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营银行发展面临的困境及监管改革路径研究

一、引言近来,民营银行异军突起,大举杀入揽储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浙江网商银行等至少10家民营银行推出智能存款产品。这类存款产品往往是3年或5年的定期存款,起存金额一般为50-100元,在到期日之前,客户可随时支取,提前支取利率最高可达4.5%,远超传统银行。以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为例,该行推出“智能存款+”产品,50元起存,存满1个月,支取利率可达4%。具体看,存款时间在1个月以内、1-3个月、3-6个月、6个月-1年、1-5年的,存款利率分别按2.8%、4.0%、4.3%、4.4%、4.5%计算(1)。该业务同时支持全部或部分金额提前支取,不限次数。民营银行吸储大打价格战,既反映了民营银行“一行一店”经营模式下的吸储困境,也折射出现有监管体制机制影响下的经营困境,亟需政策层面松绑。二、民营银行经营总体较好,但经营压力较大(一)资产负债规模持续扩张,增速整体收缩依托互联网巨头流量和技术等优势,民营银行自成立以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银行家》2018年12期
银行家

民营银行:现状、困境与突围

民营银行既是主要的民间投资渠道之一,也是民间投资服务实体经济的融资渠道之一,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离不开进一步激发民营银行的竞争力和活力。自2014年首家民营银行开业以来,我国民营银行总体运行平稳,发展态势良好。截至2017年12月末,民营银行总资产规模为3381.4亿元。截至2018年6月末,各项贷款余额为2105.26亿元,净利润为21亿元,资本利润率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21.11%和1. 10%,净息差为4.25%。不良贷款余额为1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57%,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0.9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为696.46%,资本充足率为21.11%,流动性比例为80.62%,信用风险指标和流动性指标均高于监管标准值。虽整体向好,民营银行依然面临着准人歧视客观存在、同业负债依赖程度过高、公司治理有待优化等困境。民营银行发展概况基本情况前海微众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截至2018年6...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金融》2018年24期
中国金融

破解民营银行发展瓶颈

营银行的落地是深化金融改革的重要举措,有助于探索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并为我国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提供正规途径,带动整个金融系统效率和活力的提升。近年来,随着民营银行数量不断增加以及影响力的逐渐提升,其发展过程中面临的瓶颈和难题值得进一步研究,以更好地发挥其服务实体经济的作用。民营银行发展现状自原银监会启动试点工作以来,截至2017年末,陆续已有17家民营银行开业(见表1)。从各家民营银行已公布的年报以及公开信息中可以发现,民营银行的发展体现出以下三个特点。一是营运呈现出分化趋势。背靠互联网股东强大流量资源的“线上”民营银行发展更快。2017年微众银行净利润14.48亿元,网商银行净利润4.04亿元,新网银行亏损1.69亿元(2018年第一季度已开始盈利,净利润5755万元),三家互联网“线上”民营银行获得了2017年全国民营银行86%的利润,微众银行一家的占比更是高达73.61%。即便属于同一类、同一批的民营银行,营运也出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银行家》2019年03期
银行家

2018年民营银行发展综述和2019年发展展望

2018年民营银行发展综述监管层逐步推动民营银行发展的改革进程自从民营银行筹设以来,监管层审慎出台有关民营银行准人、业务幵展等各项政策,将“防风险”作为指导原则。随着对内金融开放改革的不断深入,2018年,监管层针对民营银行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和障碍,逐渐深化民营银行的改革试点领域,在“防风险”的同时更加兼顾“促改革”,为民营银行的客户拓展和业务创新注人活力。2018年10月出台的《关于深化民营锒行相关改革试点的意见》就对包括设立分支机构、资产证券化和实施股权激励等在内的领域指出试点方向。另外,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以此为开端的政策红利将陆续落地,为民营银行未来发展注人“强心剂”,促进民营银行在普惠金融领域的持续健康发展。民营银行经营模式分化态势形成截至目前,银监会共审批筹建17家民营银行,经营发展总体较为稳健、风险水平基本可控、服务实体经济持续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金融经济》2019年05期
金融经济

民营银行的差异化发展之路

政策鼓励民营银行意在让民营银行进行差异化的服务,服务小微、三农和社区等增量群体,起到传统商业银行之外的补位作用。2018年12月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这次再提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的政策意图是引导信用下沉,让民营银行、社区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进一步更好地服务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民营银行的分类:谁主沉浮?根据差异化的特色定位,我国民营银行可以分为四类:平台型、贸易型、区域型和产业型。当然,这只是粗略分类,许多银行还兼具多种特色。第一类,网络平台型的银行是最受市场关注的民营银行,主要包括前海微众银行,浙江网商银行,四川新网银行,福建华通银行,江苏苏宁银行。这些银行都背靠大树,微众银行是腾讯,网商银行是阿里,新网银行是小米,苏宁银行是苏宁,华通银行是永辉超市,都拥有大量的线上线下流量。第二类,立足自贸区做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金融经济》2019年07期
金融经济

从三湘银行合规建设,看民营银行“狭路生存”法则

T三湘银行通过自己的合规经营和内控实践,为民营银行“稳中谋进”开辟了新方向。面对“狭路生存”的市场环境,三湘银行运用合规风控法则助力“服务产业、发展普惠”,成为中部“代表队”的一颗亮眼新星。从“含着金钥匙出生”,到如今一张牌照难求;从承担金融改革的重任,到如今的困顿挣扎。短短4年时间里,我国民营银行经历了从天堂到人间的过程。当前,国内17家民营银行的盈亏呈现两极分化。除了“自带流量”的网商等头部民营银行利润喜人,多数民营银行仍处于微利或亏损状态。数据显示,紧跟网商银行、微众银行等头部民营银行,中部首家民营银行——成立仅2年时间的湖南三湘银行却是“C位领跑”。截至2018年末,该行总资产超过315亿元,不良贷款率为0,税后净利润超过1.5亿元,业务规模和增速均居全国17家民营银行前列。2018年,金融严监管的信号灯在银行业显得格外醒目。面对“狭路生存”的市场环境,三湘银行运用合规风控法则助力“服务产业、发展普惠”,成为中部“代表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