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双边投资条约争端解决中的几个问题

二战以后,由于国际直接投资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日益凸显,为了刺激投资,增强投资者投资海外的信心,尽快恢复和发展经济,各国纷纷制定各类投资法规来保护海外投资者的权益。但迄今为止,在全球及区域层面上仍未出现一个内容广泛且具有普遍适用性的国际投资法典,调整投资者与东道国关系的国际法律规则主要限于双边层面。20世纪90年代以来,双边投资条约(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ies,BITs)已构成了现行国际投资法律框架的主要支柱[1]。BITs是两个国家之间签订的旨在促进投资以及相互保护投资者的条约。自1959年前联邦德国与巴基斯坦签订了世界上第一个BIT开始,世界各国已经签订了2000多个BITs。一般来说,BITs主要涵盖了以下四个内容:投资的准入、投资的待遇原则、国有化和征收风险的保证以及投资争端的解决。相对于传统的国际经贸条约而言,BITs最为重大的改进就是嵌入了争端解决机制,争端解决机制的确立不仅可以在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双边投资条约:中国的视角

本文分为前言、本论和结论三大部分。前言主要分析研究双边投资条约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简短评述国内外关于双边投资条约的研究现状以及本文采取的研究方法、基本结构和提纲。本论包括六章。第一章作为导论,重点探讨双边投资条约的概念、特征、性质、分类及其在国际投资法中的地位和其制度和经济绩效。作者认为双边投资条约包括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和双边投资保证或保险协议和换文,虽然自由主义的国际投资制度很难从其中孕育产生,其在潜在投资者的投资决策中也不具有决定性,与国际资本的供给方向和数量的经济关联亦无法检验,但仍然是国际投资法中颇为重要的一类法律渊源。第二章讨论双边投资条约的属物效力、属人效力、属地和属时效力,结合《关于解决一国和他国国民投资争议的国际公约》、《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协定》及解决投资争议国际中心的仲裁实践和美、加等国海外投资保险制度,对中外双边投资条约的“投资”定义条款和对“投资”概念的处理方式以及由此可能引起的法律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评述,认为...  (本文共1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国际投资仲裁管辖权研究

管辖权的确立是国际仲裁庭解决投资者与国家间争端的基本依据和前提条件,而有关管辖权的种种争论也恰恰是国际法理论界与仲裁实务界不得不重点讨论的中心议题。随着中国投资者与中国政府参与国际投资仲裁实践的不断丰富,理论上必须省思仲裁管辖权的各方面问题并作出回应。本文选择以当下国际投资法律与实践的变革作为切入点,将管辖权作为贯穿整个仲裁程序的中心主线,分别从国际投资仲裁之兴起、仲裁程序之启动、仲裁管辖权之冲突、仲裁程序进行中的管辖权异议、裁决作出后的管辖权审查、投资仲裁的新发展以及中国的立场等方面进行论证,以期对国际投资仲裁的管辖权问题进行全方位、体系化的思考。除引言与结论外,全文共分七章,总计28万余字。引言部分是对开题报告的概括与整合,系在尚未进入主题分析之前,对研究对象、研究目的及意义、国内外研究现状、选题理由、研究方法及创新等问题作出说明,以期提挈全文。正文第一章题为“国际投资仲裁管辖权的界定问题”,本章先设一节,就国际投资仲裁在和...  (本文共3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国际投资条约之保护伞条款研究

近年来,伴随着国际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一体化的发展,国际直接投资发展迅速,外国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的国际投资争端的数量也呈现日益上升的趋势,并且投资争端的趋势也从以往的“政治性争端”逐渐向“管理性争端”转变。“保护伞条款”作为发达国家为保护投资者利益而创设的投资保护条款,经历了全面无条件到限制性适用再到相对限制性适用的演变。从创设之初单纯强调对投资者进行全方位的保护,到在保护投资者与维护东道国权益之间寻求平衡,“保护伞条款”在投资争端解决机制上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种将违反东道国一投资者间投资合同的行为上升到违反条约的层面予以解决投资争端的方法。国际仲裁庭在解决“保护伞条款”的适用问题时面临的难题在于如何处理投资者依投资合同提起的合同之诉与依投资条约提出的条约之诉的关系问题以及如何确定仲裁管辖权。目前,国际仲裁实践中对“保护伞条款”的适用仍未形成统一意见,个案分析情况表明仲裁实践中表现出严重偏袒外国投资者的倾向,主要在于对投资条约中“保...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论双边投资条约中的“岔路口条款”

外国投资者在有关投资争端产生后,必须在东道国国内法院和国际仲裁之间作出选择,一旦选择,即为终局。无论东道国国内法院所作判决结果如何,都不得再寻求国际仲裁;反之,投资者如果选择了国际仲裁,则不论国际仲裁结果如何,都不得再向东道国国内法院寻求救济。此类条款被称之为“岔路口条款”。频繁出现在双边投资条约中的岔路口条款是国际投资实践的结果,是协调发展中国家坚持用尽当地救济和发达国家主张国际仲裁的产物。随着国际投资自由化的发展,一国资本输出国和资本输入国的身份日趋重叠。由于双边投资条约具有相互性,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开始站在兼顾东道国国家利益和海外投资者个人利益的新视角看待双边投资条约的保护作用,由此决定了岔路口条款的发展趋势也必然是追求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平衡。国际仲裁庭主要依据“当事人相同+诉因相同”来判断提交国内程序和国际仲裁的争端是否是“同一争端”。这种对触发岔路口条款的条件的从严解释使得岔路口条款在实践中形同虚设、有名无实,几...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对外贸易》2017年10期
中国对外贸易

完善国际仲裁 助力“一带一路”倡议落实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加快推进,营造好良好的司法环境和仲裁环境是当前中国仲裁法律界普遍关注的重要课题。每年9月举办的中国仲裁周是中国仲裁领域的年度盛会。在今年召开的2017中国仲裁高峰论坛上,与会人士结合国际仲裁的先进理念和做法,从中国仲裁实践出发,以“一带一路”倡议、中国企业“走出去”为背景,就国际仲裁领域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施工企业管理》2016年12期
施工企业管理

国际仲裁的一般程序及注意事项

国际工程仲裁案件具有一般国际商事仲裁案件的灵活性以及受制于仲裁地法律的特点,当事人在进行国际仲裁时应注意了解仲裁地的强制性程序要求以及相对应的民事诉讼要求。国际建设工程项目历来素有技术性复杂、建设周期长、耗资大等的特点。相应地,有关工程质量、工期以及费用等问题也一直引发各种争议。本着契约自由的精神,合同当事人可以协议选择诉讼或者仲裁作为最终争议解决途径。在“走出去”的大背景下,不难发现,由于项目所在国属于国际工程的需求方与业主方,作为承包商的中国企业在谈判与博弈过程中很难强势地将仲裁地点约定为境内,尤其在欧洲、北美等较为发达的国家及地区。出于公平原则,国际工程一般约定为第三国仲裁,如新加坡、伦敦、斯德哥尔摩等等。而境外仲裁与境内仲裁及诉讼在程序上存在一定的差异。国际仲裁一般程序国际仲裁受制于仲裁地的强制性程序要求以及仲裁地法院的干涉(Intervention)。以英国仲裁为例,1996年仲裁法案规定的部分条款为强制性规定,当事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