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媒介素养:由报纸的危机引出的话题

哈佛大学教授李欧梵在香港大学担任访问教授时,谈到了报纸的危机。“香港的报纸在形式上越来越形势化:图片越来越多,也越大,相形之下,内容也愈见贫乏,本地新闻多,世界新闻少;除了少数报纸(如《信报》),评论的文字更显不足,而卡莱教授①心目中像芝加哥社会学派那样对于都市人文环境的深人浅出的采访和探讨,更是绝无仅有。换言之,香港的报纸早已放弃了新闻所原有的社会调查、思想启蒙、开扩读者知识和见闻领域的目的,反而变成了与公关和广告相差无几的媒体和商品。然而,令人感到反讽的是:香港的年轻人很少看报,每天看电视新闻的恐怕也不多。”「1】李欧梵从媒介形态的转变—从文字、印刷逐渐向视觉和网络,发出这一影响对社会所造成的人文危机的啃叹。 虽然新的媒介形态出现后,我们看不到报纸消失的迹象,但报纸的读者老龄化、年轻读者日益减少已然成为事实。电子媒介和互联网反人们对媒介的接触变成纯粹的消费行为,大众化报纸为迎合读者,在公司化的生产中越来越走向娱乐化、低俗化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闻记者》2004年05期
新闻记者

媒介素养:一个亟待重视的全民教育课题——对中国大陆媒介素养研究的回顾和简评

媒介素养是指人们对各种媒介信息的解读和批判能力以及使用媒介信息为个人生活、社会发展所用的能力。所谓媒介素养教育,就是指导学生正确理解、建设性地享用大众传播资源的教育,通过这种教育,培养学生具有健康的媒介批评能力,使其能够充分利用媒介资源完善自我,参与社会发展。早在20世纪30年代初期,英国学者开始倡导媒介素养教育,其目的是为了反对传媒中的流行文化价值观念,训练青少年抗拒大众媒介中提供的“低水平的满足”。20世纪60年代以后,学者对媒介素养教育的观点发生转变,即由抗拒转变为培养辨别能力。至20世纪70~80年代后,由于官方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介入,学校的媒介素养教育开始形成规模。很多国家都将媒介素养教育纳入学校课程内,并陆续发展出许多教学模式及课程教材以供参考,媒介素养教育逐渐成为一种终身教育。目前,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挪威、芬兰、瑞典等国已将媒介素养教育设为全国或国内部分地区中、小学的正规教育内容。由于媒介素养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闻记者》2004年05期
新闻记者

媒介“封杀”与公民媒介素养

04年1月5日广州的《足球报》刊登一篇题为《国资委阻击中国足球》的文章,称国务院国资委认为中国足球是不良资产和不良市场,要求国有企业完成与中国足球的剥离。中国足协认为该报道失实,于1月9日正式宣布:从即日起取消《足球》报对中国足协主办、承办所有比赛的采访资格。由此冲突引发的“封杀令”事件立即成为今年新闻界的一个热门话题。其实,中国足球协会并不是“封杀令”的始作俑者。去年底,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发通知,规定分属《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广州日报》3大报业集团6家报社的6名记者一年内不得旁听采访广东省三级法院的庭审活动。事件起因是这6名记者分别从不同角度报道了广州市中院正在审理的一宗离婚析产纠纷抗诉案。而兰州公安局曾于2002年7月26日对《兰州晨报》等媒体的12名记者下达封杀令,原因是这些记者的“失实”报道损害了兰州公安的形象。(邱伟、杨昌平:《公共机构面对“报道失实”切忌私权处罚封杀》,《北京晚报》2004年1月14日)由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记者》2004年05期
新闻记者

象牙塔里看媒介——西安大学生媒介素养现状调查

媒介素养的概念属地地道道的舶来品,据学者鲁宾分析,主要有三个层面,即能力模式、知识模式和理解模式。就能力模式而言,指公民所具有的获取、分析、评价和传输各种形式信息的能力,侧重的是对于信息的认知过程。知识模式观点认为,媒介素养就是关于媒介如何对社会产生功能的知识体系,其侧重点是信息如何传输。而理解模式的观点声称,所谓媒介素养就是理解媒介信息在制造、生产和传递过程中受到来自文化、经济、政治和技术诸力量的强制作用,侧重的是对于信息的判断和理解能力。①概括地说,所谓媒介素养就是指正确地、建设性地享用大众传播资源的能力,能够充分利用媒介资源完善自我,参与社会进步。主要包括受众利用媒介资源动机、使用媒介资源的方式方法与态度、利用媒介资源的有效程度以及对传媒的批判能力等。2003年9月~12月,我们开展了以“当代大学生媒介素养”为主题的问卷调查。调查的对象为西安市内各高校的大学本科在读生。调查采取统一问卷、随机抽样的方法,由调查员在各大高校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出版》2004年01期
中国出版

数字时代编辑的传播理念与媒介素养

数字媒介时代传媒产业的理念、模式、内容、经营乃至传媒从业人员的素养等都不断呈现出新的特质,作为21世纪的出版社编辑,也同样面临着许多新的挑战和机遇,首先表现为功能的转型和理念的更新。一、传播意识:当今出版社编辑的功能转型与理念更新从“单一媒介加工”到“多媒介整合互动”。传统出版是以纸张为载体,呈现的是“单一媒介加工”形式,编辑只要握住一支笔 审读、修改、加工、装帧设计,再辅以印刷制版技术,就完成了整个工作流程,基本上不需要什么“媒介意识”。而今,出版业的产出形态呈现出快速变动的多样化格局 电子出版、音像出版、多媒体出版等蓬勃发展,网络出版也应运而生,出版活动的平台从单一的纸介质载体延伸为多种媒介整合互动;一部书稿交给出版社,最终的成品可以是图书、磁带、光盘、网络等编与校63载体形式和更多的衍生产品,显然不是单一的“书稿加工”所能胜任的。当今的出版社编辑从整体上说,其媒介意识以及对多媒介,特别是数字媒介的认识、理解和利用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传播力研究》2019年25期
传播力研究

试析中国媒介素养评估的局限性及改善措施

体;客体媒介素养是指人们面对媒介各种信息时的选择、理解、质疑、评估、创造和生产以及思辨的反应能力[1]。该概念传入中国后,教育界、传媒界都将媒介素养培训提上日程。进入Web2.0时代后,信息生产主权更多转向普通公民,建立科学的媒介素养评估标准的紧迫性可见一斑。一、我国媒介素养评估现状之局限首先,媒介评估主体缺位。评估主体即评判他人媒介素养高低的意见产出方。而当前我国进行效果评估的主体多局限在学校,一方面有评估主体的单一感,另一方面学校教育和评估两种权利的并存或将导致评判结果失公。可将政府官员、媒体人员、媒体领导层三类人群加入评估主体队伍并按照重要程度划分比例,进行评定。其次,媒介评估客体选择有局限性。在中国知网检索主题为“媒介素养研究”的论文,可以发现当前的研究重点是某类学生和某地区公民,如艺术类大学生、师范类大学生、重庆公民等,仅有个别研究者着眼于泛化群体,如农民工、政府官员等。这说明当前媒介素养的评估客体未进行系统划分而仅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