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解构我国保险法的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

我国保险立法基于国情考虑,对保险人的说明义务作出了开创性的规定,其先进性毋庸置疑,但理论界对该规定的现实意义、理论基础却鲜有系统论述,而且由于立法上的粗陋,实践中也存在不少问题。笔者从一渔村人寿保险纠纷引发对该制度的思考,结合审判实践,拟在本文针对我国立法规定,围绕保险人说明义务的相关法律问题加以分析,以期对保险制度的运作和保险立法的完善有所裨益。一、建立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的现实基础视角1:司法实践的角度近几年来,各地法院受理的保险纠纷案件大幅度上升,其中争议较多的是保险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即保险人不履行法律规定的说明义务而产生的纠纷。究其成因,主要是:⑴现行保险法对保险人说明义务的规定过于原则、粗糙,缺乏可操作性;⑵保险人作为专业的机构,未在主观上对自己法定的说明义务的履行以及履行的方式和内容等给予高度的重视。通过调查发现,舟山市各家保险公司主观上均认为只要投保人在保险单上亲笔签名,投保单上又载明了有关提示和说明的内容,即认为履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湖北社会科学》2013年10期
湖北社会科学

保险人说明范围的再思考——兼评《保险法司法解释(二)》(征求意见稿)第10条

一、保险人说明范围的研究现状自我国1995年保险法中确立保险人说明义务制度之时起,在保险人说明义务的履行方面就形成了所谓的“分别机制”[1](p285),即对“保险合同的条款”的一般说明义务和对“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2009年保险法修订时在总体上仍沿袭了这种“分别机制”,只是一般说明义务的对象改为“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明确说明义务的对象改为“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同时还增加规定了保险人在明确说明前的显著提示义务和明确说明义务的履行方式。但此次立法修改仍未完全解决一直存在的争议问题,其中之一即为保险人说明范围的确定:一方面由于一般说明义务的说明对象为“格式条款”,使保险人应为一般说明的范围过于宽泛又无违反后果而形同虚设;另一方面因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范围模糊不清,加上“说明”与“明确说明”语义的相同性,使从区分说明程度上凸显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重要性的立法意图根本无法实现。保险立法上由“免责条款”到“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东南司法评论》2015年00期
东南司法评论

保险人说明义务的效力认定与规则构造

引言保险人是否履行、如何履行说明义务?是保险交易中最为突出的问题,也是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审理中最具争议性的问题。作为我国保险立法上的“创新之 举”,保险人说明制度在其建立之初便面临理论界的众多质疑,有学者甚至主 张废除该制度。在司法实奪中,围绕保险人说明义务的边界、说明方式及认定标准等问题,亦存在大量争议。2013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保险法解释二》)施行后,这些争议和分歧仍未得到有效的解决。这些争议的出现,一方面,是由于保险立法对保险人说明义务确立的标准过高,导致保险人说明义务在实践中流于形式;另一方面,不同的司法机关和司法解释对立法本意、认定标准的理解不尽一致,①造成司法实践中认定标准不统一,相似案件产生相反的判决。可见,明确保险人说明义务的履行方式、范围、标准以及程度,是司法在保险合同领域实现纠纷解决功能的基本前提,也是其平等保护合同双方当事人的利益,维护保险...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保险研究》2014年01期
保险研究

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对象扩张解释之检讨——评《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11条第2款

一、问题的提出《保险法司法解释(二)》第11条第2款规定,保险人应当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负担明确说明义务。①质言之,就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对象而言,最高人民法院解释为三项,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与法律后果。由保险人对免除其责任条款的概念与内容作出明确说明殆无疑义,盖因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与内容属于保险产品信息之范畴,保险人较投保人而言享有信息优势,故为解决保险商品的信息不对称问题[1],有必要使保险人在其信息优势范围内对投保人负担明确说明义务。不过从该司法解释第11条第2款的规范内容来看,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对象不仅包括概念与内容,还包括法律后果。然而从《保险法》新旧条文对比来看,明确说明义务的对象均为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内容:1995年《保险法》第16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保险合同的条款内容”。第17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金融教学与研究》1960年20期
金融教学与研究

规范保险人行为 促进保险业健康发展──谈我国《保险法》对保险人行为的若干规定

规范保险人行为 促进保险业健康发展──谈我国《保险法》对保险人行为的若干规定田宝良,王正跃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保险业有了长足发展。据有关资料,保险由中国人民保险公司独家经营增加到26家,保险费收入由1986年的52.5亿元增加到1993年底的540亿元,平均增长率132.65%;保险险种由1986年的90多种增加到1993年的400多种;承保的责任金额由1986年的9114亿元增加到1993年的86013亿元。可以说我国保险业已得到了迅速发展,保险业竞争也将日益加剧。面对着越来越多的保险人,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保险险种,面临着越来越高的保险金额,如何规范保险人的行为,如何保护投保人、被保险人合法权益,如何保证我国保险业健康发展等一系列问题,已成为金融监督管理机关、整个社会日益关注的重要问题。我国1995年颁布和实施的《保险法》为这些问题的妥善解决提供了法律依据。一、规定了保险人的设立、变更、解散和清算等若干事项1.关于入市问题。《保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论保险法上保险人的说明义务

限于我国保险法的发展阶段,保险公司经营缺乏规范,而国民保险意识和保险知识又整体欠缺,因此我国确定的立法指导思想就是强化保险人对保险条款的解释。在此指导思想下,我国保险法中的说明义务乃是我国保险法的一大特色。保险法虽然强调保险人的说明义务,但法律本身却并未对说明义务的范围、说明标准、说明方式、违反说明义务的法律后果等做出明确的规定,对上述问题理论上争执颇多,尚未形成统一认识。而实践中,保险业界与司法界对上述问题的认识分歧更大。究其原因,还是由于法律规定不明确、可操作性差以及对说明义务制度理解偏差引起的。笔者将从保险人说明义务的理论基础出发,具体分析说明义务制度的构成要件、履行方式以及现行制度的缺陷,并对完善说明义务制度提出建议。本文正文共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是对保险人说明义务的相关理论问题进行探讨,通过概念的界定与辨析,明确说明义务制度的内涵与界限;通过说明义务制度的法理基础分析明确其理论基础。第二部分是对保险人说明义务现行规定...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