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复杂的白嘉轩

白嘉轩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个新地主形象。从新文学运动开始到新时期以前很长一段文学历史时期中,文学作品中的地主形象几乎成了一个定性,用几个成语形容他们就是:奸诈狡猾、穷凶极恶、鱼肉乡里,其典型代表应该是《白毛女》中的黄世仁。但白嘉轩不同。作为地主和族长的白嘉轩对长工鹿三仁爱有加,对困境中的寡妇给予帮助周济,领头为村里办学堂,虽有传播自己美名的目的存在,但他做的仍是好事。白嘉轩这个形象对传统地主形象有着一定的颠覆意义。传统地主形象的产生有很多原因,一则本来就有许多恶霸式地主存在,因而在文学作品中必然会有反映,二则是宣传和推动变革的需要。但是在进入新时期以后,“地主”早已成为一个过去的历史名词,地主作为一个阶级在中国社会已经灰飞烟灭,进入了人们对历史的集体记忆中。这时候,超越了一定的时代局限,尤其是超越了文学作品只被允许用来图解政治和政策的历史局限,作家能以更为广阔深远的眼光去看待历史和历史人物,这给文学创作带来了新的生机,使人们通过文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北大学
西北大学

白鹿原宗法文化悲剧与寻根之旅

《白鹿原》作为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代表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水平,是我国当代文学史上的重要收获。在其问世之后,出现了大量的与之相关的文学阐释和批评作品,掀起了一股研究《白鹿原》的热潮。而作者陈忠实也被认为是描摹民族悲剧的成功者,并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大家之一。作者特意选取了白鹿原在二十世纪前五十年的社会生活作为自己的描写对象。在那个新旧交替的时代,传统的宗法文化和伦理道德已经不能适应社会的需求,反而成为中国社会前进的障碍;新兴的现代文明还没有被广大民众接受,仍需经历铁血的洗礼才能深入人心。生活在这个时代的白鹿原众人,一方面无法摆脱宗法文化的影响,一方面却开始反抗宗法文化的桎梏,于是悲剧成为必然。在白鹿原人悲剧生命中起着关键影响的就是家族制度。家族制度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延续流传下来的社会基本组织结构方式,尤其在深受宗法文化和儒家思想影响的关中地区农村,家族制度更是影响着每一个人的命运。家族制度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乡约...  (本文共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师范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白鹿原》底层民众世界解读

无疑,陈忠实的《白鹿原》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创造了农村题材小说的新高峰,同时开拓出了“开放的现实主义”这一新的创作原则。其最大的成功,或者说最深刻之处,便是以大文化的视野,重新观照了上世纪前50年这一时段的中国历史,剖析了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也正因为如此,《白鹿原》不像农村小说,而更像一部文化小说。本篇文章立足当时“激变时期”中国的全部文化和现实境遇,结合作者陈忠实的生命体验,在考察传统儒家文化精义与悖论的基础之上,分析和探究了“白鹿原”这一乡村底层民众世界中的人物形象所体现的文化人格特质。具体章节作了如下安排:第一章:分析了地理上白鹿塬的文化生态系统,以及“白鹿原”中的男性和女性人物群像。第二章:梳理了作者陈忠实的人生道路的“偶然”、分析了其文学道路成长的“必然”以及对“白鹿原”这一底层乡村世界良好驾驭的原因。第三章:在对儒家文化精英品格的梳理中,分析了底层民众世界对儒家文化的延袭,凸显了儒家文化的精义和悖论共存的内理。第四章...  (本文共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一种故事 两种说法

革命历史小说和新历史小说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的两个重要的小说潮流,虽然它们都涉及到了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后的革命斗争生活,然而,相隔数十年的生活经历却使不同时代的作家在面对同样的历史题材时作出了截然不同的历史判断。革命历史小说注重表现历史的必然性,从历史发展的基本矛盾运动中揭示历史本质,力图用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历史观来看待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如阶级分析的观点、社会发展的观点等,重视对英雄人物的塑造,形成了庄严、崇高、严肃的艺术风格。相较而言,新历史小说比较充分地反映了自然人性的要求,体现出了消解神圣,解构既有历史观念的立场。革命历史小说中二元对立的深度模式在这里被消解,偶然性、非因果性、非逻辑性、非政治性因素成为小说描写的重点,道德伦理色彩、政治意识被淡化,相对于革命历史小说来说小说的主题变得越来越隐蔽、潜在。  (本文共1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当代》1992年06期
当代

白鹿原(上)

,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巴尔扎克l|les||es.....ee.l..eeJ..eel....lee书ee....l.,ee!.||es ·、·-第寒 白弃轩后来引以为紊壮的是一生里姿过七房女人。 姿头房媳妇时他刚刚过十六岁生日。那是西原上巩家村大户巩增荣的头生女,比他大两岁。他在完全无知完全慌乱中渡过了新婚之夜,留下了永远羞于向人道及的傻样。一年后,这个女人死于难产。 第二房姿的是南原庞家村殷实人家庞修瑞的奶干女儿。这女子又正好比他小两岁,模样俊秀眼睛忽员儿。她完全不知道缘人是怎么回事,而他此时已经谙熟男女之间所有的隐秘。他看着她的羞怯傲乱想到自己第一次的俊样反倒觉得更富蒯激。当他哄咬着把躲躲闪闪而又不敢真实违拗他的小媳妇裹入身下的时候,他听到了她的不是欢乐而纯粹是痛苦的一声哭叫。当他疲惫地歇息下来,才发觉肩膀内侧疼痛钻心,她把他咬烂了。他抚伤借痛的时候心里就潮起了对这个娇惯得有点任性的奶干女儿的愉火,正欲发作,她却...  (本文共99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当代》1992年06期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白鹿原》的跨文本研究

1993年,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一经面世便深受读者喜爱、畅销不衰,并于1997年荣获中国第四届茅盾文学奖,代表了那一时期小说艺术取得的最高成就。《白鹿原》作为一部经典的文学作品,受到80年代“反思文学”创作潮流的影响,真实地体现了一个时代的特征。《白鹿原》出版至今,随着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不断变化,创作者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热情并结合自己所处时代的文化语境,将其改编成形式多样,风格各异的艺术作品,如现代秦腔戏、连环画本、话剧、电影、电视剧等多种文本,每部《白鹿原》改编作品都体现了不同时代背景下特定的精神文化要求。本文选取了1993年版小说、2012年版电影以及2017年版电视剧作为研究对象,从其生产的文化语境中审视各文本之间的差异,通过多方位、多角度的比较,来探寻文学作品改编的艺术魅力。本文共分为五章,具体如下:在本文的第一章中,笔者对《白鹿原》小说文本及其它衍生文本进行梳理,总结概括不同文本的产生背景及现实意义。并对《白鹿原》小...  (本文共1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