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卡夫卡作品图像的空缺性

卡夫卡(Franz Kafka)作品的图像性是研究卡夫于创作石容忽视的一点。到目前为止,评论家对卡夫卡作品图像性的论述虽然比较零散,但概括起来不外乎两点:八一)图像是卡夫卡内心世界的投影。例如黄燎宇的论文《卡夫卡的弦外之音—论卡夫卡的叙事风格卜从深层心理学和叙事学的角度论述了卡夫卡投影式的写作方式,认为在卡夫卡小说“叙事轨迹”下而隐藏着一条“心迹”,从而得出结论:卡夫卡的神秘之处在于他“写内心,写自我,不加声明,不露声色地把内心世界投射到外部世界,使虚幻朦胧的下意识形象化、客体化,由此打破心理与外界,幻觉与真实的界限卜、」‘P‘2)(二)图像富有象征意味。这一点,卡夫卡研究专家叶廷芳的著作《现代艺术的探险者》认为.象征和譬喻是卡夫卡重要的艺术手法,卡夫卡象征具有不隐晦也不明晰的特点。 卡夫卡说自己的作品只是图像,在我看来.这句话包含了三层意思.除了众多评沦家都指出的那两点外,还有一点:他只是用文字代替画笔进行绘画.告诉人阅存在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写作》2003年20期
写作

恐惧抑悒之门——读卡夫卡

郑重其事地谈论弗朗茨·卡夫卡是相当困难的事,有不少自况为卡夫卡迷的人常不着边际地大发议论,这就好比婴儿在康定斯基的画中寻找同感一样幼稚。我之评卡夫卡,也只能算是胡侃。 读卡夫卡的作品,总有一种无法驱逐的感受,他的书中有如拉奥孔的蛇一般密实地缠绕着抑郁与恐惧。读者一旦不经意地推开了卡夫卡这扇大门,等待他的是无底的地洞与无边的城堡,于是,读者们跑呀跑,他们试图逃出此地,但卡夫卡却设置了更多的陷阱。他们感到空虚与恐怖,好像一只只无头的苍蝇乱窜。在跑完一段后,读者们歇了下来,可令人心悸的是,他们又回到了原地,就在准备歇斯底里狂嚎时,他们发现,卡夫卡又送他们出来了。 这是为什么呢? 当我们把这个问题带给格里高尔·萨姆沙时,他无奈地说:“没办法,我成了一只甲虫,不能上班工作了。”读者们可能会出于怜悯萨姆沙而扇卡夫卡一耳光,为什么把这个可怜的人变成甲虫?卡夫卡快快地说:“为什么?我就是他!”所以,读者们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是啊,卡夫卡真值得怜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写作》2003年20期
《龙岩师专学报》2003年02期
龙岩师专学报

分裂 变形 死亡——卡夫卡的异化世界

弗朗茨·卡夫卡是奥地利小说家,他和詹姆斯·乔伊斯、马赛尔·普鲁斯特一起被认为是西方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他的作品魅力来自对“人”的深切关注,反映了资本主义社会各种“异化”现象。“异化”原为一哲学术语,这里指人把自己创造的物质或力量转化为跟自己对立、支配自己、压迫自己的东西。在以文学形象反映现代人的总体异化上,卡夫卡是无与伦比的。《变形记》中的格里高尔在种种社会生活压力下异化成了虫,最最丑陋卑贱的虫。但是人的意识又使他不能象虫那样无知无觉,终于不得不在战栗和凄惶中萎缩至死。这就是西方文学中二十世纪的异化人的形象,卡夫卡揭示本质时的尖锐令人惊愕。卡夫卡的大大小小作品迷宫似地构成一个相当完整的异化世界。从个人生活到社会生活的各个环节都出了毛病,阴错阳差。人完全丧失了支配自己的主动性,他被各种异己力量追逐着、控制着、压迫着,在孤独与无名的恐惧中本能地不断挣扎,试图去达到某种自己并不太清楚的目的。但是结果不仅徒劳无益,反而陷入更进一步的非人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泰山学院学报》2003年01期
泰山学院学报

