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ORM1型检测在法科学中的应用研究

ORM1型检测在法科学中的应用研究谭明,苟清,侯一平,吴梅筠法医学系法医血清学教研室内容摘要作者用超薄层聚丙烯酰胺凝胶等电聚焦法(ULPAGIF)检测了人血痕中类粘蛋白(ORM1)的遗传表型,探讨了不同保存温度及保存时间对血痕中ORM1型检测结果的影响。结果表明,4℃及室温保存的血痕24周内仍能100%检出ORM1型,37℃保存的血痕12周内可以100%检出,之后检出率逐渐降低。血痕经超声波处理后1年内仍可100%检出ORM1型,而未经处理的血痕则不能全部检出。检测血清ORM1型进行亲子鉴定,共做5个案例,其中1例排除了被控父亲。关键词类粘蛋白(ORM1),表现型,血痕检验,亲子鉴定,等电聚焦人类血清类粘蛋白(orosomucoid,简称ORM),又称α_1-酸性糖蛋白(α_1-acidglycopro-tein),是人血清中一种富含糖类的酸性蛋白质,其遗传受控于两个基因座位,分别称为ORM1和ORM2 ̄[1,2],其中ORM1...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律与医学杂志》1940年20期
法律与医学杂志

33例亲子鉴定分析

33例亲子鉴定分析鲁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100039)1987~1993年,我室受理了33件亲权纠纷案的鉴定,通过使用血型检验及DNA指纹分析技术,做出了科学的结论,对此类案件的审理和民事调解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一、材料与方法33例亲子鉴定中,诉前因家庭纠纷要求鉴定的8例,诉讼中提出鉴定的离婚案19件,抚养案5件,侵犯名誉权案1件,以上各案均有1名假设父亲,另有侵犯监护权案1件,因控告医院调错婴儿而鉴定两对可疑父母,故共按34个父子对统计.常规采取各被鉴定人静脉血4ml,其中3ml用肝素抗凝作HLA-A、B分型,另1ml置室温下自然凝固,用析出血清测血清型,分离红细胞测红细胞型及红细胞酶型.本文测定的血型包括ABO、MN、Rh、P、EsD、PGM1、Gho-I、EAP、AK、ADAPGD、HP、GC、TfGm及HLA-A、B。2/3的案例检测了PGM1亚型,个别案例检测了HAB分泌型及Kidd、Buffy、Diego和Xg血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医学杂志》2017年04期
法医学杂志

亲子鉴定中46,XX性发育异常1例

1案例1.1简要案情自称父亲的男子(假定父)以给孩子落户为名,携妻子(假定母)和女儿及有效证件来本鉴定中心进行亲子鉴定。根据知情同意原则,采集血样备检。1.2检验方法1.2.1 DNA检验采用常规Chelex-100法分别提取假定父母和孩子待检血样的DNA,使用Power Plex誖21试剂盒(美国Promega公司)进行PCR复合扩增,对三人进行基因分型检测。采用AGCU Y18 STR和AGCU X12STR荧光检测试剂盒(无锡中德美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对假定父18个Y-STR基因座和12个X-STR基因座进行检测分型。以上检测均按照相关标准化操作规程手册进行。1.2.2 STR分型采用MJ Mini型扩增仪(美国BIO-RAD公司)进行PCR扩增,使用3130基因分析仪(美国ThermoFisher Scientific公司)进行毛细管电泳,运用Gene-Mapper誖ID v3.2.1软件(美国Thermo Fisher...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医学杂志》2017年04期
法医学杂志

亲子鉴定中胚胎融合嵌合体1例

1案例EX22荧光检测试剂盒(无锡中德美联技术有限公司)对父亲、母亲及孩子提取的DNA样本进行常染色体1.1简要案情STR基因座分型检测,随后采用Goldeneye誖DNA身本中心受理因孩子办理出生证明需要而进行的份鉴定系统亲子鉴定20Y试剂盒[基点认知技术(北京)有限1例,征得当事人同意,采取母亲、父亲及孩子公司]对父亲、母亲及孩子提取的DNA样本进行Y-(男孩)血样,进行STR分型实验。结果显示,孩子与父亲之间存在亲生血缘关系STR分型检测,相应的扩增体系和扩增程序参照试剂,而母亲与孩子之间不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因此进一步采集母亲口腔拭子及盒操作手册。带毛囊的毛发进行STR分型实验,母亲静脉血进行1.2.3 DNA分型染色体核型检测。询问当事人,均未曾有输血史,骨髓采用9700型PCR仪(美国AB公司)对父亲、母移植及放疗化疗史等,母亲外观正常,第二性征明显。亲及孩子提取的DNA样本进行PCR扩增,随后使用1.2检验方法310...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法医学杂志》2017年04期
法医学杂志

亲子鉴定中女性Amelogenin性别基因座异常1例

1案例1.1简要案情王某,女,28岁,要求对本人与领养孩子(女孩)之间有无亲生血缘关系进行鉴定,身份证显示王某社会性别为女,女性特征明显,据王某口述,有短暂月经史,现已停经。根据知情同意原则,采集王某与孩子的血样进行STR分型检测。因王某Amelogenin性别基因座检测结果显示其生物学性别与社会性别不符,故增加检测了王某带毛囊的毛发及口腔拭子。1.2检验方法1.2.1 DNA提取采用常规Chelex-100法[1]分别提取王某血样、带毛囊的毛发、口腔拭子及孩子血样等生物学检材DNA,采用Goldeneye誖DNA身份鉴定系统20A试剂盒[基点认知技术(北京)有限公司]进行19个常染色体STR基因座和Amelogenin性别基因座分型,MicroreaderTM29Y Direct ID System(阅微基因技术有限公司)进行29个Y-STR基因座分型,AGCU X19 STR荧光检测试剂盒(无锡中德美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进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医学与法学》2015年06期
医学与法学

我国亲子鉴定中的伦理学问题及对策

“亲子鉴定”(Paternity Test),又称“父权鉴定”,是指用医学、生物学及人类学等学科理论与技术,来判断有争议的父母与子女之间(特别是父亲与子女之间)是否存在亲生血缘关系,并作出肯定或否定结论的鉴定活动,以确定彼此的伦理和法律关系。亲子鉴定方法从古代的“滴血认亲”,逐渐发展至当前的分子生物学DNA检验的方法。亲子鉴定的检测对象,也已不再局限于直接相邻的父母与子女两代之间,对隔代个体间、旁系血亲之间、甚至其他的个体之间是否存在亲缘关系,亦可进行鉴定;亲子鉴定的检材范围,也不再限于成熟个体,使用胎胚绒毛、羊水、脐血及毛发等样本亦可进行相关鉴定。现代亲子鉴定技术的出现和应用,是人类科技史上的一项大突破,在司法实践中解决了很多纠纷和难题,从某种程度上说,它对于维护现有的婚姻关系和家庭伦理具有积极意义的。但是,由于亲子鉴定技术的特殊性,其也考量着家庭的亲情,影响着子女的合法权益,运用不当也可能会带来一系列伦理、法律、家庭及社会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