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农业地区生物多样性的功能与保护

农业是生物多样性受益最大的行业之一,然而农业地区是生物多样性破坏最严重的地区.农业地区幅员辽阔,约覆盖地表土地面积的25%~30%[1].在我国,农业生态系统作为一个整体占据国土面积的50%左右[2]343.农业活动和农业生产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地球表面的自然面貌,对全球生物多样性造成了极大的破坏.然而,在大力提倡进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今天,广大农业地区的生物多样性保护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1农业地区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意义1.1农业地区生物多样性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我国生物多样性研究主要集中在2方面:(1)对我国或某一地区的物种,特别是濒危物种进行全面调查,划分受威胁的等级,建立信息库和建立自然保护区.(2)对濒危物种种群的生殖和遗传等方面进行生物学特性研究.然而,生物多样性调查、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多集中于自然或半自然生态系统.濒危物种的保护也多局限于大型的高等动植物,象田间杂草、昆虫与土壤微生物等则很少涉及.对广大农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磷肥与复肥》2007年01期
磷肥与复肥

辩证看待化肥在农业生态系统中的作用

化肥的出现和发展为农业生态系统提供了大量的营养元素,促进了农业的快速发展。然而,由于片面追求高投入、高产出,大规模滥施化肥而出现的社会、环境生态问题日益严重。于是,农业生产安全性问题越来越受到各级政府及涉农部门的关注。使人们对农业生态系统输入化肥产生种种忧虑,甚至有的采取极端态度予以拒绝,片面认为只有施用有机肥而不施用化肥农业生产才是安全的。其实,这些问题的出现并不是化肥本身的原因,而是人为不合理使用化肥或农田养分管理不当造成的。据FAO估计,发展中国家化肥对粮食增产的贡献率约达55%,我国为50%以上。现代农业生产水平是物质和技术投入水平的综合反映。因此,正确认识有机肥,分析不合理施用化学肥料的表现和负面影响,辩证看待化肥在农业生态系统中的作用,采取科学的施肥措施,对于促进农业增产,满足人民群众生活需要,有着积极的意义。1农业生态系统中有机肥不能完全替代化肥化肥具有施用方便、速效,施用量较易按照作物的需要计算,能及时为作物正常...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草业科学》2007年01期
草业科学

生物入侵对生物多样性以及草地农业生态系统的影响

1生物入侵和草地农业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一种生物从原产地迁入到另一地,这种生物被称为外来物种。生物入侵是指一种生物体进入以往未曾分布过的地区,能繁殖延续自己的种群,并给当地生态系统带来一定正面或负面影响的生物迁移活动[1],是生物扩散或不正确引入外来物种的结果。生物入侵是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随着农业生产类型的变更、农业产品之间的跨国流动,世界各地都在不断地吸收外来种、不断地更新当地的种质资源,这就提高了外来物种入侵当地生境的机率。近代的大部分生物入侵源于人类的活动,特别是今天科技的发展和交通的便利使得人为影响而造成的生物入侵在数量上与范围上更为空前。虽然引入外来物种能产生巨大的正面效应,但20世纪80年代以来,生物入侵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日益突显,集中表现在危害生物多样性、摧毁生态系统、传播疾病等方面[2]。而且目前召开的国际生物多样性会议的主题也定位在了“生物多样性与外来入侵物种管理”上来,这就充分证明人类已经开始广泛关注外来入侵...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农业科学》2007年06期
黑龙江农业科学

农业生态系统功能评价指标及计算方法

庞大的继续增长的人口对人类赖以生存的资源和环境构成越来越大的压力,它像一条若隐若现的线,贯穿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各个方面,成为巨大的制约因素。因此,人口、资源、环境和发展,相互影响、相互制约,成为当代人类面临的四个世界性课题。英国学者坦斯利于1935年首次提出的“生态系统”这个科学概念[1]。目前人类正面临自身发展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威胁。在这样的压力下,生态学的研究逐步显示出威力,成为当代最活跃的前沿科学之一。农业生态学的研究推动了农业研究和综合技术的发展。随着系统工程的发展和广泛的应用,尤其是与农业生态的有机结合,使农业生态系统的研究有了可靠、科学、先进的方法和手段,从而广泛用于农业生态系统的结构优化,评价分析和规划设计过程中。为了加强农业在国民经济、社会、生态、黑龙江农业科学77科学技术综合发展中的作用及相互关系、调整农业的结构与布局、保持农业生态平衡、加强对农业人口的发展与控制,以及加快能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草业科学》2016年08期
草业科学

我从农业生态系统科学到农业伦理学的心路历程——为唤醒我国农业伦理学意识而呼吁

櫧櫧櫧櫧毥毥*我治农业生态系统科学逾40年。其中前20年,我一直认为农业生态系统科学就是农业的哲学。农业生态系统探讨了农业的结构、功能、生存条件、运行规律和内外关联,以及由此衍生的科学后果。我想,研究农业生态系统已经追究到农业系统认知的终极。因为生态系统有比较确定的界说,其物质流程和通量都是可以计量的,能查明其漏卮,优化其结构,这些都有明确的是与非、真与伪的界限。但后来发现生态系统的“是”与“非”,“真”与“伪”的判定,它没有解除我作为一个草地农业学者的困惑。自然生态系统农业化以后,农业品格为它增加了众多变数,这是单靠生态系统科学难以理解的。农学是以农业生产为目的人为干预自然生态系统的学科。正确的农业行为应该遵循自然生态系统的基本原则,通过农业措施来取得产品。农产品一旦、而且必然进入社会,新问题就来了。这涉及农业生产过程中众多环节的分割与份额权重的确认;投入与产出的贡献与权益;社会习俗的干预等等因素制约。我们立即受到“应该”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农业科学》2014年10期
湖北农业科学

基于能值分析角度的四川农业生态系统保护策略

能值是由美国生态学家Odum提出的新的科学概念和度量标准,是将一种流动中或被储存的能量中所包含的能量数量化,产品和劳务的生产、形成过程的投入就是一种十分重要的能值。能值理论是基于系统生态学观点提出的能量价值理论,从根本上定义了自然资源拥有的真正能量和价值。由于各种资源和产品的形成都需要太阳能量,因此以太阳能为基准能够衡量各种能量。随着全球环境的恶化与资源矛盾的日益凸显,农业生态系统能量的研究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关注。农业生态系统的能值分析主要是研究农业生态系统的能量值,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从而获得反映生态与经济能量值的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实现对系统的结构功能和生态效益的双重评价。但由于不同性质的能量不能直接相加,为农业生态系统的能量值分析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农业生态系统不同于简单的自然资源能值分析,其不仅要求输入太阳能、风能等自然资源,同时也要求在这一过程中输入劳务、机械、化肥等非自然属性能量,对农业生态系统的调控管理就是通过上述投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