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洛阳金谷园汉墓IM337的年代——兼论洛阳地区出土的南方釉陶

1992年3月,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为配合基建清理了一座编号为’IM337的汉墓。(有关该墓的报道见《洛阳金谷园东汉墓(IM337)发掘简报》,《文物》,1992年第12期,下文简称《简报》)该墓为竖井墓道洞穴砖室墓,其双“十”字形耳室结构在已报道的洛阳汉墓中并不多见。墓中随葬品大部分保存完好,包括铜铁陶等质地的器物70余件,其中有8件釉陶器,无论器形和质地在已报道的洛阳汉墓中也比较少见。该墓的发现对于进一步完善洛阳地区的汉墓编年以及对于了解当时不同地区之间的物资文化交流都是十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然而,原《简报》认为该墓年代为“东汉中期一晚期”。这与该墓的真实年代相差甚远。笔者认为,IM337实际上是一座西汉墓。理由如下: 首先是墓葬形制。洛阳地区是最早进行汉墓编年的地区之一,20世纪50年代完成的《洛阳烧沟汉墓》(以下简称《烧沟》)对该地区汉墓形制演变进行了较系统的研究¨j。根据《简报》“结语”:“从该墓的形制看,其甬道已不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南文化》2003年07期
东南文化

徐州东洞山三号汉墓的发掘及对东洞山汉墓的再认识

东洞山海拔86.5米,山体为石灰岩质,位于徐州市东部金山桥开发区内,其西北有碧螺山,东北侧为驮篮山和蟠桃山,南侧两公里左右有东西向一列小山,西部地势平坦开阔,东洞山周围的小山上均发现汉代墓葬,其中驮篮山汉墓为西汉早期某代楚王夫妇的墓葬(图一)。东洞山汉墓在山的西侧,近山脚处,1982年徐州博物馆对东洞山二号墓进行清理,并推断一号墓为西汉中期某楚王墓犤1犦。由于基本建设及取土等原因,三号墓墓道长期裸露,有被盗掘的危险,1997年7月,徐州博物馆对此墓进行抢救性发掘。一墓葬发掘情况1.墓葬结构三号墓位于一号墓南侧约十米处,墓葬中轴线与一号墓轴线基本平行,方向275度(图二)。该墓为凿山为藏的横穴式崖洞墓,由墓道、甬道两部分组成,通长32.4米(图三)。图二//东洞山M1~M3相对位置图墓道长16.5米,可分为东西两段。西段宽3.2、长12.5米,两壁随山体坡度呈弧状降低,其中南壁岩体较好,墓壁开凿完整。从其东部3米处逐渐内收,南壁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农业考古》2003年01期
农业考古

山东济南洛庄汉墓发现大型动物陪葬坑

山东济南洛庄汉墓 ,继 2 0 0 0年度清理 33座陪葬坑 ,发现编钟、编磬等惊世珍品 ,出土文物 30 0 0余件 ,获得重大学术成就 ,获得 2 0 0 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后 ,2 0 0 1年度 ,又发现大型动物陪葬坑 ,取得新的学术成果。动物陪葬坑 ,编号为洛庄汉墓第 34号陪葬坑 ,位于东墓道以南 2 1.60米处 ,北与第 10号坑相邻。该坑方向 8度 ,通道向北 ,通长 2 5 .15米。通道长 1.5 5米、宽 1.35 - 1.39米 ,辟有 5级台阶 ;在通道与主坑相接处 ,建有一排封门柱 ;主坑长 2 3.60米、宽 1.8米、深 1.9- 2米。其建造方式与第 12号、14号陪葬坑相同 ,即在汉代地表上先挖一长方形竖穴坑 ,然后于坑底四周作一周木地龙 ,在南北向木地龙之上 ,每间隔 1.15 - 1.35米左右 ,竖一立木 ,其上南北向建有横梁 ,立木与木地龙和横梁之间有榫卯结构相连 ;横梁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科技史料》2003年02期
中国科技史料

