大年。我跟踪阅读晓苏小说多年,面对“著作等腰”(晓苏戏言)的小说集,也曾有过疑惑:那片“邮票般大小”的油菜坡,历经多年采掘,还会有新鲜的发现吗?以“有意思的小说”在短篇小说领域竖起的这面旗帜,到底能飘扬多久呢?鄂西北的矿老板,把蕴藏丰富的矿洞叫红洞子,读了这几部小说,我豁然明白,晓苏的文学故乡,就是一口红洞子,只要对中国乡村一隅的跟进式观照永不停息,只要对生活的思考和形式的探索永不停息,这口红洞子就永不会有枯竭的日子,那源源开掘出来的新鲜“意思”,也将让那面旗帜更加鲜亮。一.“悲喜交集”:写不尽今日农村的人生百态中国农村的基本面貌究竟该怎样概括?“牧歌”、“田园”的一页大概已经翻过去了,那么像如今经常出现的“沦陷”、“空壳”,是否就足以勾画今天乡村的风景呢?这片风景中的男女老少,又是怎样演绎他们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生老病死呢?读晓...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