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创作主体看五四新文学感伤的成因

“在新文学第一个十年,笼罩于整个文坛的空气主要是感伤的。新作家们很少不曾表现苦闷感、孤独感、仿徨感。”川五四新文学,是中国文学现代化的光辉起点;五四新作家,是觉醒的中国第一代“人之子”。然而为什么同样是反封建,五四新文学中却少有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文学的自信和乐观,而流动着悲哀和感伤的情绪? 五四新文学感伤气息的成因,可以从创作主体方面去探究。 首先,国人自鸦片战争开始的对西方现代意识的接受到五四时已具备了相当量的积聚,受西方文化思潮的影响,中国新文学的第一批作家,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站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最早的一批知识分子。他们内心被唤起了较高的人的要求,却不得不面对相对而言还很低的现实社会尺度;他们一方面有着觉醒了的现代意识,要求个性解放和个人自主,而另一方面却不得不在封建宗法制依然处于主宰地位的社会里承受着历史重负。正如鲁迅总结的:“但那时觉醒起来的知识青年的心情,是大抵热烈,然而悲凉的,即使寻到一点光明,‘径一周三’,却是分明的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学评论》2009年01期
文学评论

论创造社之于五四新文学传统的意义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异军突起”的创造社往往被视作五四新文学进一步的发展,或者说是五四“文学革命一思想启蒙”的重要“果实”。奠定新中国本学科基础的王瑶先生描述说:“《女神》是‘五四’革命高潮的时代精神所激发的产物。郭沫若早在一九一六年就开始写诗了,但是只有到了五四运动以后,革命的烈火才点燃了他的创作热情,形成了他‘创作的爆发时期’。”①新时期唐搜版《中国现代文学史》也指出:“一九二一年以后,新文学运动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新的文学社团如雨后春笋,文艺刊物在各地纷纷出现。”“‘五四’启蒙阶段开放的文学革命之花,至此结出了更多的果实。”②创造社自然就属于这样的“果实”。不管后来的文学史叙述有多大的改变,这一基本的认识却依然如故。问题是,作为文学革命产物的创造社恰恰是不断表现出对这些“革命者”与“启蒙者”的不满,这不满似乎提示我们思考:创造社究竟是不是五四文学“进化”链条中的一个环节,或者说他们关于文学的理解和追求究竟是不是“顺承”了前人...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江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科学与五四新文学文化建构

五四新文学的运作一直以新文化的形态出现,新文学更多地体现着文学文化的特性。构成新文学和新文化的思想因素相当丰富、复杂,有来自欧洲启蒙主义的自由、自然、民主、博爱思想,有来自近代社会改良时潮的改良、维新、革命思想,也有来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民生、自由以及和平主义的思想观念,还有来自俄国革命前后的民粹主义等。来自西方传统宗教观念的牺牲、宽容、忍耐与博爱精神,来自文艺复兴时代的人本与人道精神,以及来自近代人文主义的人文与人格精神,来自近代科学工业文明以及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科学思潮等,也都以各种方式和不同途径参与到新文化的建构与营造之中。陈独秀在《本志罪案之答辩书》中将新文化的上述诸多资源概括为民主与科学,其中,科学与文学本来是相互排斥的,科学的实证精神与文学艺术所鼓励的虚构、想象等存在着对立相克关系。但是,在文学文化的建设意义上,可以看到二者互相之间的促进和包容关系。一、科学:作为新文化的西学资源新文学在诞生的时候,其文化品质定位在它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扬州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02期
扬州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五四新文学的跨文化品格

从1917年到1949年,五四新文学自身的历程只有短短三十余年,这在具有几千年古老文明的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只是短短的一瞬间。尽管近些年来,一些学者不断致力于将这30年的五四新文学的起点向前延伸,再延伸,但即便如此,新文学的历程最多也不过50年左右的时间。其实对五四新文学来说多几年少几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新文学新文化形成了什么样的品格?它如何孕育了几代中国人的思想,决定了几代人的命运?而这些人在当时、今天、乃至以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有着什么样的深远影响?五四的火热已经成为过去,它给百年之后的我们留下来的是什么?它的精神特质是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重要问题。在五四新文学新文化走过了100年历程的今天,这些问题显得尤其深刻和沉重。一、一点难求,巨星满天中国现代文学是一个成熟的学科,几代学者已经做出了非常系统、深入的探讨,留下了极为丰硕的成果。但同时,它又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学科,回望现代文学研究近百年来的发展历程,我们发现现代文学史的建构一...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2017年02期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五四新文学发生的内在必然性(英文)

In established academic discourse,Chinese New Literature,emanated from the May FourthNew Literature Revolution,is conceived as the direct outcome and key theme of the MayFourth New Culture Movement.As research into the New Literature Movement progresses,however,the academic idea that modern Chinese literature is a natural continuation ofmodern literature has come to be generally accepted and consequently the internal...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青春》2017年01期
青春

大学的诗意和文脉

现代大学在中国也不过才一百多年。现代文学又比大学晚了十几年。说历史,其实都是新的。具体到新诗,如果要追溯它的起点,自然要说《新青年》和北京大学。如果再要往前推呢?那可以到胡适等人的海外留学生涯。无论怎么说,大学的诗意和文脉应该是现代大学传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说五四新文学的青春气息当然离不开那个时代的校园诗人们。所以,我们今天纪念新诗百年,我们能够看到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中央大学,以及战时的西南联大都曾经是年轻诗人的聚集地。诗歌天然和青春,和大学结盟。而百年新诗的某些阶段,大学沦陷,大学精神不再,也恰恰是诗歌隐失的时代。彼时真正的诗歌在民间。从“白洋淀诗派”到“今天诗人群”,这是新时期文学的一条重要线索。诗歌是这个时代民间青年知识群落思考人生和社会,切割开时代坚硬禁锢的利器。需要看到的是,“今天诗人群”是江湖民间和大学校园两股诗歌力量的汇合。这就要说到1970年代末恢复高考后的大学校园诗歌了。应该把1980年代诗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青春》2017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