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非微扰QCD和核遮蔽效应对K因子的影响

1非微扰QCD对K因子的影响通过轻子与核子的深度非弹性散射实验,可测量核子的结构函数,即核子内夸克组分的动量分布函数,记为F2(x2,Q2),其中x2为标度变量,Q2为四动量的转移。再考虑非微扰夸克凝聚核效应得到核子结构函数[1]F2NP(x2,Q2)=F2(x2,Q2)R2NP(x2,Q2)=∑fe2fx2~qf(x2,Q2),(1)其中~qf(x2,Q2)≡qf(x2,Q2)R2NP(x2,Q2)。(2)(1)式中,R2NP(x2,Q2)为核子内-〈qq〉凝聚非微扰修正因子,f为强子内的夸克味道。显然,~qf(x2,Q2)不同于qf(x2,Q2),它不满足部分子求和规则[2]。因此,F2(x2,Q2)不再是夸克-部分子模型中那样简单表述成夸克分数电荷平方做权重的夸克、反夸克几率分布之和,考虑非微扰效应后F2(x2,Q2)既是x2的函数又是Q2的函数,其Q2依赖性来自于量子色动力学(QCD)物理真空中夸克凝聚所导致的非微扰效应...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北京研究生部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北京研究生部

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K因子及核效应

为了深入探讨高能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和EMC效应的物理机制,我们计算考察量子色动力学(QCD)对Drell-Yan过程α级修正效应,确定了相关K因子的一种比较精确的算法。通过选取不同入射核子的平均动量分数x_1值,在高能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考虑湮没项和康普顿散射项的基础上,利用微扰QCD及双重Q~2重标度模型、推广的x重标度模型,分析了核—核碰撞下K因子的常数性问题。我们发现,对于来自束缚核子的夸克(反夸克)或胶子所携带不同的x1_值,K因子随参与湮没成γ~*的部分子所携带束缚核子平均动量分数x_2的变化很不相同,K因子不能近似取为常数。Fermi实验室的E772合作组证实Drell-Yan横截面上两个不同靶核显示出核遮蔽效应,在靶核深度非弹性散射EMC效应的测量中,在标度无关性的区域也观察到了核遮蔽效应。为此,我们在高能粒子与核、核与核碰撞Drell-Yan过程引入遮蔽因子H_a进行Drell-Yan过...  (本文共11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北师范大学
河北师范大学

核—核碰撞Drell-Yan过程中的核束缚能效应和非微扰效应

高能强子碰撞产生轻子对的Drell-Yan过程研究,对于探寻强子内夸克分布,检验解释EMC效应唯象模型的正确性有着重要意义。近年来,许多人从计算核子的部分子分布函数和微扰量子色动力学(QCD)入手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在计算时还要考虑各种核效应,尤其在A-A碰撞Drell-Yan过程中,核效应对反应截面的影响不容忽视。在这些核效应中,人们考虑了核遮蔽效应和核子的费米运动效应,而核束缚能由于和碰撞能量相比很小,被很多学者作为一个小量忽略。我们从能量角度入手,考虑了A-A碰撞Drell-Yan过程中的核束缚能效应。利用核束缚能经验公式对虚光子四动量的平方项进行修正,分别计算了在不同能量下C-C,Ca-Ca, Fe-Fe, Sn-Sn核碰撞反应截面中湮没项和康普顿散射项及K因子的影响。结果发现:在A-A碰撞Drell-Yan过程中,特别是在低能的情况下,核束缚能对小x区域的影响不容忽视,而在大x区域束缚能的影响很微弱可以忽略。由于QCD...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航天》2010年03期
上海航天

基于子阵阵元位置微扰的快速零陷形成技术

0引言阵列天线方向图综合形成零陷抗干扰已成为研究的热点,其中常见的是窄波束、低旁瓣的方向图形成,而指定方向形成零陷的方法也日益涌现,主要有阵元激励幅度、相位控制、唯相位控制和阵元幅度加权等[1~3]。当前主要的处理方法是将激励幅度、相位、阵元位置作为优化变量进行非线性优化,以实现指定方向形成深零陷、旁瓣电平压低、主波束不变形等方向图控制[4~6]。实现方向图控制的最有效方式是满阵控制,即对所有阵元的激励幅度、相位或阵元位置进行优化重组,但对大型阵来说这极耗费资源。一种选择是对阵元位置进行微扰,但需对阵列中所有阵元位置作调整,在控制大型阵列天线方向图时,对阵列天线的伺服系统是个挑战,另外对各阵元位置微扰量的计算量也相当可观[4~8]。为减少计算量,提高雷达阵元位置控制的伺服系统效率,对阵列中部分阵元位置微扰是一种有效方法。先以阵列中心将阵元分成2个子阵,因接近中心的阵元对零陷形成的贡献较大,故仅对靠近中心的子阵进行位置微扰,实现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大学物理》1987年11期
大学物理

