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浅谈维新派与顽固派关于废除八股取士的争论

一、论争的背景及起因清沿明制,清代科举主要以八股文作为取士的标准。八股文又称为制义、制艺、时文、八比文。每篇由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八个固定段落组成,句型、字数都有规定,故称八股文。出题只能源于儒家经典,答题只能“代圣贤立言”,不能发挥个人见解。特别是到了清朝末期,八股取士使科举制度更加走向衰落,当时只要能精通八股、楷法圆美,即使文章空话连篇,也照样能够高中,这种空疏无用、摧残人才的取士制度越来越引起了朝野有识之士的强烈不满。鸦片战争结束后,国势日衰,八股文体不仅无法起到“正人心、正学术、正道德”选拔优秀人才的作用,反而具有“锢智慧、坏心术、滋游手”,“所学非所用,所用非所学的”等严重的弊端。为了解决八股取士中存在的脱离实际,选拔有真才实学的人才,改革科举制度的内容、废除八股取士成为许多有识之士的共识。此外,随着西学的传入,中西文化的对比,对中国知识分子形成了强烈的心理冲击,最早接触西方文化的知识分子也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百家》2006年05期
艺术百家

元代“以曲取士”新解——兼谈元代科举制度与元代审美风尚

元代最为兴盛的艺术门类非戏曲莫属,借鉴唐代以诗取士推动唐代诗歌繁荣局面之直接经验,自明代臧懋循始,就陆续有人提出元代“以曲取士”的观点,赞同者颇多,如同时代的沈德符、沈宠绥、程羽文,清代的吴梅村等都持此说。同时,反对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如近代的戏曲大师李渔、王国维都认为以曲取士乃穿凿附会之说。但直至近年,仍有学者不断提出新证说明确有此事,看来元代到底有没有“以曲取士”,仍是学术界存有争议的一个问题。笔者在对中国古代选官制度与审美风尚的变迁这一主题进行梳理的过程中发现对此问题可以从另外的角度进行思考,其结果显示元代以曲取士只是明代人意欲抬高戏曲地位的一种穿凿附会之说。一、“以曲取士”说之简要回顾回顾元代“以曲取士”的相关争论,焦点主要集中于以下三点:首先,有关元代以曲取士设十二科的说法。这种说法首见于明代万历年间的臧懋循。他在《元曲选·序二》说:“元以曲取士,设十有二科,而关汉卿争挟长技自见,至躬践排场,面傅粉墨,以为吾家生活倡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0年30期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简述中国古代取士制度的源流和状况

简述中国古代取士制度的源流和状况卢建一内容提要本文简要论述了中国古代取士制度起源于原始社会的尧舜时期。同时简明论述了从西周到清朝的历代封建统治者如何推行取士制度。中国古代的官与吏是延续两千多年封建社会的政权基础,作为封建政治制度组成部分的取士制度,让川流不息的人才进入各级政权机构,保证了封建机器正常的运转。取士制度在封建社会划分为选举与科举两大阶段,考察其从选举到科举的演变和发展,无疑对我们深刻认识中国封建社会政治制度的发展过程,是有所裨益的。一中国古代取士制度,滥觞于原始社会的尧舜时期。《尚书·尧典》载:舜巡视各地之后,官员进朝述职,舜当面考其政绩,即“敷奏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此记载如果可靠的话,应是唐武则天殿试的雏型。明试以功还有其一定的程序,即“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庶绩成熙”。三年考定功绩,三考之后黜退不贤者,晋升贤者。通过考绩,官员克尽职守,都有显著的政绩。进入夏商奴隶制时代,取士奉行“世卿世禄”制度。一是主...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考试周刊》2012年51期
考试周刊

浅析八股取士

一、引言作为一个上下拥有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中国很早以前就有了关于选拔人才的考核制度,可以上溯到公元前两千多年。据史书记载,当年尧欲禅帝位于舜之时,“尧曰:‘吾其试哉。’于是尧妻之二女,观其德于二女。舜饬下二女于妫汭,如妇礼。尧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从。乃遍入百官,百官时序。宾于四门,四门穆穆,诸侯远方宾客皆敬。尧使舜入山林川泽,暴风雷雨,舜行不迷。尧以为圣,召舜曰:‘女谋事至而言可绩,三年矣。女登帝位。’”这应该是史书记载有关中国古代最早的选拔人才的考核制度。而这以后,历朝历代为了更加有效地选拔人才以充实官员队伍,从而巩固统治阶级的统治地位,又采取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一系列考核制度。如:夏、商、周时期的世官制,两汉时期的察举制和皇帝征召,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九品中正制,等等。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朝代的更迭,考核制度也在不断地演变。至隋朝创立科举制后,一千多年来,各朝各代不断地完善与发展科举制,使其成为自隋炀帝大业二年(公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2015年03期
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学报

清代博学鸿词科的诗赋取士及其它

清代的博学鸿词科属于制科的一种。制科不同于常科,有皇帝特诏才举行,以异等甄选才能者。清代特诏举行的制科有博学鸿词科、经济特科、若孝廉方正科,另外还有一些保举经学、巡幸招试等也属于制科一类。[1]唐代有一科叫做博学宏词科,与清代的博学鸿词科仅一字之差。但唐代的博学宏词科属于吏部科目选,性质与清代博学鸿词科不同。博学鸿词科在清代仅仅开设了两次,一次在康熙己未年(1679)间,一次在乾隆丙辰年(1736)间,主要以诗、赋取士,与常科考试内容截然不同。诗和赋本来是一种抒情言志的文学样式,唐代在进士科考试中加试包含诗、赋的杂文,使诗、赋变为一种应试文体,应试的诗可称为“试帖诗”或“试律诗”,赋称“律赋”。据《唐会要》记载,唐高宗永隆二年(681)八月下敕文:“如闻明经射策,不读正经,抄撮义条,才有数卷;进士不寻史籍,惟诵文策,铨综艺能,遂无优劣。自今已后,明经每帖经,帖十得六已上者,进士试杂文两首,识文律者,然后令试策。”[2]但敕文中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文化学刊》2007年05期
文化学刊

浅谈明代的八股取士

1991年北京的一次酒会上,来了两位国学大师。一位是启功先生;另一位是张中行先生。酒未沾唇,启功先生递上一份复印的文稿,中行先生接过一看,竟是一篇题为《说八股》的文章。启功先生一向很少主动以其作品示人,包括书法作品,这次居然主动送上新作,而且洋洋3万余言。中行先生不禁又惊又喜。用中行先生的话说,其倍感惊喜的原因当然是“因为时至今日八股已成为绝学,没有人肯讲,甚至没有人能讲;而我,是一直认为很需要讲”。[1]中行先生认为需讲八股文的理由有二:一为次重要者:益知;二为重要者:益智。中行先生为此撰写了《说八股补微》,以足成启功先生对于八股文的讨论。两位大师对于八股文的论述,着实给了我们这些后学者得以一窥八股文的由外而内、由形而实的知识。启功先生说:“我曾遇到过用这二字(按即八股)为贬义词的人,有的竟不知它是一种文体的名称,更不用说八股为什么那么坏的理由了。”先生还说:“其实‘八股’是一种文章形式的名称,它本身并无善恶之可言。只是被明清...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