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缅甸华裔王国达传奇

一个人被一件重大的事情架空的时候,精神的力量撑得起快要塌下的天。“顺荷一定好转起来!顺荷很快健康!”是王国达在走路的每一步和呼吸之间,都在停念念有词的呼唤!他从医院到家,从家到观音寺,接着从观音寺又到医院,他跟医生叩头作揖,恳求他妙手回春,救顺荷出苦海!车能载重,渡不如舟。王国达多么愿意自己是载重的车,是渡河的舟,是妙手回春的神医,救顺荷出苦海呵。他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无能无力,饮食未进,夜不眨眼,不知疲倦饥饿。医生难过地看了看王国达,沉重地把了顺荷的脉搏,量了血压,血压低到35,没有了知觉。于是打了强心针,准备输血。但临时供血的人,血型要化验。因为供血的人也不好找,王国达便让自己的儿子、女儿、侄子、侄女来到医院,一一化验血型,看谁的能用,就用谁的。有经验的医生在抽取备用血的时候,故意没有用王家浚的血,而是用了侄子王家库的血,因为医生考2013年10月,王国达兄弟前往大金塔途中,彼此交谈甚欢虑了最坏的结果,让长子王家浚人、华裔的心目...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内与海外》2014年11期
海内与海外

缅甸华裔王国达传奇

缅甸因其特殊的陆路交通环境,曾以骡马、大象为主要山路运输工具。本文的主人公、缅甸华裔王国达,曾在缅北掸邦地区率领一支庞大的马帮队伍,跋山涉水13年之久,成就了一个由农民的儿子、老师、骡马队长,而大勐宜治安部队主席、缅甸联邦巩固与发展党中央委员、掸邦人民议院议员、勐稳帛玛民族文化总会主席的传奇。第一章神花树下的家母亲,是王国达心中的神。王国达就在大勐宜这块土地出生和成长,与大勐宜有着血脉相承的感情。他的一家,也与普通的缅甸人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悠然舒缓的日子。居住在缅甸掸邦北部大勐宜地区的汉民族,经历了许久没有合法身份、地位的坎坷岁月。他们身上慢慢地淡化、或是退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色彩,而又进入不到缅甸主流社会,只得以蔽身饱腹的日子为生存目标。同时,将在内战期间,我曾在大勐宜指挥剿匪作战,深切了解该地区的人民,在杨绍旺、高占旸、段朝文以及乌敏伦(王国达)的领导下忠诚拥护联邦制度的完整、促进各民族的大团结、巩固国家主权,可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内与海外》2016年11期
海内与海外

缅甸华裔王国达传奇

2000年新年刚过的一天,刚忙完了手头的事情,正要准备休息的王国达,接到一个老师伯打来的电话:年多学校的领导对杨师伯说,你们佛堂的空地很宽,我们可以在你的佛堂旁边盖学校,由年多学校董事会给你每年补贴10万元。而现在杨师伯要回来住了,学校反而阻止她回来。王国达听到后,很生气。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不能不给老师伯一个安身立命的居处,不能这样对待老人!就在电话里安慰老师伯:“等我处理!”王国达刚接完杨师伯的电话,杨师伯的弟弟杨大为就急匆匆地来找王国达了,一进门就说:“主席啊,发生大事情了,你要给我们做主啊!”王国达让他坐下来,安慰他说:“AACC(慢慢说吧),先喝茶吧。”杨大为生气地说,“我姐姐78岁2010年12月9日,王家升、王家库、李盛兴、李乘龙等体验武器操作了,现在身体不好,要回来佛堂住了,年多学校不让,还通过警察将我姐姐撵走呢”。王国达请他先回去陪姐姐,表示他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夜深了,他还在写信给年多学校、丙乌伦文化会,及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内与海外》2016年12期
海内与海外

