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余光中诗歌的祖国情结

在台湾现代诗坛上 ,余光中是一位几十年耕耘不辍、具有很大影响和很高成就的大诗人 ,从 2 0世纪 5 0年代初到 90年代 ,他的诗歌创作道路经历了由古典到现代 ,再到二者融合的风格转变过程。 195 3年 ,余光中与覃子豪等创立蓝星诗社以后 ,特别是他 195 8年赴美国爱荷华大学留学以后 ,其诗歌创作明显地受到了西方浪漫主义和现代派的影响。对余光中来说 ,他在中西诗歌方面都有着丰厚的学养 ,在寻找言说方式的过程中 ,他很快就形成了以现代诗歌的语言技巧表达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独特风格。可以说 ,贯穿于余光中全部诗作的一根思想情感线索就是他的祖国情结。经进积淀 ,这一情结具体表现为对大陆山川风物的怀念 ,对故土亲人与少年生活情感的回忆 ,对中华民族灿烂悠久的历史与文化的自豪感 ,对台湾与大陆两岸对峙、骨肉分离的忧愁。一、大陆情结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 ,192 8年出生于南京 ,童年、少年时代是在动荡的岁月里度过的。抗战时随母亲流寓四...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09年24期
青年文学家

近十年余光中诗歌研究综述

被称为台湾现代“扛鼎诗人”的余光中,是个复杂而多变的诗人,他变化的轨迹基本上可以说是台湾整个诗坛三十多年来的一个走向,即先西化后回归。从诗歌艺术上看,余光中是个“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诗人”。他先从传统的格律束缚中挣扎出来,又回到传统的继承之中;他曾是新诗“现代”化的前卫者,而后又潜心学习中国古诗和民歌。而这些创作经历,都体现在他著有的《舟子的悲歌》、《莲的联想》、《蓝色的羽毛》等十余种诗集中。一、诗歌传统与现代的研究余光中虽身处现代中国,被称为艺术上的“多妻主义者”,但其一生所钟爱的正妻是中国传统文化。以《莲的联想》为转折点,诗人进入他创作的新古典主义时期。这些研究有的针对余光中对某个具体古代诗人的传承与创新。徐学[1]通过余光中《从象牙塔到白玉楼》系统分析余光中对李贺的评说借鉴和改造。黄维樑[2]写到余光中提出反传统不如利用传统,在以唐诗为主的中国传统诗歌基础上,创作了丰富杰出的现代诗,同时他认为“余光中对屈原是推崇的”。[3]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两岸关系》2002年09期
两岸关系

“冷面笑匠”余光中

着髓妙彰起台湾文豪余光中,他的作品你一定很熟悉。俗话说文如其人,生活中的余光中不仅机敏睿智还很幽默风趣呢。”人面不知何处去” 常言道,一句话说得人哭,一句话说得人笑。可见说什么话,怎么说话,里面大有学问。余光中就有这样的本事,遇到尴尬的场面,他轻松地说上几句,马上就能活跃气氛。 有一次,余光中应邀参加一个文艺奖的颁奖活动,他担任了召集人的重要角色,在场的都是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和新闻媒体记者。主持人请余光中上台讲话时,他走到给他预备的麦克风前,却发现一只巨型的花蓝挡在前面。余光中个子不高,台下观众只见花篮不见人,场面着实有些尴尬。工作人员一看不妙,忙上台把花篮移走。显然,这是个令人不愉快的插曲。眼见场内观众哗然,余光中撇开讲稿,从容地加了段开场白:,’’人面不知何处去’,有唐诗为证。我就从崔护的名句开始吧。”全场笑声响起,随即掌声一片,高度紧张的工作人员这才放下心来, 余光中著作等身,名扬两岸。他把他的诗作、散文、评论、翻译称为自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书屋》2002年03期
书屋

