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创作主体看五四新文学感伤的成因

“在新文学第一个十年,笼罩于整个文坛的空气主要是感伤的。新作家们很少不曾表现苦闷感、孤独感、仿徨感。”川五四新文学,是中国文学现代化的光辉起点;五四新作家,是觉醒的中国第一代“人之子”。然而为什么同样是反封建,五四新文学中却少有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文学的自信和乐观,而流动着悲哀和感伤的情绪? 五四新文学感伤气息的成因,可以从创作主体方面去探究。 首先,国人自鸦片战争开始的对西方现代意识的接受到五四时已具备了相当量的积聚,受西方文化思潮的影响,中国新文学的第一批作家,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站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最早的一批知识分子。他们内心被唤起了较高的人的要求,却不得不面对相对而言还很低的现实社会尺度;他们一方面有着觉醒了的现代意识,要求个性解放和个人自主,而另一方面却不得不在封建宗法制依然处于主宰地位的社会里承受着历史重负。正如鲁迅总结的:“但那时觉醒起来的知识青年的心情,是大抵热烈,然而悲凉的,即使寻到一点光明,‘径一周三’,却是分明的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南方论丛》2004年02期
南方论丛

现代方向上的同路人——论五四新文学与出版业互动关系

一、文学与出版业的生产与传播文学与出版业的关系是在印刷技术不断改进和商品经济不断发展的过程中逐步建构起来的。文学与出版业的联姻不仅对文学作品的生产方式和存在方式产生革命性的影响,而且使文学自身的审美特性也产生了某些质的嬗变。进入近代社会以来,出版业在整个文学事业中日益成为不可或缺的建构要素,与文学之间构成了休戚与共的互动关系。首先,出版业是将文学的观念形态转化为物质形态的产业,出版活动是对精神产品的物化生产。近代以降,在商品经济和印刷技术的双重促动下,出版业逐步深入到文学生产领域,文学改变传统的运行机制开始进入商品流通领域,成为一种特殊的商品。依据马克思关于社会化大生产的一般原理,广义的生产包括狭义的生产及流通、分配和消费等四个主要环节。与此相照应,广义的文学生产除了包括狭义的文学创作之外,还应当包括出版、发行、分配和阅读等要素。如将二者参证比照,我们可以用下图来显示:可见,文学作品不仅是一个抽象的符号系统,当被纳入到商品范围内...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百色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百色学院学报

五四新文学人物命“名”策略与家族精神血脉的中断——五四新文学人物姓名的文化解析

五四新文学全面展示了家族的衰败与腐朽,从多个角度大胆怀疑、批判、否定了家族制度和家族伦理的合理性,在新文化运动摧枯拉朽的气势冲击下,家族文化穷途末路、日渐式微。在五四新文学作品中,家族解体除了表现在“父权制”的衰落和家族伦理的崩溃之外,在人物的“命名”方面有意无意地表征了家族解体的趋势。本文通过对五四新文学作品中人物姓名的解析,分析这一命名策略背后蕴含的家族必然解体的文化寓意。一冯尔康先生认为:“姓氏的废除是家族解体的文化表征之一”。[1](P275)“姓”是血缘关系的文化表征,学者王泉根认为:“姓的本义当源于同一女性始祖(同一母系)的具有共同血缘关系的族属所共有的符号标志,正如《通鉴·外纪》所说‘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2](P37)由此可见,“姓”的产生与血缘关系密不可分,是标志血缘关系的符号。在父权制代替母权制之后,“姓”就不仅仅是一种符号标志,而是与祖宗、群体紧密相关,代表着家族、宗亲和血缘。与“姓”的家族性、血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文化学刊》2017年03期
文化学刊

论武者小路实笃前期的人道主义思想

武者小路实笃(1885-1976)是白桦派的“开山祖师”,按照日本文学研究的普遍观点,其创作以1923年为界。一战时,武者小路实笃忠于自己的想法,发表了很多反战作品和言论,其“向日性”的理想主义与人道主义的文学活动,为当时的日本文坛增添了魅力,也对一些中国五四新文学作家产生了不小影响。1923年6月9日,白桦派主将有岛武郎自杀;8月白桦派解散;9月1日日本关东发生大地震。随着天灾人祸的发生,武者小路实笃的信念发生了动摇,其文学活动开始走下坡路,二战时甚至沦为“大东亚战争”的赞美者,公然为不义之战摇旗呐喊。但是,武者小路实笃前期文学中体现的乐观向上精神、作品中高举的理想主义大旗和充满人道主义的思想是不容忽视的。一个人世界观的形成与改变,都与其所接触的思想有关。武者小路实笃也不例外,其世界观的改变受到两个人的影响,那就是俄国作家托尔斯泰和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比利时人梅特林克。无疑,武者小路实笃人道主义的形成,是接受了这二位巨人洗礼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红色文化资源研究》2017年01期
红色文化资源研究

革命文学中的“少爷”与“丫鬟”关系叙事

中国文学中的少爷与丫鬟叙事,流传了数千年,但是,到了近现代却发生了变化,尤其进入左翼革命文学时期,少爷与丫鬟之间的关系更是发生了颠覆性的嬗变。一中国传统的大家庭,一般都会养着成群的丫鬟和仆妇。丫鬟一般都是大户人家养的充作婢女的小女孩。因为头发梳得像树丫一样的圆环状而得名。丫鬟们专门伺候太太小姐,而其他的仆妇(老妈子)则要干一些诸如烧饭打水扫地等的活计。丫鬟大多是没有婚配的小女孩,而仆妇则以婚配的居多。丫鬟与老妈子不同,丫鬟一般都很年轻,而老妈子则一般都是岁数比较大的。当然,有的丫鬟一辈子跟随小姐,当她年老了,没有嫁出去,或者嫁出去了却没有离开主家,也就成了老妈子。丫鬟,一般都是主家买来的,可能生是主家的人,死是主家的鬼,所以,没有人身自由。有些色艺俱全的丫鬟,也可能被主家作为礼品送人。也有人专门养丫鬟长大卖钱的。明末清初的小说《醒世姻缘传》中,海岱门里卖布的头冉养了一个细皮嫩肉的丫鬟,奇货可居,最后卖了二十四两银子,大赚了一笔。...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3年07期
文艺争鸣

现代女子教育的发展与五四新文学中的女学生生活叙事

从晚清到五四,现代女子教育得到缓慢发展,百年后再回首,历史提供给我们的只是一串串冰冷的数字。幸运的是,“女学生”(1)这一独特新鲜的人群深深地触动了五四新文学的创作兴奋点,作家们描绘了一幅幅鲜活的画面,让我们在百年后还得以借此回望她们身着白衣黑裙从闺阁迈向学校、社会的非同寻常的生命历程。一1917年6月,女作家陈衡哲在《留美学生季报》上以“莎菲”的笔名发表了“记实小说”《一日》,作者通过对人物口语的逼真模仿,以及纯正的现代白话的使用,流畅自然地描绘了女大学生一天的寻常生活,这篇小说也成为中国现代文学中第一篇塑造了女学生形象的小说作品。其后,女学生形象在文学中逐渐增多。如冰心的短篇小说《秋风秋雨愁煞人》(1919)。此时冰心还是北京协和女子大学预科一年级的学生,在她的笔下生活是轻松美好的:……同学们都在球场上随意的闲谈游玩,……楼下的青草地上玫瑰花下,同学们三三两两的坐着走着,黄金似的斜阳,笼住这一片花红柳绿的世界,中间安放着一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