缅甸华裔王国达传奇

第十二章美丽缅甸艺术是世界的通用语言。诗情画意的仙境,往往只在文学艺术作品中呈现。而当你走进缅甸,走进白云深处有佛塔的缅甸,会感觉到仙境其实离人间很近。缅甸纯洁神圣、美丽,质朴天真,楚楚动人。缅甸的艺术是一幅流动的画卷,可在从缅甸仰光国际机场行驶到仰光市区的途中一路观赏。蓝天上,浪漫不羁的白云以夸张的芭蕾舞盛演,简直想淹没绵绵到天边的果树林。清风伴奏,以竖琴、弯琴、木琴等各种缅甸民族器乐弹奏的方式。风的朗诵、云的舞蹈、花的歌唱,缅语、英语、汉语三重唱,其盛况谁能媲美?早在古代,缅甸和中国就有了文化艺术的交流。九世纪初,缅甸国王骠,就派遣了30多名艺术家到中国,带来20多种乐器、十几支乐曲,在唐朝的首都长安演出,白居易为之写下了《骠国乐》:“玉螺一吹椎髻耸,铜鼓一击文身踊。珠缨炫转星宿摇,花鬓抖籔龙蛇动。”几百年后,以骠国王子舒难陀率“骠国乐团”出使大唐献乐这一历史事件为主线,讲述大唐、南诏、骠国之传奇的《舞乐传奇》中缅首部合作电...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内与海外》2017年01期
海内与海外

缅甸华裔王国达传奇

若是在中国,汽车的喇叭早就逼得马车的马恨不得长出八个蹄子奋飞让道。而在这里,汽车里素不相识的人,慢慢尾随在马车后面,一直尾随到宾馆。永远记得在蒲甘的黑夜,有陌生人为你亮起一盏灯……到了晚上10点,倦意来了,天幕落下,舒坦地睡下,在舒畅的梦乡里。似梦非梦中,好像还有一个美妙的环节忽略了,突然醒来,一看闹钟,还是凌晨三点呢。忽然觉得有个声音在悄悄叫你,起床,披衣,推门——啊!蒲甘,夜半的星星在唱歌!天蓝蓝,绸缎般柔亮的夜幕上,那钻石般晶莹的星星,真是担心是否太重了,会否掉落凡尘?此刻让你不由自主地合掌,欲接一捧星星在手、欲兜一天清风回家。蒲甘,真舍不得离开!还有诱惑在水面的建筑诗画!在缅甸的密支那西面,有面积约210平方千米的“因道基”大湖,湖长约26千米,宽约10千米,湖的三面被绿色屏风般的丘陵所环绕。如果说,因道基是云影婆娑,碧岛叠翠,水鸟翩飞的古典画卷,而处掸邦高原的南部,一个约19千米、宽约6.4千米叫茵莱湖的天然湖泊,19...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海内与海外》2017年02期
海内与海外

缅甸华裔王国达传奇

国栋在生活条件并不方便的大勐宜山区一住就是几个月,跟踪指导乡亲们种植茶叶、制作茶叶的每一道程序。从松土、培肥、剪枝等地里活,到晾青、揉捻、炒制、包装等车间活,国栋都亲力亲为。耕耘自有善果。在雨季过后,漫山漫岭的茶林,层层叠叠,翡翠般绿盈盈地接着蓝天、白云的诗情画意,美不胜收。劳动让他快乐,让他沉醉在茶园不知疲倦,忘归。土地是知恩图报的。在国栋和三位台湾茶艺师与当地农民经过三年的种茶、制茶的辛苦劳作下,第一批“缅甸大勐宜台湾高山茶”面世,让王氏家族和大勐宜人民领受了天道酬勤的喜悦,市场也对这清水出芙蓉的新品牌颇为认可。缅甸移民部长率领各局局长与王国达所率领的代表李继洲、刘盛庆、段茂槐、杨荣安及王家升等,协商勐稳民族公证事宜清风习习的一个下午,王国栋在茶园的凉棚下,捧着第一捧在自己家乡土地种植出来的茶,慢慢品味的时候,眼泪哗哗地流。眼前真实的茶园,一个真实的场景,让他又触景伤情。国栋很想告诉为他流泪的另一个人、他的四弟国昌,可是国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