永远的精神家人——余光中与凡高

余光中是大诗人,也是杰出的诗论家,一生读诗、写诗、教诗、论诗、编诗、译诗,为此,他当然要日复一日地吞食咀嚼大量的诗歌和各种艺术理论。然而,他更加喜爱传记,尤其是艺术家的传记。他曾告诫诗人说:“诗人们如果能多读生命,少读诗,或者多读诗,少读理论,或者读理论而不迷信理论,那就是创作的幸福了。”多读生命,尤其是卓越的超越时空的艺术生命,大多数人只能借助间接经验,特别是通过阅读艺术家的传记而接近他们。余光中就是一个艺术家传记的爱好者。八十年代,他在散文中吐露心声:退休后,要“做一个退隐的译者,把格列柯、劳特累克、透纳等画家的传记一一译出”。一、初译《凡高传》 在琳琳琅琅的艺术家群星中,余光中最钟情于凡高。在余光中的精神地图上,法国南部的小镇阿罗和圣瑞米长久占据着醒目的位置,这两个小镇是印象派画家凡高艺术生命灿烂焕发之处。余光中多次这样说:凡高是我的第二自我。百年前一个异国画家,为何能让当代大诗人如此倾倒并且引为知己,这还得从《凡高传》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屋》2002年03期
《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2年04期
十堰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漂泊离散与文化认同——余光中在美期间散文创作特质考察

散文创作是余光中“四度空间”之一维。它以独特的姿态在散文史上熠熠发光。有论者认为:“余氏以其抒情彩笔,纵横捭阖,缔造了一个中西古今交融的散文新天地。在20世纪中国作家中,大概无人能出其右。”[1](P6)这里说的“中西古今交融”,不仅点出余光中的知识背景与精神资源,同时也道出余的散文文本成了这不同文化意识力量斗争与调和的场所。余在美期间的创作最直接地体现了这种斗争与调和。随着战后第三世界涌入发达国家的移民大潮,余光中于1958-1959、1964-1966、1969-1971年先后3次赴美进修讲学,成了漂泊离散(Diaspora)的一名作家。作为一个有着深厚中华文化背景的知识分子,在强势凌厉的西方文化的冲击下,经历了因移民衍生的种种问题,有着与漂泊离散移民类似的生命体验与文化认知,本文将余光中在美期间散文创作纳入漂泊离散理论观照视野,认为余在生活经验层面上寻找自我归宿、在东西方文化对立中进行文化思索、在异国主流文化中确立文化归属...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台声》2002年05期
台声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回乡扫墓

2002年清明节这天上午,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余光中,终于踏上了故乡———武进市漕桥镇,终于站在了芳草萋萋的亲人的坟头。他和妻子范我存恭恭敬敬地点燃了三炷香,青烟袅袅,犹如游子的乡思缕缕。抬头,远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台声》2002年05期
《师范教育》2002年12期
师范教育

余光中:千里漂泊的乡愁

胡老师:同学们,大家好!九月份,我们文学社“名家大家谈”栏目聚焦的是台湾作家余光中,下面就请同学们先来谈谈你们所了解的余光中。赵叶:余光中,祖籍福建永春,1928年生于江苏南京,在紫金山下夫子庙旁生活了近十年。抗战爆发后,在日军南京大屠杀时,与母亲不得不逃离南京,几经周折,辗转越南,才逃到四川重庆,在嘉陵江水和巴山野风中继续着他的学业。1946年抗战胜利,和家人又返回了南京,并考入金陵大学。1949年离开南京到台湾。汪晓燕:余光中从小喜爱读书,在大陆生活的21年里,尽管条件艰苦,时局动荡,但即便在逃难途中也从未间断过学习。胡老师:余光中的童年是在四川乡下度过的,正值抗战,尽管贫于物质,却富于自然,裕于时光,使得稚小的他亲近山水,涵泳中国文学,他的中文和英文底子就是在那几年打结实的。所以一提到童年,余光中总是心存感激。王珏:余光中1949年到台湾后,转入了台湾大学外文系,成绩出色令人注目。1952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不得的古文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