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夏季养生重在“养心”(一)

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檿殨殨早起晨练养阳养心人的作息时间应该“顺应四时”。入夏后,日出早,人就应该早起晨练促进阳气升发。晨起后饮用一杯白开水,再进行短时的晨练,运动不要太剧烈。午时养心宜小睡中医学认为,心为五脏六腑之主宰。午睡不但有利于补足睡眠,而且能够改善冠脉血供,增强体力、消除疲劳。午时是指11时~13时,这个时候心经当令,宜小睡30min至1h以养心。即使睡不着,闭目养神对身心也很有好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侨园》2011年12期
侨园

冬季应早睡晚起

冬季作息时间应“早睡晚起”,起床的时间最好在太阳出来之后。因为早睡可以保养人体阳气,保持温热的身体,而迟起可养人体阴气。待日出再起床,就能躲避严寒,求其温暖。睡觉时不要贪暖而蒙头睡。被窝里的空气不流通,氧气会越来越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侨园》2011年12期
《茶.健康天地》2009年01期
茶.健康天地

夜不思睡害处多 熬夜族须关注的几大健康问题

他们天亮道晚安人们聚焦那些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失眠族的同时,“夜不思睡”的熬夜族也同样受到关注。随着生活方式日益多样化的今天。如今的人们不再统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睡眠时间开始分化。阿霞是四年前加入一间贸易公司工作后,就很少能在睡梦中迎来新的一天。公司的客户分布世界各地,为了修正时差问题,经常要熬夜加班,久而久之,皮肤身材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工资收入增加了一倍,于是投入护肤品的钱也追加了数倍,但也无法让皮肤回复当初的光滑。公司的一众同事对于熬夜的看法是,“生痘痘,但生不出BA日丫,黑眼圈,却黑不了头发。”与阿霞的被动熬夜不同,阿朗却是主动当上熬夜族的。阿朗原来在f丁公司任职,平时喜欢舞文弄墨。一到晚上写作欲望就特别强,按他的话就是“灵感在晚上会开出艳丽的花朵”。夜不思睡,结果影响了白天的工作。为此,他辞职跟几个朋友开办了一家网站,不用担心第二天上班迟到,他越来越放纵,经常是天亮道晚安。当阿朗在电脑前飞快敲击键盘时,何先生却是紧张地...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08年02期
青年教师

寒假生活22条狂想及理由

■狂想一:睡上一整天理由:看看我们的作息时间,每天从早上六七点钟,一直到晚上八九点钟,回家还要给学生改作业,你就知道,睡觉对于我们多么重要。放假第一天,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睡觉,把手机关掉、把电话线拨掉,失踪一天一夜,第二天,太阳照到屁股上才起来。■狂想二:24小时就是看电影理由:平时买了那么多碟,一本也没时间看。至少要把2007年的大片,还有2008年的贺岁大片看一看,先看《太阳照常升起》,再看完全版的《色,戒》,还有《集结号》,还有《赎罪》《老妇人》……把屋子弄得暖和的,一整天就是看电影,什么也不干。■狂想三:一天书本也不摸理由:平时总是看书、看书、看书,脑袋都大了;整天捧着教科书,没完没了。放假了,得让脑袋休息一下,尤其是那些教育类的书籍一本也不看;至于说充电,别逗了,讲课时多用点心,比什么都强。那些书,见鬼去吧,一本也不看。■狂想四:一个电话也没有理由:不要找我喝酒、不要找我吃饭、不要找我讲课、不要让我去家访、不要让我去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学时代》2017年32期
小学时代

做自己的主人

得分:28分从小到大,我的事都是由爸爸妈妈做主,就连上什么补习班和学什么乐器也是他们说了算。这个寒假,我要开始自己安排自己的时间。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爸爸妈妈,他们同意了。我制订了寒假作息时间表,并把它打印出来贴在墙上。因为爸爸妈妈工作忙,我便请爷爷做监督人。安排好作息时间后,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刚开始的那两天,我很遵守作息时间,一切严格按照时间表来执行。可没过两天我就坚持不住,睡起懒觉来了。作为监督员的爷爷见我没有按照时间表上的时间起床,立刻来房间喊醒我。我睁开蒙眬的睡眼,看见爷爷严肃的表情,很不情愿地起床了。在爷爷的监督下,我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还是勉强按计划执行起来!晚上,爷爷把我一天的表现告诉了爸爸妈妈。妈妈说:“你已经长大了,自己能安排寒假作息时间是一件好事,可是自己制订的计划自己却不能执行,这样怎么能做好自己的主人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者(原创版)》2016年11期
读者(原创版)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开学季又到,除了督促儿子突击假期作业,调整作息时间,还有就是又要考虑这个学期让孩子学点儿什么了。在课外学习的问题上,我趋向于“怎么也要学点儿什么”的观点。原因很简单:我相信“闯祸守恒定律”,孩子旺盛的精力在外面不能发泄,就得祸害家里,这个家我得保住;再有,敏捷的头脑疏于使用,也是浪费资源;万一发现他真感兴趣的项目,也是他人生的乐趣。一我第一个课外兴趣班是在二年级时上的,学的是国画。我爸曾很友好地征求过我的意见。“你觉得你最擅长什么?”“什么叫擅长?”“就是做什么事特别牛、特别厉害。”“我用三条命就能打通‘魂斗罗’,通关后能变成五条命。”我态度诚恳。他不友好地举起手废了我一条命。至于最终他为什么要让我上国画班,我不得而知。我当时除了尿炕—我二年级确实还在尿炕,这点儿天分倒不是人人都有—在褥子上遗留的尿渍能依稀见到些许泼墨山水奔放的气势,此外我没觉得我在其他方面展现出有国画的天赋。但我也没什么可反对的,除了玩,自己也说不清楚我对什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