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见唐《肃明观主范元墓志》考疏

唐《肃明观主范元墓志》1999年入藏西安碑林博物馆,志文较为详细地记述了志主范元由入道至进敕为观主的进箓过程,对探讨唐代道士进阶程序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其中涉及到唐代三处著名道观及四位道教人物,或可补史之阙。志为青石质,宽59厘米,高59.5厘米,四侧线刻蔓草纹,盖佚。志文28行,满行28字,楷书,左下角字有残损。现将墓志全文移录如下,并做简单考疏,不到之处,敬请方家指正。(划“/”处为转行)唐故肃明观主范先生墓志铭并序明观道士王趋庭撰先生范氏,讳元,字全超,高都人也。因官西徙,寓居咸阳。大父真,隋泾州安/定县丞。属随室亡图,唐尧未启,开辟之际,隐沦草泽。父操,/皇朝高尚不仕,神静若谷,心高如云,贲于丘园,卑以自牧,寿越于耄,乡闾/谥为遐龄丈人,先生丈人之子也。先生昂昂真骨,肃肃灵姿,襁褓之年不/食荤血之乳,髫齓之岁而专黄老之业。属大圣天后埋玉厚地,涂金/泰山,式昭告成之礼,聿赞灵仙之福,以登封年敕度先生住东明/观,乃冠星冠,披月...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2017年06期
老年教育(长者家园)

范元英作品

~~范元英作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追求进步”:在现代中国革命中追寻个体生命的意义

对以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为信仰的延安“革命女性”的研究,作为中国现代史和中国共产党党史的重要交叉议题,历来经久不衰。在众多延安“革命女性”中,范元甄是一个广为人知的“非典型的典型”,她突出地具备了“革命女性”所具有的一般特征;而其具体的人生经历又异常的曲折而极端。本文通过对以范元甄书信日记为中心的个案研究,展示了在延安整风运动中,“革命女性”历经纠结与挣扎再造“自我”,最终全身心地投入到“组织”的怀抱,以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作为根本人生意义的具体思想变化过程。值得注意的是,以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作为根本的人生意义收获的不仅是个体生命的纠结与挣扎,同时也有来自“组织”的鼓励和慰藉,二者共同构成了延安“革命女性”独特的个体生命体验。  (本文共9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书屋》2001年06期
书屋

左倾心理病——范元甄社会性格机制的探索

李南央的文章《我有这样一个母亲》具有一种震 撼力,这是因为她如实地生动地描述了一个过去了 的时代的某种典型这种典型曾在文学作品中出现 过,最早是刘心武的《班主任》中的谢惠敏,后来是湛 容的《人到中年》中的那位“马列主义老太太”;当然 还有其他:不过只有这一次(政治人物的传记除外) 才作为真人真事出现在李南央的文章中,而且有了 淋漓尽致的刻画。范元甄的性格提供了一个极好的 例证,表明左的思想斗争的方法可以把人性压抑和 扭曲到什么程度。在当年那种政治气氛和政治教育 下,一个党员受左的影响本是自然的;问题在于范元 甄不是一般的左,而是左得出奇,左得难以理解。列 宁用过“左倾幼稚病”这个名称;范元甄的个案却不 是幼稚问题,而恐怕是心理上的不正常。但是,这又 不是纯粹心理学的问题,必须联系产生这种性格的 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情况来了解,所以我采用了 E·弗洛姆的“社会性格”这个概念。 女儿是最了解母亲的;李南央己经对她的妈妈 的性格形成作...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01年06期
《今日四川》1996年01期
今日四川

范元和他的“西南风”乡土电影

录棚的工作灯亮了,戴着一副大眼镜.,扬着浓眉的范元坐在我的面前。他开门见山地说,每个人在世上都有一种活法,我喜欢电影。对我来说,电影就是目的。不是手段,不是工具,不图利,不是为得奖而拍电影。我只想把我的镜头对准普通人,反映普通人的生活,给普通人看,和普通人产生共鸣。这样心中比较平和,能够冷静客观地,专心致志地把电影拍好。范元执导的第一部西南乡土电影《被告山杠爷),成功地塑造了一个中国偏远山村具有党性,又具有中国传统伦理精神的老支书形象,通过影片中的主人公揭示了中国正在从传统走向文明、民主和法制的这一历史大趋势。这部影片上映后引起了强烈反响,受到了各方面好评,一致认为这是一部紧贴现实生活,透视社会热点,具有深刻思想内容和强烈艺术震撼力的优秀影片。因此该片获得了94年度中国电影“金鸡奖”、“百花奖”、“华表奖”、“五个一工程”奖等各项大奖。范元拍摄的第二部“西南风”乡土电.影(吴二哥请神),仍是以大西南农村为背景,反映了贫穷山村望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戏剧》1960年40期
四川戏剧

范元速写

范元速写余文通自去岁桂子飘香的季节,我与范元偶然在"雨城"雅安初识以来,心里总是萌动着为他写点什么的念头。不久,他因他的电影处女作《被告山杠爷》杠鼎一举而声名鹊起荣获了多项国家级大奖,开掘了影视界"仅一戏而获众奖"之先河。又是桂蕊吐香的时候,就像他的一部电视片名一样,我俩《相逢在八月》。这次在果乡金堂重逢的日子里,让人感到,他未变,依旧如去岁那样,身着中性色牛仔装,外罩特灰色休闲式的中长风雨衣,着白色登山鞋,冠戴一顶"R"标记的深色牛仔帽,胸前垂挂着伴他多年艺术生涯的取景器,带着一脸稚气,站在摄影机旁"指挥若定"。由他编剧并执导的第二部电影故事片《吴二哥请神》在山水辉映的乡间开机了。开机大吉的鞭炮,唱着欢快的奏鸣曲,随声而绽开的片片纸蝶,恰似香肌玉质的花瓣扶风而下,为摄制组的演职员们构绘了一幅"落红成阵"绣绻图。《吴二哥请神》建组以来,主创人员先后出现了让人疾首蹙额的意外情况:摄影师因患突发性的胰腺炎而中途易人,偏巧新任的摄影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