卡夫卡的存在世界及其意义

奥地利作家弗兰茨·卡夫卡,生于1883年7月3日,死于1924年6月3日。他身体清瘦,面容苍白,眼神忧郁,神情惴惴不安。在世孤独绝望,默默无名,死前甚至想焚毁书稿,然而死后却不再孤独了。无数的人开始解读卡夫卡,存在主义认为他看到了自由存在的痛苦和孤独;荒诞派找到“反英雄”;黑色幽默从中看到灰暗色调和讽讥意味;超现实主义看到弗洛伊德式的心理分析和“超肉体感觉”;表现主义看到的却是梦幻和直觉;而卢卡契认为是社会和阶级斗争……卡夫卡影响了一大批作家包括米兰·昆德拉、加缪、贝克特。他受到令人意外的尊敬,被称为欧洲文坛的怪才、西方现代派文学的宗师和探险者,引起经久不衰的“卡夫卡热”。然而今天当卡夫卡安静地俯视我们,人们透过那张面孔,企图洞悉沉默背后的象征,却仍然看见一道几乎是与生俱来的、致命的、无药可救的伤口。对卡夫卡而言,它每天暴露在生活面前,不断受到新的刺激、污染或斫损,永远难以愈合。惟一的可能就是“握着生命的痛处”,卡夫卡用生命证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3年01期
湘潭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卡夫卡与弗洛伊德

现在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来研究和阐释卡夫卡 ,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时髦的事情了。这不仅因为如今已有许多新理论 ,譬如后现代、后结构、后殖民、新历史主义、女权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文化批评等替代了昔日风行一时的精神分析理论 ,还因为弗洛伊德的理论自身也的确存在着许多不完善或不能证实的地方 ,而将某种局部的真理当作普遍的真理来使用本来就是不切实际的 ,也是非常危险的。但是 ,弗洛伊德的理论毕竟有它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而卡夫卡又非常熟悉弗洛伊德的理论和方法 ,并在他的创作中有意无意地运用弗洛伊德的理论和方法。当然 ,卡夫卡在许多地方并不满意弗洛伊德的理论 ,并且 ,对弗洛伊德的思想和方法也常常有嘲讽和揶揄。因此 ,考察一下卡夫卡与弗洛伊德的关系 ,看看卡夫卡究竟怎样 ,并在何等程度上接受了弗洛伊德的影响 ,或者从精神分析角度梳理一下卡夫卡的思想和创作 ,应当是有必要 ,也是有意义的。一、“焦虑的时代”美国当代哲学家理查德·沃雷姆曾经说...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年03期
内蒙古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重估卡夫卡的无神论思想

在西方文坛,卡夫卡(FranzKafka,1883-1924)的众多阐释者对他的信仰观念的理解存在分歧,这是造成对他的作品的不同解读的重要原因之一。宗教学派将他的作品视为宗教寓意,其始作俑者当属马克斯·布罗德。卡夫卡不是一个宗教教徒,将他的作品完全理解为是对宗教教义的诠释,似乎并不妥当。与宗教学派的观点相对立的是,许多批评家将卡夫卡视为萨特、加缪之类的无神论者,将他看做存在主义无神论作家的鼻祖。这种观点在我国文学界很有影响力,我以为这种理解也失之偏颇。虽然卡夫卡不是宗教信徒,但他在内心深处存有对终极存在的信仰和追求。他说:“人不能活着而没有一种对自己内心中不可毁灭的东西怀有恒久的信仰,”“可能表现这种隐秘的形式之一是对一位别人不知道的神的信仰。”[1](202)这表明卡夫卡骨子里具有深厚的宗教情怀。他的文学作品使我们感受到,面对一种人所无法把握同时又受其控制的神秘力量,其主人公既有抗拒的一面,也有敬畏的一面。这恰恰表明卡夫卡本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