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居民财产权

居民财产权简称居民产权,是指为居民个人所拥有,同时获得公权力或政府所正式承认的,既可以排他地利用资产又可以竞争性地通过转让、出租、售卖等方式来处置资产的一组权利。居民产权的范畴经过了漫长的历史嬗变,为了理解其丰富的内涵和宽广的外延,需要对居民产权的相关理念和相应的处置权利空间有动态的把握。一、居民财产权的学说渊源居民拥有财产并行使财产权的历史极其长远。当然,世界各个民族的早期历史记载往往都是财产共有,财产私有都受到严格的限制,这种“无私”的事实使得各个历史时代的许多思想家都为之称羡不已。古希腊诗歌谈到人类社会没有私有财产的时期时,曾经以“黄金时代”作为歌颂对象。柏拉图的《理想国》更是精心设计了“乌托邦”式的社会,希望社会精英不要为财产相互冲突而是一心一意地奉献社会。到了亚里士多德那里,才把私有财产作为积极的因素而加以肯定。亚里士多德认为柏拉图及其追随者反对私有财产是因为他们混淆了“家庭”和“国家”这两个性质完全不同的社会实体,指...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经济》2002年06期
山东经济

以居民为主体的人力资本投资研究

一、以居民为主体论述人力资本投资行为人力资本理论认为人力资本按其投资主体不同可分为政府、企业和家庭。但是由于各人力资本投资收益率的具体享有者的差异 ,学校正规教育、在职培训、医疗保健支出以及劳动者迁移的投资主体会有所不同。据舒尔茨研究表明 :学校正规教育的基础教育部分基本由国家承担 ,而高等教育费用主要由家庭承担。职业培训的特殊培训部分由企业提供 ,但是一般培训企业一般不提供 ,只能由居民自己负担。西方经济学家侧重于从宏观层面上 ,探讨人力资本与一国经济增长的关系 ,如罗默的“完全内生化技术进步”的增长模型等 ,但很少涉及微观层面上从居民的角度进行研究。至于国内的学者们也相继沿用人力资本理论 ,研究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发展的作用 ,从而论证了政府增加教育投资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但是没能对居民人力资本的投资意愿、投资诱因以及投资收益率方面做系统的论述。所以在当前居民储蓄大幅度增长、政府对人力投资不足的经济条件下 ,推进以居民为主体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年08期
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

近十年中国居民投资与经济增长的相关性分析

1996年是中国居民投资的一个重要拐点。在1992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资源配置框架确立之后,居民逐渐成为市场经济的主体,居民投资有了基本雏形。十年前,笔者亦曾经在《光明日报》撰文《居民投资: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引起较大的反响。时隔十年,中国的经济实力有了很大增长,居民是市场经济的微观主体已成为共识,宏观经济运行也逐渐理顺了各方面的关系。然而,居民作为投资主体,在理论界还没有取得一致的重视,实际管理部门还没有整体理顺居民投资政策,居民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仍然没有充分释放,居民投资对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促进作用还是处于有限范围之内,这是我们重新考察居民投资这个命题,并通过实证分析寻找政策思路的出发点。一、1996—2006年中国居民投资的主要选择最近十年,中国居民投资持续高涨,各方面的指标呈现积极趋势,显示了中国居民在收入不断增加、致富愿望日益强烈的情景下对资产拥有的突出动机和积极行为。随着上个世纪末中国市场经济的资源配置框...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年02期
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

西方经济学中的居民交换理论及居民交易费用探讨——兼论“斯密定理”和“科斯定理”

居民作为微观经济成分是市场经济运行中不可或缺的生产、收入、消费、投资和产权主体,犤1犦居民是否和企业一样具有交换动机和行为呢?回答是肯定的。犤2犦在简单商品经济下,居民之间有着大量的交换行为,体现了初始的交换动机和粗糙交换方式(包括物物交换);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居民交换覆盖着经济运行的各个领域,包括居民之间消费品的交换、投资品的交换、人力资源的交换,等等。但是,居民交换和企业交换究竟有何不同?它在市场经济运行中有多大空间?居民交换所带来的交易费用是高于企业还是低于企业?弄清这些问题,需要我们正本溯源。从古典经济学的“斯密定理”,到制度经济学的“科斯定理”,可以为我们提供启迪的思路和探讨现实的理论借鉴。一、“斯密定理”和古典经济学的交换理论研究居民交换理论必须从“斯密定理”说起。“斯密定理”在经济学界闻名遐迩,其具体含义是,只有当市场交换随着市场的扩大增长到一定程度时,分工和专业化生产才能存在和持续,并且提高对生产费用的节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当代经济研究》2002年12期
当代经济研究

试论居民交换行为及交易费用

作为微观主体 ,居民是否和企业一样具有交换行为 ?倘若居民之间发生交换行为 ,并且具有普遍性和长期性 ,那么 ,这种交换行为是否意味着居民之间存在着消费品、投资品与人力资源的流通关系 ?居民之间的交换行为又与居民与企业、企业与企业、企业与政府之间的交换行为在内涵和外延上有何不同 ?居民之间的各种交换是否存在着交易费用 ,怎样才能节省这种费用 ?诸如上述问题 ,确实是理论经济学的一个空白点。然而 ,既然我们已经确立居民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的一个主体 ,必然要求我们正视居民这个市场主体的各种经济行为 ,当然也就包括居民的交换行为。  一、居民交换动机的合理性  人类社会的初始商品交换起源于居民之间。在简单商品经济条件下 ,交换商品大量是由消费剩余品构成 ,除了商业机构提供消费品之外 ,其余的消费满足是由居民之间相互调剂而获得的。并且 ,由于交换工具匮乏、交换渠道狭小、交换空间有限 ,居民或者家庭之间的交换成为调剂余缺的一种基本形...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