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梁启超评“袁世凯式公债”

190 4年 (光绪三十年 )袁世凯举办直隶公债后 ,时隔几年 ,“鄂都陈夔龙”和“皖抚朱家宝”纷纷上奏 ,在颂美直隶公债的同时 ,分别如法炮制了安徽公债和湖北公债。国内公债 (下文中的公债或内债皆指国内公债 )突然成为“近年来诸显宦惟一之财政政策”。[1] (P94) 梁启超把这类地方公债命名为“袁世凯式公债” ,并对其性质、内容及危害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深入探讨 ,反映出他在内债问题上的独特思考。一近代中国 ,内债晚于外债 ,当晚清政府大规模举借外债的时候 ,朝廷上下对内债仍讳莫如深。这首先是与传统债务观念的影响有关。对于这一点 ,近代最早阐述内债问题的郑观应有过专门的分析。他说 :“昔周赧王欲拒秦师 ,军资匮乏 ,称贷于民 ,厥后兵溃无偿 ,人民哗噪 ,乃筑台以避之。至今传为笑柄 ,故我中华以为殷鉴 ,向无国债之名。有之 ,自泰西各国始。凡兴建大役 ,军务重情 ,国用不敷 ,可向民间告贷 ,动辄千万。或每年仅取子金 ,或分数年...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经济论坛》2001年05期
经济论坛

公债发行方式亟待改革

一、公债发行方式   公债发行方式是指作为公债发行主体的中央财政代表国家与广大公债投资者之间推销与 购买公债的方式。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有直接公开发行和间接公开发行两种基本形式。 直接公开发行是指作为公债发行主体的中央财政自己办理发行手续,直接向公债投资者推销 其所发行公债的方式,由于需要办理各种手续,推销时间长,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发行 成本较高,且难以确保发行计划的实现,只有购买者将公债作为一种储蓄手段并对其流通性 要求不高时,方可采用此种方式。间接公开发行则是通过金融中介机构参与推销公债。其具 体形式,一是代销,是指中央财政委托代销商如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向社会公众推销 公债的方式。双方约定销售期限,发行主体向代销商支付委托手续费,风险自负。二是承购 包销,是指由拥有一定规格和较高资信的金融中介机构组成一个契约团体,按一定的发行条 件向中央财政直接购买全部公债,再通过其销售网向社会转售公债的方式。三是公开招标, 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1年04期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

“银边债券”:关于城市公债的理性思考与现实选择

城市公债是城市政府依据借贷原则,从社会上吸收资金来满足城市公共支出需要的一种形式,是政府公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实行分税制的国家,城市政府发债融资更是极为普遍的现象。因为按照分税制财政体制的基本要求,城市政府预算经常性收入由本级税收、本级服务性收费和中央(联邦)政府补助组成,当以上收入不能满足需要时,允许发行城市债券,以弥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的不足。可见,举债权是分税制赋予城市政府应有的财权之一虽然我国预算法第28条规定:“除法律和国务院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务。”但我国城市经济的发展和城市政府职能的完善已在客观上提出了发行城市公债的问题,并且我国发行城市公债的各项条件亦已成熟,因此,可以预见,城市公债将在不远的将来成为我国城市政府财政收入体系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一、城市公债的基本原理概括地说,城市公债具有以下6个特点:第一,城市公债不仅具有还本付息和有计划分配等一般信用的特点,而且具有筹措快速及时、运用灵活、...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老区建设》2018年02期
老区建设

“中华民国政府军事公债”刍议

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前后,各地方政府出于筹集军费、缓解财政困难和巩固新政权等的实际需要,集中发行了一批地方公债。计有:1911年10月“中华民国政府军事公债”(湖北);1911年12月“中华民国公债券”(上海)、“爱国公债”(浙江);1912年1月“民国元年地方公债”(江西)、“中华民国闽省军务公债”(福建)、“军需公债”(陕西);1912年2月“维持市面公债”(浙江)共7项。然而,一直以来,社会与学术界对这些公债关注和了解甚少,即便偶有的研究也略显不足。究其原因是地方公债“出身卑贱”,且当时被中央政府认定为“有碍财政统一”而无奈成为政策牺牲品的境遇,也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其实,作为新型的财政政策工具,也作为巩固新生革命政权的重要财政手段,这些公债的发行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缓解财政危机和巩固政权的积极作用。近些年来,随着学术界与社会对地方公债的普遍关注和相应研究的不断深入,有关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前后所发行地方公债的整体情况...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2017年02期
江西财经大学学报

中央苏区“二期公债”政策及其当代启示

一、引言与文献综述关于中央苏区公债发行问题,我国学术界已有部分专家、学者予以了关注,如余伯流(1995)对中央苏区革命战争公债和经济建设公债的发行情况进行了梳理,认为苏区群众热烈响应苏维埃中央政府的号召,圆满并超额完成了认购任务;[1]张侃等(1999)对中央苏区发行的两期“革命战争短期公债”和“经济建设公债”进行了介绍,指出发行公债是中央苏区筹集革命战争经费和经济建设经费的一种形式;[2]何伟福(2012)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公债的发行目的、规定、方法和作用进行了评述,认为这些公债弥补了战争经费的不足、促进了根据地经济建设、稳定了币值;[3]万立明(2015)对土地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公债政策的内容、特点进行了梳理和评价,指出中央苏区公债政策对其他苏区的指导作用;[4]张启安(2001)对中央苏区发行的三次公债的进行了概述,这些公债对稳定苏区财政、支援革命战争具有重要作用[5]等。这些论著表明,中央苏区公债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国投资》2016年01期
中国投资

适应新常态急需创新公债理念与立法

加快绿色与共享发展,需要通过增发公债,扩大财政资金来源与支出公债非债,国债民财。不明此理,难赢未来。在我国长期流行观念和舆论的笼罩之下,要说清楚其中的道理,不免要多费一些笔墨。但这些笔墨以及您阅读本篇文字的时间成本,与明白此理可以带来的巨大社会经济效益相比,完全可以忽略。因而,值得认真进行深入的研讨。公债非债国债民财世界上有些事情知难行易,另一些事情则易知难行。运用公债筹资,发展公共事业,促进绿色与共享发展,属于前者,关键在于解除对增发公债的疑虑。本文迎难而上,首先以尽可能短的篇幅,说清“公债非债、国债民财”的含义与道理。道理清楚了,观念更新了,修改有关公债的立法就有了依据。法律改善了,运用公债的操作很简单,成效不难显现。公债非债的直接含义,简单地说,就是用于发展公共事业的对内本币财政负债,从全民范围看,并非单纯的债务,而是对应着等额的债权,债权与债务相抵,整体对外不显债性。公债非债的间接含义,则是此种债务便于借新还旧,只要新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