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白政治悲剧探微

李白生活在开元、天宝年间 ,盛唐时期国势的空前强盛和政治的相对开明 ,使广大知识分子处于积极用世的进取心态之中。李白生逢其时 ,岂甘寂寞 ,他从青年时代就开始了对功名的热衷追逐。他的毕生宏愿乃是布衣直取卿相 ,“济苍生”“安社稷” ,然后功成身退 ,乘一叶扁舟云游四海 ,他一生都在为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而奋斗。然而 ,李白既未能自布衣直取卿相 ,兼济天下 ,也未能从宦途从容隐退 ,独善一身 ,而是栖栖惶惶 ,终生与失意和挫折为伍。李白在仕途上可以说是备受挫折 ,困顿终生 ,在政治上一无所成 ,李白始终也没弄明白 ,自己的政治宏愿何以不能实现 ?他对此深感痛苦和悲愤。李白的“怀才不遇” ,似乎已成为中国文人的千古遗憾。历代文人因叹服李白的旷世诗才 ,习惯于从纯客观的角度解释李白的坎坷遭遇。如果抛开对李白诗歌成就的崇敬之情 ,冷静地审视历史事实 ,就不难发现 ,李白的政治悲剧 ,除了政治黑暗和各种不利的客观因素的制约外 ,更为重要的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6年12期
意林文汇

同一个范蠡,两个不同的形象

范蠡“功成身遂”的成功形象一直被后人所推崇。然而《国语》和《史记》中所塑造的范蠡形象却有着不同之处。一、充满智慧的政治家形象范蠡形象在《国语·越语》中完全是一个正面的人物。他在越王勾践打了败仗之后,不仅提出了实用的劝谏,而且身先士卒,甘愿充当吴国的谋士。他的政治才能被推崇与勾践的慧眼识英才是密不可分的。早在吴越争霸时,范蠡与文种分析了天下大势,料定能够争雄的只有吴、越两国,他们最先去的是吴国。但他们在吴国呆了一段时间没有被重用,就转向了越国。后来,他们得到了越王勾践的重用,才有机会实现他们的政治才能。1. 天、地、人之论越王勾践即位不久,就想建立一番功业。他想通过攻打吴国,争夺霸主的地位。范蠡认为攻打吴国需要积攒一定的基础才能开战,提出了著名的“天、地、人”的论证。“夫国家之事,有持盈,有定倾,有节事。持盈者与天,定倾者与人,节事者与地。”这是他在勾践攻打吴国前,劝谏勾践不要打仗说的话。但此时的勾践脑中充满了打仗的兴奋,根本听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经理人》2006年08期
经理人

历练自身的政治才能

描绘政治态势,首先要预想利益相关方可能做出的反应暗:覆萝戮鬓:便会跃然脑海?的确,有不少人跟你感受相同。Get角em on YOurS一de:W一n SuPPort,Convert Ske以,es,Get Results一书的作者萨缪尔·巴卡拉克(Samue! BaCharaCh)认为,政治才能常被等同于马基雅维利主义。结果怎样?巴卡拉克说:“长久以来政治才能成为禁区。人人都需要这种才能,但却无人加以谈论。”康奈尔大学职场研究中心主任兼劳工管理教授巴卡拉克使用比某些经理人更为正面的词句对政治才能进行了定义:“它是一种能力,让你懂得什么可控或不可控,何时采取行动,谁将抵制你的方案,以及该与谁结盟。拥有这种能力,就是知道如何描绘政治态势,争取到他人的支持,并且领导同盟军。”如今,它显出前所未有的重要性。“研究一下构成我们商业心态的词汇—如变数、风险、变化、行动、执行。”巴卡拉克指出,“在各个层面,企业都需要行动积极并且懂得如何创造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8年01期
河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司马迁对法家的否定态度及反专制主义精神

不少论者都指责司马迁对法家人物.贬损过度’及其对秦皇、汉武的专制攀政揭璐过甚,以为这是他思想上的局限性。其实,司马迁强烈的反专制主义精神,恰恰就表现在这两个方面,这正是他思想中最为光辉的部分。 司马迁对法家的否定态度及其反专制主义精神是统一的,二者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本文试图对这个间题作些初步探讨。 先谈司马迁对先秦法家的态度。 对昊起和商教这两个著名的法家代表人物,司马迁并不抹杀其历史作用,也承认他们的杰出才能。称吴起的军事才能是:.司马稚直弗能过也.①,也承认吴起的政治才能及其在楚国实行变法时所取得的显著成效。但在他的笔下,吴起的品格却毫无可取之处:.贪而好色.、口猜忍人也②.,为发泄私俄杀死三十多人,为了谋求功名,母死不归,其师曾申因此鄙薄其为人,而‘与起绝.③.就是对吴起最后修死的结局,司马迁也并不同情:‘吴起说武侯以形势不如德,然行之于楚,以刻基少恩亡其驭.④。所谓‘刻暴少恩,,主要的还不是指其个人品德,而是指其政抬思...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思想战线》1989年04期
思想战线

重论司马相如及其赋

司马相如是西汉著名的辞赋家,他的作。品在两汉影响十分巨大,被称为“蔚为辞宗,赋颂之首”(《汉书·叙传》)。但是自汉迄今,大多数人对他评价却不高,许多研究者过分拘泥于前人的评价,对其多持否定态度,这与他所取得的实际成‘就是很不相称的。当我们通过司马相如其人论及其作,通过对其创作动机的分析论及其赋作的主旨,就会明显地感觉到,历代对他的评价是过于偏低了。本文本着知人论世的原则,对司马相如及其赋作,重新作一番考察,以求正于方家。 先谈司马相如其人。司马相如是西汉时期著名的文学家,这是人所公认的,但要说他还是一个渴望建功立业的奋发有为之士,恐怕就难得到人们的首肯。司马相如生于汉文帝前元元年(前179年),主要活动在汉武帝当政之时。那时,仅朝国力空前强盛,政教流风广被天下,夷狄殊俗之国、辽绝异党之域举踵思慕,相继归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日益巩固。这种蒸蒸日上的气象激励了大汉广大的子民,相如生逢其世,,自然也受到了这种奋发向上的时代精神的强烈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人》1999年08期
共产党人

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是讲政治的根本

.讲政治”对共产党人来说是任何时候都要坚持的一项基本要求。在新的形势和任务面前,只有讲政治才能确保全竟在政治上的高度一致。怎样把“讲政治”的要求高标准地落到实处,本文将从世界观的角度对此间理进行探讨。 众所周知,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是为经济服务的,没有离开政治的经济,也没有离开经济的政治。当前,我国正处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建立杜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攻坚阶段,全党既面临粉严峻的挑战,又面临着难得的机月。我们能否有效地运用好政治为经济服务这一客观规律,充分发挥我们特有的政治优势.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取得改革攻坚的伟大胜利.以改革、发展、稳定的姿态迈向新世纪,关键就在于我们能否用政治家的战略眼光,站在政治的高度观察分析发展变化的中国社会和世界形势。江泽民主席在《关于讲政治》一文中指出:“我们讲的政治,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这一论述充分揭示了: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是讲政治的根本,是每一个党员干部在各种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