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面对德育论的教学论──再论教育学边界:边界何在?

正如语言为思想设界一样,我们要为教育科学设界。学科边界就是学科间的研究范畴的区别,就是一学科和他学科间的区分界线(限)。在边界内就是在学科内。这样,边界首先意味着一种自由,边界内的任何研究都是自由的、合规范的。同时,边界也意味着一种制约,边界的规范就是边界的束缚,边界内的自由也就意味着边界外的不自由。教育学的边界既是教育学研究的自由,也是教育学研究的限制。"在边界内",就意味着自由在、当然也限定在一定范围内[1]教学论、德育论作为经典三分科教育学中的两个子学科,它们的边界问题,尽管相当长的时期里一直相安无事,表面上没有什么争议,因为它已被我们的经典大师凯洛夫们早就设置好了。然而到今天,随着教育学研究的深人,尤其随着教育实践的发展,这个问题开始浮出水面,横亘在我们的面前,它既涉及整个教育学的学科体系与研究范畴,也涉及教学论、德育论的理论地位、体系构建和研究领域,当然,更涉及教育实践的规范和健康推进。一、教学论和德育论:包含还是并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高等师范教育研究》1950年30期
高等师范教育研究

教育学和德育论的研究对象和学科基础问题刍议

教育学和德育论的研究对象和学科基础问题刍议南京师范大学檀传宝一赫尔巴特以前的教育学主要是处于“教育经验”和“教育思想”阶段[1]。在这一漫长历史阶段中,虽然教育学的前科学史料汗牛充栋,但是由于人类整体文明的制约,作为科学体系形态的教育学尚未出现。如果要追问这些教育经验和思想的研究对象和学科基础的话,可以这样认识:经验形态的“教育学”的研究对象为现实的教育活动,而学科基础则为哲学及从属于哲学形态的心理学(如官能心理学、经验心理学等)。因此直到赫尔巴特,许多教育家本身就是哲学家这一事实就象赫氏以后许多教育学家身兼心理学家一样,证明了哲学对教育学形成的基础作用。赫尔巴特的教育学体系是教育思想史的无数正反合的一个终点,又是近现代教育学新的正反合的起点。在研究对象和学科基础上;赫氏亦起到了承先启后的作用。赫氏自称是一个实在论者,认为物质是实在的,经验能够揭示现象,而现象涵蕴实在,人的认识活动即是通过经验获得材料,按一定形式在意识中描述实在...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材.教法》1980年50期
课程.教材.教法

我国教育学教材现代化历程之研究

我国教育学教材现代化历程之研究杭州大学教育系周谷平王剑中国教育学教材的现代化是一个相当复杂、又极其漫长的历史进程。它既是中西文化教育全面碰撞、相互激荡的产物,也是伴随着师范教育的制度化而开始起步的。梳理我国教育学教材近百年的沿革概况,考察影响其现代化进程的相关问题,无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深化我们对教育学教材改革的认识和反思。一中国教育学教材的现代化是与西方教育理论的传入密不可分的。1900年前后,在“西学东渐”潮中,以日本为媒介传入的赫尔巴特学派教育学,引发了具有学科体系和相对独立地位的教育学在中国的诞生。众所周知,赫尔巴特在教育学史上首创以伦理学(实践哲学)和心理学为科学基础的“目的—方法”式体系结构,从而为世界教育学理论的发展耸起了第一块里程碑。在全面学习日本教育的总体背景下,引进和改编日本的教育学教材,自然成了当时还属一片荒原的中国教育学界的努力方向,这是任何后发展国家现代化必然经历的一个阶段。我国的教育理论工作者,通过这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教育评论》1980年60期
教育评论

呼唤真正的教育学的问世

教育学是研究教育现象、揭示教育规律的科学。教育学的研究领域应该是所有的教育现象,而不应只是教育现象中的一部分(即使是主要的部分)的学校教育。它所要揭示的教育规律,无疑是教育的一般规律。教育的一般规律,就是在所有的教育活动中都存在并且起作用的规律。现今所称的教育学所研究的并不是所有的教育活动,它所揭示的教育规律也不是教育的一般规律,充其量只是学校教育的规律。真正的、名符其实的教育学应该是以所有的教育现象作为研究对象的科学。其实,人们早就感觉到了现今所谓的教育学存在着诸多无法逾越的障碍。于是,从不同的视角出发,都对教育学这种名称、对象、内容不相符合的现象表现出了不满,提出了种种新的关于研究教育的科学的名称。国外出现了用educationalscience(教育科学)、scienceeducation(科学教育)、scientificpedagogy(科学的教育学)、educology(教理学)等代替pedagogy(教育学)的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1980年90期
教育研究

中国教育学近50年来的发展概述

在未进入本文阐述之前,先有两点说明是必要的。第一,在日常行文中或科学分类中,人们常将“教育学”与“教育科学”视为同一概念,都属于一级学科。属于一级学科的“教育学”包括了“教育哲学”、“教育经济学”、“教育法学”、“中外教育史”、“比较教育学”等,这里的“教育学”实际是教育科学的总称。而本文所谈的“教育学”,不是教育科学的总称,而是教育科学的分支学科,它是研究教育的一般性的问题的学科。通常我们将它看作是师范院校所授的教育学课程的教材。第二,本文题目是“中国教育学近50年来的发展概述”,但研究范围仅限在中国大陆的教育学的发展,而台、港等地区教育学发展的历程以及成就与问题,不在本文研究范围之内。一、中国教育学发展的历程概述在中外教育发展史上,早已有许多教育名著为大家所熟悉,而以教育学命名的专著则是18世纪德国教育家赫尔巴特于1806年出版的《普通教育学》。1936年由尚仲衣根据费尔金的1902年的英译本,将《普通教育学》译为中文,由商...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学术研究》1980年10期
学术研究

20世纪我国教育学的演进与反思

20世纪我国教育学的演进与反思丁静周峰我国教育思想源远流长,然而,作为一门科学的教育学,直到20世纪初才由留学生从国外引进。此后,我国教育学经历了一条曲折的发展道路。在世纪末的今天,我们很有必要回顾一下教育学在我国近一个世纪的演进历程,以期通过理性的反思,找到教育学陷于困境①的症结,指明教育学发展的方向。一、本世纪我国教育学的演进(一)20世纪初~1949年(解放前)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的教育学是本世纪初从国外引人的。1901年王国维把日本立花铣三郎讲述的《教育学》(主要系赫尔巴特的教育思想)译载于《教育世界》,此后,出现了大量介绍国外教育学的译著。除以赫尔巴特教育思想为代表的所谓传统教育思想被介绍外,从20年代至40年代,以杜威为代表的所谓现代教育思想也被大量译介,杜威本人也曾亲自来中国传播其教育思想。与此同时,国人也在创编自己的教育学,出现了一些比较好的教育著作,如孟宪承的《教育概论》,吴俊升的《教育哲学大纲》,钱亦石的《现代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