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判例·判例法·民法法系

一、判例与判例法在普通法法系国家的一些作品中,“判例”与“判例法”两词可能是通用的。但就本文所讨论的民法法系中的判例制度及中国法学家所研究的判例和判例法来讲,二者是很不相同的。判例是指具有前例作用的法院判决,可以在审判过程中作参考,但它并不是法律。判例法是一种法律,与制定法相对称,判例被赋予较普遍的法律效力后,就称为判例法。判例与判例法的区别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首先,二者性质不同。判例是依据案件事实和法律做出的法院判决,从实质上说,它是对具体纠纷或罪行的具体、特殊的解决。判例法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规则,从实质上说,要将它作为依据解决某类纠纷或罪行。其次,二者的效力不同。判例只是一种先例,它不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只可以作为审理其他类似案件的参考。判例法作为一种法律,则具有法的一般属性,包括强制性的约束力。再次,二者适用的条件不同。判例法要求精确的区别技术区别“判决根据”和“附带意见”,要求掌握判例法方法的法官具体操作对判例法的适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前沿》2007年05期
前沿

论民法法系中的判例——兼与普通法法系中判例的比较

西方两大法系在19世纪中叶以前可谓是泾渭分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法律体系。但进入20世纪以后,两大法系开始互相学习。具体到法律渊源方面,民法法系主要以制定法为法律渊源,普通法法系主要以判例法为法律渊源。以后英美等国制定了大量制定法,民法法系中判例的作用也在不断增强,于是民法法系的部分学者认为民法法系的法律渊源中已经包含判例法[。1]但有的学者则认为在民法法系还没有判例法[。2]本文首先对普通法法系判例制度进行分析与研究,然后与民法法系的判例进行比较,通过比较指出民法法系的判例与普通法法系的判例还有巨大差异,民法法系目前还不存在类似普通法法系的判例法。一、普通法法系中的判例、判例法研究判例制度应当从判例法的源头英国法来研究,这样才能正本清源,弄清其原意及与其密切联系的其他制度,以此与民法法系的判例进行比较,并进一步对民法法系是否存在判例法这一问题进行考证。(一)普通法法系判例、判例法的概念判例制度最早起源于英国。英国诺曼征服后,诺曼...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沿》2007年05期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判例作为我国民法渊源问题研究

一、本文所研究的问题本文论述的中心问题为判例作为我国民法渊源的可能性,以及如何建构私法的判例制度。本文首先是用历史解释和比较法的方法论述了二大法系不同法源观产生的原因,然后用解释学的方法具体论证判例成为私法法源的合理性。笔者以为:我们可在最高人民法院设立判例委员会具体负责判例的遴选工作,经判例委员会通过的个案可上升为判例,从而被赋予法的效力,对今后法官审理相同或类似的案件产生拘束力。二、本文的内容本论文共分为四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对古罗马的法源变迁及其法典编纂技术的探讨。罗马法是西方法律制度的主要源头,我们从罗马法的发生机制以及当时多元化的法律表现形式可以看出:一种开放性的法律体系对法的成长至关重要,如没有前期的法的生长环境,就不可能有后期罗马法的结晶——《国法大全》的产生。第二部分论述的是二大法系的法源传统及其成因。大陆法系以《国法大全》为起点,走向了法典编纂的道路。这与大陆法系诸国当时的政治环境、理性主义思潮的影响以及法律学术...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民初大理院及其民事判解制度研究

大理院的最初设立是由于清末“仿行宪政”、修律变法,它作为近代法制意涵下最高审判机关,享有“统一解释法令权”和“最高审判权”,独立于其他机关之外。这既决定了民初大理院与清末修律之间割舍不断的关系,也表明了对民初大理院总体认识的起点。为此,本文从清末修律对民初大理院的影响开始展开,通过对民初大理院的设立、职权享有、独立审判,尤其是关于判例的运用展开论述,分析了民初大理院民事判解制度的特点、性质,并将民初大理院的民事判解制度与中国传统的判例制度、英美法系的判例法、大陆法系的判例制度进行比较,概括了其对民国民法制定和我国台湾地区现行法制的影响,最后总结了对我国大陆地区当前民事法律制度发展完善的启示。从逻辑结构来看,本文的结构分为四个部分,即:第一部分,主要分析清末修律活动对民初大理院及其活动的影响,这种影响包括催生了中国近代法制意涵下最高审判机关——大理院、近代司法独立观念与制度对民初大理院裁判活动的影响、《大清民律草案》对民初大理院民...  (本文共2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私法品性的法源扩张

本文以民国初年大理院民事判例为研究对象,以民法法源扩张理论为研究视角,具体研究大理院民事判例的产生背景、私法品性、方法论运用和制度检讨,以论证大理院民事判例对于民初民事裁判规范扩张之价值意义,提出了大理院民事判例作为民事裁判依据法源本身和扩张民事裁判依据法源的载体所有彰显的私法品性,将西方近现代民法私法精神和权利观念融入到近现代中国社会之中。民初大理院正是通过带有私法品性法源扩张的民事判例制度实现融合固有法、继受外来法的艰巨任务,并且在酌采西方法理、参照本土习惯法、运用条理的过程中,依照潘德克顿五编制体系编纂了判例要旨汇编用以弥补成文法规范的不足和指导下级审判厅的民事裁判实务。具体而言,本文共分为六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引言,详述了论文缘起、题解、研究思路、研究方法和贡献。第二部分为“民初大理院民事判例产生背景”,结合民初大理院民事判例产生的制度背景、时代背景和现实背景,详细论证了民国初期民事立法青黄不接、法律适用莫衷一是的特殊法制...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理论观察》2015年09期
理论观察

普通法系与民法法系判例之比较

普通法系与民法法系是当今世界最主要的两大法系,在十九世纪以前两者界限可谓是泾渭分明,但进入二十世纪以后,两大法系各自的优缺点日益显现,而普通法系的优点却可以弥补民法法系的缺点,普通法系的不足也正可以通过民法法系的优势相弥合,于是两大法系出现了日益融合的趋势。但笔者认为,尽管大陆法系已大量出现判例,但仍然还不能和普通法系的判例同日而语,有必要对二者进行比较研究,以便我们对两大法系中的判例制度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和理解,以期对我国的案例指导制度的发展和构建有所裨益。一、普通法系之判例判例制度最早起源于英国。在英国历史上的盎格鲁---撒克逊时代,当时有一些习惯供全国各地人们所遵循。后来,英格兰被诺曼底人征服后,为了巩固王权统治,威廉国王采取了对原有习惯保留的态度。然而,随着时势的变迁,原有习惯越来越无法满足建立强大王权国家的需要。为了改变这种状况,威廉国王建立了定期派出法官到全国各地巡回审判案件的制度。其中巡回法官判案的主要依据有两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