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教育学教材的“知识点”问题

在知识点、体系和表述方式这三个决定教育学教材质量的基本要素中,知识点是最为根本、最为实在的。知识点指的是教育学教材中有完整意义的最小知识单元,一般由一个或有限的几个陈述句构成,它是学科及其教材内容的主体,只有在对它有了充分掌握的基础上,才能发展出对学科的操作和研究能力。因此,对它进行系统研究极具理论和实践价值。 我们把以下9本由权威学者参与编著的(教育学)教材作为主要的考察样本:(l)上海师大(教育学)编写组:(教育学(讨论稿)),人民教育出版社1979年版;(2)南京师大教育系编:(教育学),人民教育出版社1984年版;(3)陈友松主编:(教育学),湖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4)顾明远、黄济主编:(教育学),人民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王道俊、王汉澜主编:(教育学),人民教育出版社1989年版;(6)叶澜主编:(新编教育学教程),华东师大出版社1991年版;(7)孙喜亭著:《教育原理),北京师大出版社1993年版;(8...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西南师范大学
西南师范大学

高师公共课教育学教材知识结构研究

振兴民族的希望在教育,振兴教育的希望在教师,而教师素质具有关键意义。人们认识到国际竞争与其说是教育的竞争,不如说是教师的教育科学修养水平的竞争。高师教育课程是建构教师教育科学修养的主渠道,而公共课教育学又是其中基础的核心的课程。但是长期以来,教育理论界和教育实践界对公共课教育学均不满意,因而必须加强公共课教育学课程建设。教材是课程的具体化,教材内容的主体是知识结构(表现为正文内容),因此研究公共课教育学教材知识结构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具有重大意义。鉴于此,本文以系统论思想为指导,综合运用课程论、学习论、教学论、认知心理学等多学科理论,紧扣时代脉搏,全面考察现行高师公共课教育学教材知识结构的现状,找出存在的问题,深入地系统地分析问题的成因。在此基础上提出优化公共课教育学教材知识结构的对策构想。全文共分四部分:第一部分:探讨教材知识结构的基本含义,分析知识结构的形成过程,提出分析与评价知识结构的五条标准:逻辑性、适应性、基本性、时代性...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基于主体间性的教育学教材反思与建构研究

教育学自引进之日起就一直饱受诟病,作为教育学理论主要表现形式和最广泛的传播途径,教育学教材也长期受到批评。尽管教育学者们在教育学理论探讨和教材建设上孜孜以求,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教育学教材一直处于“困境”之中,它极为需要一种科学理论加以指导,而主体间性哲学理论应该可以发挥这种指导作用。本文中的教育学教材是指作为一门基础课程或教学科目的教育学的知识和技能系统。主体间性是指主体与主体之间在实践活动过程中,通过积极的交往行为,达到相互理解、相互融合、形成共识,并在共识的基础上表现出行为一致性的关系特征。基于主体间性的教育学教材反思与建构研究,一方面有利于促进教育学的学科发展,充实“元教育学”的研究内容;另一方面有利于改善“教师厌教,学生厌学”教育学的局面,有利于充分发挥教育理论在师范院校的引领作用,提高教师教育质量。从阐释主体间性理论入手,综合运用了文献分析法、比较研究法和调查研究法,在对近现代国外教育学教材进行主体间性考察和现当代我...  (本文共2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基于教师专业化发展的高师公共教育学课程改革研究

教师职业的专业化是当前世界教师教育所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和发展趋势,也是当前我国教师教育的焦点问题。我国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全面展开,对教师专业发展的要求更加突出和迫切。在教师职业专业化的追求中,教师的专业化发展对教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教师教育提出了新的挑战。作为“准教师培养阶段”的职前教育是未来教师基本专业素质的养成阶段,影响着教师专业发展的速度和质量。高师公共教育学课作为教师职前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在教师专业化的形成和发展中具有其他课程无法取代的作用。但是长期以来,高师公共教育学课效能差的现实已经严重制约了教师的专业能力和专业发展。这一方面导致了其生存危机,另一方面也严重影响了高师学生日后的职业能力和专业发展。在推进教师专业化的今天,这种矛盾尤为突出。导致教育学出现这种困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其自身的缺陷。因此,着眼于教师专业的可持续发展,从满足和提升教师专业化水平的角度来改革高师公共教育学课程已经...  (本文共7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生物学科教育学课程内容与结构探讨

生物学科教育学虽作为生物学教师教育的主干课程,但长期以来难以发挥出其应有的作用,不能满足社会发展对专业化生物学教师的培养需求。为了紧跟世界教师教育发展潮流,应对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发展要求,培养专业化生物学教师,正确地指导生物学教育教学实践,本文选取生物学科教育学课程最基础也最关键的内容与结构问题进行探讨,试图建构理想化的生物学科教育学课程体系,以利于专业化生物学教师的培养。本文以文献法为主,辅以访谈法和问卷法,对生物学科教育学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在此基础上探讨课程的理论依据和实践参照,采用模块化构建生物学科教育学课程群。论文共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对生物学科教育学的涵义进行界定,找出了其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课程目标片面、课程内容贫乏、课程结构僵化、教学方式单一、课程评价低效等方面;第二部分对生物学科教育学课程内容与结构的构建依据进行探讨。其中,从对课程构建的理论基础、社会的研究、学科专家的建议和现代生物学教师的素质结构四方面...  (本文共1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陶行知精神与教育学教材改革

一、陶行知精神的实质:“教学做合一”陶行知是我国20世纪二三十年代乡村教育运动的领导人之一,是我国“伟大的人民教育家”[1]9。他放弃大学教授的优厚待遇,扎根于贫穷乡村普及教育,把一生奉献给了乡村教育。他提出了生活教育理论,提出了生活教育的三大主张:“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1]9他的生活教育理论“是在批判中国传统教育弊病,同时吸收和改造他的老师——杜威的生活教育理论基础上提出的”[2]148。其实,无论是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还是教育即生活,学校即社会,强调的都是教育要跟生活紧密联系,学生接受的教育是生活、社会的教育,接受教育的目的也是生活、社会。生活教育理论,字里行间透露的是新三中心的精神:以学生为中心、以经验为中心、以活动为中心。这是陶行知从杜威那里学来的,然而,陶行知比他的老师更接近中国实际,更加具体。杜威先生强调“做中学”,陶行知则强调“教学做合一”。意思相差不多,重心则有所偏移。杜威先生只强调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