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解构我国保险法的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

我国保险立法基于国情考虑,对保险人的说明义务作出了开创性的规定,其先进性毋庸置疑,但理论界对该规定的现实意义、理论基础却鲜有系统论述,而且由于立法上的粗陋,实践中也存在不少问题。笔者从一渔村人寿保险纠纷引发对该制度的思考,结合审判实践,拟在本文针对我国立法规定,围绕保险人说明义务的相关法律问题加以分析,以期对保险制度的运作和保险立法的完善有所裨益。一、建立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的现实基础视角1:司法实践的角度近几年来,各地法院受理的保险纠纷案件大幅度上升,其中争议较多的是保险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即保险人不履行法律规定的说明义务而产生的纠纷。究其成因,主要是:⑴现行保险法对保险人说明义务的规定过于原则、粗糙,缺乏可操作性;⑵保险人作为专业的机构,未在主观上对自己法定的说明义务的履行以及履行的方式和内容等给予高度的重视。通过调查发现,舟山市各家保险公司主观上均认为只要投保人在保险单上亲笔签名,投保单上又载明了有关提示和说明的内容,即认为履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年03期
浙江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对我国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的反思和重构——兼评新《保险法》第17条

一、问题的提出1995年,伴随着保险业的快速发展,我国制定并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旧《保险法》)。该法第16条和第17条分别规定:“订立保险合同,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2002年,旧《保险法》修正时,上述法律条文被重新安排为第17条和第18条,但在文字表述上未作修改。2009年10月1日,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以下简称新《保险法》)正式实施。该法第17条在上述内容的基础上作出了更为集中和细化的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保险法上告知义务制度研究

保险法上的告知义务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前者包括整个保险合同有效期间的告知,含危险增加通知义务,后者仅指合同订立时的告知。本文采用的是狭义的告知义务概念,并区别于保险人的说明义务。保险合同是最大善意合同,保险人决定承保和估计费率以前,虽进行一定调查,但仍有赖于对保险客体之具体状况最为熟悉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提供有关危险之资料,以便正确估计危险,进而健全保险之经营发展,由告知义务履行在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间引起的纠纷层出不穷。因此,告知义务无疑是保险法上特有且极具重要性之制度。各国保险法把告知义务作为一项法定义务加以规定,但其内容不尽相同。我国《保险法》第17条对此分5款作了规定,但依据法理并参考国外立法例来看,仍有待完善,如:是否采取询问告知主义仅从用语上看并不明确;告知义务主体是否仅限于法条明文的投保人;履行告知义务的范围如何界定;保险人是否可因投保人违反告知义务随时行使解除权而无限期,凡此种种,皆需明了。本文拟从具体制度背后隐藏的价...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保险人说明义务研究

保险人的说明义务,是保险法的一个较新而又独特的制度,乃保险业合理营运之制度基石;没有科学而又合理的说明义务制度之建构,就不可能有保险业的稳健经营与有序发展。与此同时,说明义务也是保险实务与理论中的一个易引起争议而又难以为人理解的规则。何谓说明义务?说明义务的立法依据是什么?如何判定说明义务?我国现行立法的规定是否合理?带着这些疑问,本人选择了保险人的说明义务这一论题作为自己的硕士学位论文选题。本论文运用比较研究、理论联系实际等方法对保险人的说明义务作了较为全面深刻的研究。第一部分:保险市场现状的考察。笔者通过对我国保险市场现状的考察,发现保险市场存在着诸多突出问题。比如,保险交易的格式化,导致投保人被迫接受不公平条款;投保人告知义务苛刻;保险人说明义务流于形式;投保人理赔困难等等。对这些现状的调查,直接启发了笔者对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重构的设想。第二部分:保险人说明义务的界定。说明义务是指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就保险合同条款向投...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安政治学院学报》2015年05期
西安政治学院学报

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法理基础

党的十八大报告旗帜鲜明地指出,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习近平同志主持中央军委工作以来,更是站在实现强军梦的战略高度,提出军队坚决听党指挥是强军之魂,并强调要把听党指挥作为军队建设的首要,确保部队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1997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颁布的《国防法》第19条则以国家基本法律的形式,对我国的武装力量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作了明文规定。因此,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既是人民军队建设发展的最高政治原则,也是由我国基本法律所确定的一项基本的法律制度。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以及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时代背景下,科学阐释和准确把握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法理基础,对于运用法律武器与“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潮和错误主张作坚决斗争,增强人民军队和革命军人听党指挥的高度自觉性和坚定性,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一、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合乎法律的公理性原则要求按照中外法学理论的基本观点,公理性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年04期
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我国弱势群体的救助方略

弱势群体是伴随着人类社会而产生和发展的一个相对性群体。弱势群体的存在,是每一个社会的共相,也是不可避免的。在我国,关于弱势群体的研究是从1998年开始逐渐热闹起来的。目前,弱势群体作为在我国普遍存在的一个社会现象,逐渐引起了包括社会学界、经济学界、政治学界和法学界等理论界的广泛关注,成为热点研究问题之一。笔者对此也发表管见,以期我国弱势群体地位能得到有效改善,充分实现社会和谐。一、弱势群体的界定对于弱势群体的研究,一个基础性的前提是弱势群体的界定问题。对象是一切问题的起点,理论命题的展开依赖于清晰的概念界定。(一)弱势群体的内涵对于什么是弱势群体,专家学者们提出了许多不同的观点。目前,学界对弱势群体概念的界定及其内涵外延的梳理主要存在如下问题:一是对弱势群体这一概念是否成立存在争议。有学者认为:“不承认弱势群体的存在,我们就不能正视现实;而不能正视现实,也就不能产生出正确的政策来。”[1]但也有学者认为:“弱势群体这个概念的强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河北法学》2015年10期
河北法学

患者权益保护的法理基础与制度保障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北京100720)患者权益问题是近些年中国社会一个极为突出的问题,有关医患关系、医患纠纷、医患矛盾的案例不断出现,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患者权益的法理基础是什么?在患者权益保护方面,国际文件和国内法上有哪些制度规定和保障?在患者权益遭受侵害后,通过什么样的渠道可以使患者权益得到救济?等等,这些问题是研究患者权益及其保护的基础性工作。本文就以上问题进行一些分析。一、患者权益保护的法理基础:患者权益保护是人权保护的重要内容探讨患者权益保护或患者权益的法理基础,应该归到人权保护这样一个指向上去。也即患者权益保护是人权保护的重要内容。如果要谈法理基础,只能从这个角度去深入。因为,人权保护是一个非常大的、重要的领域。无论是从国际文件、国际法律的角度,还是从国内法律的角度,都可以从人权保护这个角度得到一些说明。从国际文件、国际法的角度来讲,《世界人权宣言》是探讨患者权益保护的一个权威性文件。患者权益保护或者患者权益,...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