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当代科学的实用特性及其政策选择

科学的特性如同科学的定义,没有定论,作为一种复杂的社会现象,人们总是从不同侧面强调科学的不同特征。贝尔在其名著《科学的结构》一书中指出,与常识相比,科学具有系统性、精确性、可错性、可变化性、价值中立性、批判性。库恩则认为好的科学理论具有精确性、广泛性、简单性、有效性等特征。巴比也列举了科学的特征:逻辑性、决定性、普遍性、经济性、明确性、经验性、检验性、可修正性[。1]事实上,学者们多从科学与人类其他文化形态区别的意义上论述科学的特性。对当代科学特性的探讨必须注意两个问题:其一,现代政府、企业越来越重视应用研究、开发研究,相对忽视基础研究,这是研究科学新变化的宏观背景。近代以来,科学自身处于不断变化之中,科学的特性也当然会随之变化。刻舟求剑的教条主义方法必须避免,必须以当代科学的现实情形为依据,坚持历史分析与逻辑分析相结合,使研究做到历史与逻辑的统一。其二,由于当代科学、技术的一体化特征显著,所以从科学、技术、生产之间的关联性角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自然辩证法研究》2016年12期
自然辩证法研究

儒学认知伦理与当代科学观念的创新

儒学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派系,蕴含着丰富深刻的伦理精神,儒学认知伦理以其突出的人本精神、教化功能和虔敬格调从根本上区别于西方主导认知观念和研究范式。奠基于西方主导认知观念和研究范式的当代科学及其技术性运用暴露出诸多弊端和日益加剧的消极影响,从而反衬出儒学认知伦理突出的深刻性、合理性和以之为借鉴创新当代科学观念的重要价值。儒学认知伦理对当代科学观念的创新具有多重意义和价值,涉及科学理念、科学方法、科学尺度、科学归宿等多个方面,对于我们重新理解和回答“何谓科学”、“如何搞科学”、“衡量科学发展状况的尺度是什么”、“科学发展的归宿是什么”等科学研究的基本问题具有丰富深刻的启示。一、儒学认知伦理与当代科学理念的创新儒学的理论属性和学科范式与当代科学存在根本的差异,选取合理的视点,澄清和具化二者的差异,对于创新科学观念体系和研究范式具有基础和前提意义。按照《不列颠百科全书》对科学的定义,科学,英文Science,“涉及对物质世界及其各种...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科学与社会》2015年03期
科学与社会

对科学的技术理解——评段伟文《可接受的科学当代科学基础的反思》

在2014年冬天召开的第15届全国技术哲学学术年会上,段伟文将其近著《可接受的科学:当代科学基础的反思》(简称《反思》)赠我,并命我做一书评。《反思》一书虽然冠以“当代科学基础的反思”的副标题,但从其实际的叙事来看,它实际上是对当代科学哲学的反思。一旦这样来看待该书,就会令人想到近年来学界对科学哲学的思想演化取向所做的概括和研究。这类研究多是相对于正统科学哲学,赋予当代科学哲学以一种不同特质或总体定位,如“另类科学哲学”[1]。在这种研究风格裹挟下,作者自2007年以来做了各种角度的研究,并取得不少这样的研究成果[2][3][4][5][6]。《反思》一书无疑是这些研究成果的系统性深化,它的正标题“可接受的科学”反映的正是作者把握当代科学哲学趋势所做的一种不同定位。读完《反思》之后,总的印象是所谓“可接受的科学”不过是一种“对科学的技术理解”。这倒不完全在于作者对技术哲学特别是技术伦理问题的长期关注[7][8][9][10][1...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前沿》2013年14期
前沿

美国当代科学散文的生态批评:现状与展望

一、引言在美英两国,科学散文(science writing一译为“科学书写”)是进入21世纪以来刚刚独立的一种文学体裁,其标志有二。第一,从2000年起,美国著名的休敦-米夫林-哈尔考特出版公司(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Publish-ing Company)和哈泼-科林斯出版公司(Harper CollinsPublishers)不约而同,分别开始编辑出版年度最佳文选《美国最佳科学散文和自然散文》及《美国最佳科学散文》,延续至今,声誉和销路都不错。第二,2008年,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由英国皇家学会院士兼英国皇家文学会院士理查德·道金斯编选的《牛津现代科学散文集》,选录了西方现当代著名的科学散文作家的代表性作品。当代美国是世界头号科技强国,它的不少科学家不仅在相关研究领域属世界一流,而且在科学散文创作方面亦取得突出成就。《牛津现代科学散文集》选录的科学散文,作者来自美国的占很大比例。其中的著名作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沿》2013年14期
《哲学研究》2007年08期
哲学研究

论当代科学从发现到发明的方法论转换

当黑格尔从哲学的高度表明“人的需要和智慧曾发明无数多的运用和征服自然的方式”(黑格尔,第7页)的时候,这实质上是说:人不只是能够进行“发现”的动物,更是能够进行“发明”的生灵。也正是在“发明”的意义上,尼采才说,能够创造新的名称和“事物”的人类“只能当创造者”。(尼采,第92页)。事实也证明,从古至今,科技史上的许多重大的理论创新和技术发明都与人类特有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和先天拥有的发明能力紧密相关。可以说,从古代的原子论、整体论到近代的归纳论、演绎论、分析综合论,再到20世纪流行的直觉论、否证论、试错法、建构论、反归纳论、多元方法论、发散式思维,以及各种非理性主义,人类精神已经历了一系列认识论和方法论革命,而且正是这些思维革命打破了科技活动中那些已变得僵化的研究传统,推动着科学技术不断进步。因此,今天若想加速发展中国的科学技术,除了需要加大资金投入外,还需要转变科技人员的研究理念,提升科学家的发明能力。其中,在方法上将关注点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农业图书情报学刊》2006年09期
农业图书情报学刊

人类基因组计划研究方法对当代科学研究的启示

20世纪的人类科学史上存在着“影响人类社会历史进程的三大计划”,一个是“曼哈顿原子弹计划”,一个是“阿波罗登月计划”,还有一个就是举世瞩目的“人类基因组计划”(Human Genome Project,HGP)。由美、英、日、德、法、中6国参与的国际人类基因组计划堪称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创举之一。其核心内容是完成对组成人类基因组的约30亿个碱基对的测序工作。它由美国政府于1990年10月正式启动,后有德、日、英、法、中等6个国家的科学家先后正式加入,有16个实验室及1100名生物科学家、计算机专家和技术人员参与。中国于1999年9月1日正式加入该计划,承担了1%的人类基因组(约三千万个碱基对)的测序任务,是参与此项计划的唯一发展中国家。2000年6月26日,6国相继宣布人类基因组工作框架图完成。2000年12月23日出版的美国《科学》周刊刊登了该杂志评出的2000年十大科学成就,人类基因组工作框架图的完成名列榜首。伴随着人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