两种微扰的等价性

一、第一种徽扰下的跃迁几年 将光波考虑为经典电磁波,以原子核作为坐标原点.光场中的原子与电场的相互作用为erE,与磁场的相互作用为一一一一一一一l·B(不考虑自旋),但由于,且(1)”””‘-”””h’~‘“’”’一’””“”-”式中的L”和“+”,或(1)式中的“+”和“一”,分别对应受激辐射和共振吸收.二、第二种微扰下的跃迁几率 在电磁场中的原子,其Ham.ito4ian为 s一一一一一一一(e+eA)“+V(对一ew Zm在Coulomb规范下,0·A—0,于是有 (P·A—A·P)吵 —一说v·(A吵)十机A·V吵 —一jh(h·A)gb一0即P与A的点积是可对易的.由于纯辐射场可以只由矢势A描述,故在将H展开时,取标._…_.一人2_._势为w—0,并略去千三卜项,得 11一H──+ V(叫十H’一Hn十H’ Zm其中微扰项为 n’一rp·人一一次·’ m-m 取电磁场波矢为沿z方向,矢势A沿0方方向偏振 A—A0si...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激光》1988年05期
中国激光

偏振光谱法观察Na_2A~1∑_u~+~b~3Ⅱ_u微扰能级的超精细结构

在分子光谱和量子化学领域中,Na。分子的结 精细分裂主要来自b呵。态磁偶极相互作用项。构和光谱的重要性是众所周知的。对于Na。单重态 理沦分析表明‘扮‘,在洪德情形…)的耦合形式的激光光谱研究巳经得到了大量的结果。相比之 下,同核双原子分子的叨。态不产生磁偶极超精细下。R。。三重态的研究则困难得多,因为从其基态 分裂,即0一o,实际上y。。的妒凡态是从洪德惰O’二爿到三重态的跃迁是偶极禁戒的。尽管如此,形…)到①的过渡形式,换言之,每个能级均含有口人们还是找到了直接研究三重态的途径,这就是通 一0,1,2的成份,仅是比例不同而已。在此倩况下,过A‘Zz~b叨。微扰能级观察三重态。b‘HO。仍可产生超精细分裂。Atkin8Oll结果表阴,在 A’ZJ和 b坷。态间的微扰来自电子自旋和轨道 分辨率为 15皿HZ时.b3Hlu的能级没有可分辨的超角动量的相互作用。精细分裂;ball。。具有可分辨的超精细分裂f0; 1982年以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外医学.耳鼻咽喉科学分册》1988年05期
国外医学.耳鼻咽喉科学分册

正常及病态嗓音声学分析中的某些进展

嗓音由肺呼出气流使声带振动而产生。声带一旦发生病变,如质量、僵硬度、紧张度的改变,其振动也随之变化,最终导致嗓音异常。对嗓音的声学分析,可了解声带的功能状况及器质性变化,对于指导临床诊治声带疾病有一定意义“’。在嗓音声学分析中,音质和音色是诊断声带疾患的重要指标‘’,“’。近20年来由于频谱仪特别是电子计算机的应用,使嗓音学分析对喉疾的诊断水平又有新的提高。 许多声学参数可客观定量反映嗓音特性,在喉 病的诊断、鉴别诊断评价方面发挥一定作用。 50一60年代,Winkel、Nessel、柳原等应用声二谱仪对嗓音进行研究,发现病态嗓音的特征是 噪声成分增加,谐波成分的能量减少。60一70 年代,Lieberman、Koike、北岛等研究了声 波的频率微扰(piteh perturba,ion或功;为Ji- tter)与各种声带疾病的关系,指出在病态嗓 音中频率微扰增加。Koi“e,von Leden和 Koibe等还注意到声波的振幅...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