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试论“浙江潮”与“五四”文学运动

20世纪对于中国文学而言,是一个辉煌灿烂的世纪。在中国现当代文学百年的航程中,于世纪之初涌动的文学“浙江潮”无疑是其中最为壮观的景象之一。著名中国现代文学史家严家炎先生曾以“群星灿烂”来形容“浙江潮”的文学现象:“如果说五四时期文学的天空群星灿烂,那么,浙江上空的星星特别多,特别明亮”。① 文学 “浙江潮”得名于同名杂志 《浙江潮》,该杂志由浙江留日学生同乡会于 1912年 10月创办于日本东京。按该刊“发刊词”的说法,创办该刊物的动机是“以其爱国之泪组织而为浙江潮”,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因此,《浙江潮》并不是一个纯粹的文学杂志,把它作为“文学潮”的象征,也许有些勉强,然而,《浙江潮》的的确确因为一大批文人学士的加盟而壮阔了声势。鲁迅的第一篇文学译作《斯巴达之魂》就发表在这个刊物上,另外从其间走出的象周作人、许寿棠(从第四期起任该刊主编)、蒋百里等人日后都成为中国新文学的干将,这从一个方面说明了该刊同文学的相关意义...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浙江学刊》2000年06期
浙江学刊

“浙江潮”与“五四”新文学运动

“文化之邦”的浙江 ,素来以其积淀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而为国人称道。但就文学而论 ,20世纪初汇聚的震惊全国的新文学“浙江潮”无疑是它最辉煌的部分。在这一称之为中国新文学的开创时期 ,一大批浙江作家冲出越地 ,走向全国 ,成为建构中国新文学大厦的重要支柱 ,不但在浙江文学史上是空前的 ,即便在中国新文学史上也形成一大“奇观”。著名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专家严家炎先生曾慨乎言之 :“如果说五四时期文学的天空群星灿烂 ,那么 ,浙江上空的星星特别多 ,特别明亮。这种突出的文学现象实在很值得研究者去思考和探讨。”〔1〕的确 ,“五四”时期浙江文学的壮观景象 ,为一部浙江文学史叙写了最鲜亮夺目的一页 ,它是浙江作家对中国文学作出的一次重大建树 ,也是勇为天下先的“浙江精神”在文学领域里一次最生动的张扬 ,其为浙江乃至中国文学提供的历史经验 ,实在值得后人细细总结与思考。一、“浙江潮”的涌动与“五四”文学革命在中国20世纪文学层面上 ,世纪之初的...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在冲突中演变、在融合中超越——论“五四”文学观念的整合

“五四”文学革撇中国传统文学发生了划时代的变革,开创了中国文学历史走向现代化的历程,“五四”新文学的现代转型最深刻与重要的是促进了文学观念的全面更新与整合。“五四”是一个中外文学观念全面撞击的时代,这时的各种文学观念既有纷繁复杂的一面,又有和谐沟通的一面。“五四”的先驱们以开阔的胸襟引进国外的各种文学思潮,在传统文学观念和酉方文学观念之间做艰难的选择与吸收,提出了复杂多样的文学观念,这些文学观念既对立统一,又多元互补,在不断的碰撞与融合中完成了“五四”文学观念的整合。在今天改革开放的新形势下,中外文学观念之间的相互交流,相互影响更加频繁,如何认识和处理各种文学观念的冲突与融合就显得十分迫切和必要,因此,探讨“五四”文学观念的整合不仅具有文学史的意义,更有着现实的理论价值,能为新世纪文学观念的更新提供一定的参照。一、整合的含义。“整合”一词原是地理学上的一个术语,后来“整合”一词被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所借用,以说明社会发展或文化发展...  (本文共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云南社会科学》2005年02期
云南社会科学

启蒙与同情——“五四”文学中“我”与贫弱者关系的一种透视

一鲁迅在1933年3月5日写的《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一文中说:“自然,做起小说来,总不免自己有些主张的。例如,说到‘为什么’做起小说罢,我仍抱着十多年前的‘启蒙主义’,以为是‘为人生’,而且要改良这人生。”启蒙主义不仅是鲁迅创作一贯坚守的信念,也是现代文学前10年许多作家对自己创作的自觉追求与定位,这一点突出地体现在“五四”10年文学的诸多作品中。不管是人生写实派,还是主观抒情派,作者在创作思想和创作理念上都自觉或不自觉地承续了“五四”思想启蒙运动的精神,在创作中书写着他们或浓或淡的启蒙意识,表达着一个现代作家对于“人”的现代理解。可以说,启蒙是“五四”10年文学的流行色,也是这一时期文学所要表现的重大主题。在作家们眼中,启蒙主题总是与“病态社会的不幸的人们”[1](P511)密切相关。在作品中,这“不幸的人们”总是社会最下层的贫弱者。社会的“病态”与作者所接受的现代人道、民主理想不无关系,正是受这种思想所支配,作者眼中的社会才会...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海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参与彰显价值——钱玄同与“五四”文学语言建设

文学史研究一般更看重首倡者的贡献,所谓首倡表现有二:其一观点树立最早,其二最具有开创意义,事实上做一个称职的参与者也并非易事。“五四”时期汉语的发展面临着多种选择,采用世界语、推广拼音化、还是坚守汉语的独特之美?在这令人眼花缭乱的语言尝试中,钱玄同是最为积极的参与者之一。钱玄同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在语言观念上一向取激进的态度,不过细读相关文献,我们便会发现他在汉字革命与文学语言建设之间是有所区分的。钱玄同说他是一个彻底的功利主义者,汉字革命不妨激进,而“五四”文学语言建设则需坚持开放、兼容的原则。换句话说,他并不像世人通常所诟病的那样要全盘否定汉语的存在价值。与国语运动相结合是“五四”文学语言建设的一项重要策略。“国语的文学,文学的国语”以其开放的姿态,为一种新的文学语言的定型整合了国语建设的资源。钱玄同是国语运动的健将,他热情地回应了胡适、周作人等的语言主张,并在某些方面进行了重要的引申和发挥。一开放与兼容正确评价钱玄同对于“五四...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沧州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04期
沧州师范专科学校学报

“五四”文学审美心理研究

一、个体感性:“五四”作为一个美学时代如果说“五四”美学理论家主要是将自己的学术基础立定于赶超西方近现代美学,以追求美学思想与西方的同步,反对卫道宣道型封建美学,试图建立以“人”为中心的现代美学系统;那么“五四”作家的审美选择与这一趋向是一致的,“五四”作家的美学观念在理论以及创作上的成型标示了一个美学的新时代──感性论、个体论美学时代的到来。胡适在总结“五四”文学革命时说:文学革命有两个作战口号:第一个是要建立“活的文学”,这是胡适和陈独秀提出的;第二个是要建立“人的文学”,这是周作人提出的。如果胡适的概括不错,我们研讨“五四”作家的审美观念就不能不首先谈到胡适和周作人。以往,研究者基本认为“五四”作家的美学观念属于功利主义一派。但是综合考察“五四”时代的整体的美学氛围我们就会发现功利主义美学并不占据主导的地位。胡适、周作人等的美学观念也不像我们过去所普遍认为的那样功利主义。如胡适,他在《文学改良刍议》一文中认为文学改良须从八...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