四川永兴汉墓出土染色绢分析

1993年,四川绵阳市东郊永兴发掘的一座西汉时期墓葬中,出土了一批纺织品①。此墓发掘时已遭盗挖,墓葬内进水,发掘出的织物出土时浸泡在水中。织物长期叠压呈板结状,彼此叠压紧密,最厚处可达10余厘米。织物保存相当完好,除少数边缘处外,多数可揭起,可展开,炭化程度低,色彩仍然鲜艳而且十分均匀,整幅织物基本看不到由于脆化程度不同形成的色差。织物外观平整致密,质地轻薄,可见丝绸样光泽。笔者与天津纺织工学院曹红霞等人合作,采用现代科技手段对此件出土织物样品进行了分析检测。1 出土纺织品分析检测结果1.1 出土纺织品纤维品种的判定1 1 1 纵面投影法判析对出土纺织品的样品(以下简称样品)纤维取样后,在显微镜下观察,无论其纵面投影,还是截面切片投影,均与现代蚕丝纤维投影相符。如图版壹①为出土纺织品纤维的显微镜摄像纵面投影照片;图版壹②为出土纺织品纤维的电子显微镜纵面投影照片。从两张照片上均可看出,纤维中间透明,边界清晰,除一些染料及尘土小颗粒...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淮海文汇》2016年03期
淮海文汇

徐州汉墓出土漆器研究(二)

三、基本材料研究:宏观情境分析相对于微观物质情境分析,宏观社会情境分析旨在通过文化情境层的分析方法,对收集到的基本材料进行社会文化系统内的宏观研究,以期发现局部“基体”材料背后的整体社会文化情境,它包括漆器仪式情境、漆器生活情境以及对外交流等文化语境,这些文化情境中的漆器已然成为表现社会极其文化时尚的“道具”——“这些对象因此成为群体成员身份的标志”,在“互动仪式链”视野里,徐汉漆器如同柯林斯所提出的“作为社会界限史”的“实体对象”——被拥有特权诸侯享用的漆器,因此社会及其中的个体明显被分化成两(有权/无权)部分。换言之,徐汉漆器的使用“创造新的社会界限、社会身份和群体”,在使用漆器的仪式情境中,将漆器发展为共同关注的“情感连带”的文化符号。(一)仪式情境“仪式”是柯林斯“互动仪式链”理论中的核心范畴,对该理论而言,“仪式”,即是一种意义性的社会行为活动,以此形成相互情感关注,并形成特定的社会结构关系。徐州汉墓出土的漆陶、漆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淮海文汇》2016年02期
淮海文汇

徐州汉墓出土漆器研究(一)

漆器是以漆为主材料制作的器物,包括漆工艺品。中国是世界上最早使用漆器的国度,特别在汉代,我国漆器艺术首度辉煌。传统漆器艺术是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它既是一门国粹艺术,也是一种文化载体。但目前国内汉代漆器研究主要在湖南、湖北、四川及陕西、新疆、宁夏等地,对北方汉代漆器研究甚少。一方面是因为北方气候干燥,漆器不易保存,出土也少;另一方面由于北方墓葬结构等原因,出土漆器多已损毁。这两个方面给北方汉代漆器研究带来诸多难度。江苏传统漆器艺术自古发达。汉代江苏扬州、徐州等地漆器与当时蜀郡、广汉郡以及楚国漆器齐名当朝,尤其是徐州漆器的汉文化特色明显。但一直以来,学者对徐州汉文化研究多集中在汉墓、汉画、兵马俑等领域,而对“徐器”研究略显不足,如青铜器、陶器、玉器、瓷器等,更鲜见学者对徐州汉代漆器及其文化研究。徐州是汉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两汉文化看徐州”,缺少以徐州为中心的苏北漆器文化研究,恐不能书写江苏乃至中国汉代漆艺文化。徐州汉墓漆器出土数...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