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白云鄂博叠加褶皱及其变形机制

内蒙古中部华北地块北缘的白云鄂博地区经历了加里东期 -华力西期 -印支期构造形变 1,其中加里东期和印支期构造运动最醒目。在造山带中的白云鄂博群受加里东洋 -陆俯冲造山和印支期陆 -陆碰撞造山作用的叠加改造 ,构造样式十分复杂。经 1∶ 2 0 0 0比例尺的地质填图和构造解析 ,在花果山地区白云鄂博群尖山组中确定了两期构造形变形成的叠加褶皱构造 (图 1 )。1 褶皱叠加效应及几何学分析1 .1 近 EW向早期褶皱构造构造解析区的 EW向褶皱多数被后期褶皱叠加改造残缺不全 ,表现为早期褶皱轴面及翼部发生重褶 ,在叠加褶皱的重褶部位形成向斜盆地和背斜穹隆[1] 。但在晚期褶皱改造弱的地段 ,EW向褶皱构造表现为两翼对称、轴面直立的尖棱状褶皱 ,枢纽近水平 ,褶皱的核部分布大量 M型小褶曲 ,而在其翼部分布一系列 N型褶曲。上述规模较小的褶图 1 叠加褶皱构造Fig.1  Tectonic map showing superimp...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草原》2017年08期
草原

时光之上的白云鄂博

0十亿光年的走向一缕星光抵达我的书桌1亿万斯年。在最初的天空之前在最蛮荒的大地醒来之前只有用诗歌来丈量文字可以抵达它的深处同时,一跃而起放射那些宇宙的蓝2一如缄默出口与入口。霞飞霞落3大地膨胀的时代人类小于三叶虫跨过黑暗的门槛太阳反转过来开始照耀人类4人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所有的寂寞,都不是以寂寞的形式出现时间也不是以秒、分、时计算日月星辰,天地光华天空有了海水有了日月宁静地球是它们襁褓中的婴儿那一滴脐带中的殷红的血把海水一点点加热,直至沸腾生长中的褶皱陆地开始上升5吕梁运动晋宁运动加里东运动海西运动(1)注定了白云鄂博的高高隆起而且,充满神秘6海母亲般胸怀博大的海留下了183种矿物、71种元素一个特大铁、稀土、铌多元素的共生矿床我们现在寻找的,正是潮汐退到大海深处的伤口钥匙拿到了门开处,伤口流血不止7蔚蓝纯净的无边无际的蔚蓝派生出碧绿、金黄、洁白白云鄂博,一个巨大的馈赠拥有山峦、河流、草地牛马骆驼羊8阴山岩画属于这片土地古老的眼...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原》2017年08期
《草原》2017年08期
草原

穿越山地的河流

这是让父辈们想了一生的事情,一条河终于流进了大山的胸膛。好几次,在回白云鄂博的路上,我都会沿着一条河的方向寻找着,平静的土地、平静的村庄和平静的道路,它们都静静地躺在那儿,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其实就在这平静的土地和村庄的深处却涌动着一条河,它从昆都仑河畔一路走来,穿过了阴山山脉,穿过了那片广袤而起伏跌宕的山峦,直抵白云鄂博的腹地。我仔细想了一下,“引黄入白”这项工程对于坐落在草原上的矿山,对于我,它流淌的方向和存在极其重要。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想着这样的一件事情,如果我们能让这条河流再提前几年或者更早一些流进草原和矿山,那么,这座草原上的边城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在“引黄入白”工程通水剪彩后的几天里,白云鄂博就引来了很多金色的凤凰在这里栖落,许多投资者们也把目光投向了富神之山,他们看重的是“引黄入白”给这座神山带来的魅力。干涸的土地不会带来富裕,贫瘠的土地需要滋润,这个道理会让很多的人突发奇想。时光不会倒流,但岁月可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原》2017年08期
《六盘山》2017年05期
六盘山

白云鄂博之光

一缕蓝光直抵颠沛的石头,漂浮海面浸染的色彩透出神秘的斑斓太阳灼热告诫,这不是你的色彩躯体,深处回溯岁月的纹理暗夜的精髓向着地火运行淬炼游走太古代、元古代、古生代、中生代、新生代当海水消退白云散落阴山在隆起,黄河几字蜿蜒游牧文字,更迭兴衰冰寒的箭簇强劲马蹄下石头颤动有传说缓缓流淌1927年流火吹响草原二色补血草望穹顶百灵鸟的歌喉婉转山峰黝黑丁道衡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六盘山》2017年05期
六盘山

白云查干敖包

我发现这座巨大的敖包与白云鄂博遥相呼应两朵圣洁的云都飘荡在神山之巅此时我们向神灵靠近向大地上最坚硬的一颗心脏靠近我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草原》2015年04期
草原

天地间的白云鄂博(组诗)

面对凹陷必然由一只鹰牵引从一开始,诞生与死亡这是我的高地,清风卓然就注定了一场崇高与欲望的肉搏并且注入思想如果不是拥有无限的丰富最密集的翅膀,迎着太阳一座山纵然有千万只脚踏上为了光明轻轻歌唱也会微笑着承受时间的暴力和风雨的侵蚀,然而草原上最大的鸟儿它朴素的外表却蕴藏着巨大的梦在奔跑中有了方向看不见的数字和能量在人类诞生前它已经把灵魂注入其中正是从你洁白的身影中甚至为我的诗标明了走向我看到了风的形象那种含有神秘元素的血脉让钢铁在支撑中坚定而有韧性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千锤百炼——这个成语为你量身定做散开是一种飘逸,凝聚是一种力量这是因为,灵魂和肉体以及上亿年日月光华思考的结晶也许孤独,坚守或者流浪置身于毁灭与重生的炉火煎熬你比人类触摸到更多的星光所有的消失已经在无数的耸立中以城市的陌生打开欲望的门鲜花盛开,绿色悠长巨大的凹陷已经为基座和冠冕我看到了世上最遥远而漫长的飞翔预留了无法言说的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原》2015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