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双边投资条约争端解决中的几个问题

二战以后,由于国际直接投资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地位日益凸显,为了刺激投资,增强投资者投资海外的信心,尽快恢复和发展经济,各国纷纷制定各类投资法规来保护海外投资者的权益。但迄今为止,在全球及区域层面上仍未出现一个内容广泛且具有普遍适用性的国际投资法典,调整投资者与东道国关系的国际法律规则主要限于双边层面。20世纪90年代以来,双边投资条约(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ies,BITs)已构成了现行国际投资法律框架的主要支柱[1]。BITs是两个国家之间签订的旨在促进投资以及相互保护投资者的条约。自1959年前联邦德国与巴基斯坦签订了世界上第一个BIT开始,世界各国已经签订了2000多个BITs。一般来说,BITs主要涵盖了以下四个内容:投资的准入、投资的待遇原则、国有化和征收风险的保证以及投资争端的解决。相对于传统的国际经贸条约而言,BITs最为重大的改进就是嵌入了争端解决机制,争端解决机制的确立不仅可以在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双边投资条约:中国的视角

本文分为前言、本论和结论三大部分。前言主要分析研究双边投资条约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简短评述国内外关于双边投资条约的研究现状以及本文采取的研究方法、基本结构和提纲。本论包括六章。第一章作为导论,重点探讨双边投资条约的概念、特征、性质、分类及其在国际投资法中的地位和其制度和经济绩效。作者认为双边投资条约包括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和双边投资保证或保险协议和换文,虽然自由主义的国际投资制度很难从其中孕育产生,其在潜在投资者的投资决策中也不具有决定性,与国际资本的供给方向和数量的经济关联亦无法检验,但仍然是国际投资法中颇为重要的一类法律渊源。第二章讨论双边投资条约的属物效力、属人效力、属地和属时效力,结合《关于解决一国和他国国民投资争议的国际公约》、《多边投资担保机构协定》及解决投资争议国际中心的仲裁实践和美、加等国海外投资保险制度,对中外双边投资条约的“投资”定义条款和对“投资”概念的处理方式以及由此可能引起的法律问题进行了分析和评述,认为...  (本文共1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国际投资仲裁管辖权研究

管辖权的确立是国际仲裁庭解决投资者与国家间争端的基本依据和前提条件,而有关管辖权的种种争论也恰恰是国际法理论界与仲裁实务界不得不重点讨论的中心议题。随着中国投资者与中国政府参与国际投资仲裁实践的不断丰富,理论上必须省思仲裁管辖权的各方面问题并作出回应。本文选择以当下国际投资法律与实践的变革作为切入点,将管辖权作为贯穿整个仲裁程序的中心主线,分别从国际投资仲裁之兴起、仲裁程序之启动、仲裁管辖权之冲突、仲裁程序进行中的管辖权异议、裁决作出后的管辖权审查、投资仲裁的新发展以及中国的立场等方面进行论证,以期对国际投资仲裁的管辖权问题进行全方位、体系化的思考。除引言与结论外,全文共分七章,总计28万余字。引言部分是对开题报告的概括与整合,系在尚未进入主题分析之前,对研究对象、研究目的及意义、国内外研究现状、选题理由、研究方法及创新等问题作出说明,以期提挈全文。正文第一章题为“国际投资仲裁管辖权的界定问题”,本章先设一节,就国际投资仲裁在和...  (本文共3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国际投资条约之保护伞条款研究

近年来,伴随着国际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一体化的发展,国际直接投资发展迅速,外国投资者与东道国之间的国际投资争端的数量也呈现日益上升的趋势,并且投资争端的趋势也从以往的“政治性争端”逐渐向“管理性争端”转变。“保护伞条款”作为发达国家为保护投资者利益而创设的投资保护条款,经历了全面无条件到限制性适用再到相对限制性适用的演变。从创设之初单纯强调对投资者进行全方位的保护,到在保护投资者与维护东道国权益之间寻求平衡,“保护伞条款”在投资争端解决机制上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种将违反东道国一投资者间投资合同的行为上升到违反条约的层面予以解决投资争端的方法。国际仲裁庭在解决“保护伞条款”的适用问题时面临的难题在于如何处理投资者依投资合同提起的合同之诉与依投资条约提出的条约之诉的关系问题以及如何确定仲裁管辖权。目前,国际仲裁实践中对“保护伞条款”的适用仍未形成统一意见,个案分析情况表明仲裁实践中表现出严重偏袒外国投资者的倾向,主要在于对投资条约中“保...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国际投资法中的根本安全利益例外条款研究

保护国家根本安全利益的权利作为条约承诺的例外,已经在条约实践中建立起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经合组织OECD)投资协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投资协议、一些双边投资条约和国际协定中都列入了明确的例外或排除性条款,以确保国家为了根本安全利益而采取行动。尽管国家加入了某一条约,但条约中的承诺不能阻止国家为了根本安全利益而采取措施。在国际投资立法中,关于根本安全利益例外的条款有多常见?他们的范围是什么?是如何来处理根本安全利益例外条款的?国家是否有权自行适用这些根本安全利益例外条款,即国家是否可以自行判定?在根本安全利益例外条款问题上是否有相应的习惯国际法?国际仲裁庭是如何解读根本安全利益例外条款的?中国对根本安全利益例外条款该如何把握?等等...  (本文共1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中国海外投资发展战略法律构建研究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虽然国际贸易与投资在一些市场出现不同程度的收缩,但总体上呈现出发展的趋势。伴随全球经济逐步复苏的态势,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应把握好此次全球经济布局调整的机会拟定对外发展战略。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需要应对更为复杂多变的国际政治经济态势和更大的国内民生压力。在国际经济层面,中国通过加入WTO以国际贸易的方式迅速将建国以来积攒的人口红利、资源红利转化为资本和技术,必然需要大力发展海外投资以转变经济增长方式、革新产业结构,实现资本红利和技术红利;从国际政治层面考量,中国自我认知与国际社会不同层次国家对中国崛起的认知间具有微妙差异,唯有以发展为导向,强调长期利益和长远布局的战略性安排方可弥合中国自身角色和国际预期的多重需求。脱胎于“走出去”战略的海外投资发展战略应运而生。通过积极参与国际机制中“共同规则”的制定,可以更好地塑造我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合作性权力”。海外投资发展战略的促进和实现,有必要通过整...  (本文共21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