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孔子诗论》与朱子《诗集传》诗学理论的文化传承

孔子理((诗))、((书》,正((风))、《雅》,集前古思想之大成,创立儒家学派,以“仁”、“礼”的博大思想,对中国乃至世界发生着绵绵久远的影响。北宋理学大兴,崛起于南宋的朱熹“不仅能集北宋以来理学之大成,亦集孔子以下学术思想之大成。”[lj(P,3)他继往开来,著《周易启蒙》、《大学章句》、《中庸或问》,又著《仪礼经传通解》、《通鉴纲目》、《太极通书义》等,建立起“综罗百代”的宏大理学思想体系。任何一种思想体系的建构都是一个历史的渐进过程,朱子的《诗集传》是其理学思想渐进过程的前言,其诗学主张作为被改造的儒家思想最丰厚的成果,与儒学的诗论有何渊源?孔子一生极重诗学,关于《诗》之言,散见于《论语》与其他诸子著作或史书中。但孔子对《诗》的系统论述,自秦始皇“焚书坑儒”与“项羽咸阳火”后,一直未见到系统载述。战国楚竹书《孔子诗论》则为研究《诗经》乃至中国大文化提供了可靠材料。毛诗去《孔子诗论》不远,却穿凿附会;朱子与孔子相隔一千六百...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关于《孔子诗论》研究的几点思考

细读29简《孔子诗论》(本文所依据的版本,主要是马承源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11月版《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一)》,并参考陈桐生著《孔子诗论研究》之《孔子诗论》简注),从理论内涵上来看,我觉得起码应有三个方面值得我们注意。一、《孔子诗论》与儒家传统诗论的关系从总体上来看,《孔子诗论》(以下简称《诗论》)与儒家传统的论《诗》思想是相衔接的。所谓相衔接可以有前后两个参照系,一个是孔子孟子的《诗》学思想,一个是汉儒的《诗》学思想。如在第二简中,《诗论》作者评《颂》诗是:“坪德也,多言后,其乐安而迟,其歌绅而易,其思深而远,至矣。”《诗序》云:“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这正是“坪德”的意思。而且所论“其乐安而迟”(音乐安和迟缓)、“绅而易”(舒缓简易),正符合《颂》诗的宗庙音乐的特征。“其思深而远”,也是符合《颂》诗的情感和思绪特点的。第三简对《小雅》的评价是“多言难,而悁怼者也,衰矣,少矣”,意为反映的是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孔子诗论》第一简“隐”字及与《诗序》的联系

关于《孔子诗论》第一简“孔子曰”以下,大部分学者倾向于认为应该是“诗亡隐志,乐亡隐情,文亡隐言(有人释‘言’为‘意’,亦通)”,因此,《孔子诗论》第一简全文应该是“行此者其有不王乎?诗亡隐志,乐亡隐情,文亡隐言”。对于第一简的理解,最关键的是“隐”字的含义。裘锡圭先生认为“隐”“有不可知之意,孔子说诗,也就是要明诗之志”。(裘锡圭《关于〈孔子诗论〉》,见《经学今诠三编》,《中国哲学》第二十四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141 ̄142页)李学勤先生则认为“隐”就是“隐藏”的“隐”。(见廖名春编《清华简帛研究》第二辑,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2002年3月印)陈桐生教授认为“隐”是“隐藏”之意,认为“诗亡隐志,乐亡隐情,文亡隐言”的意思是“诗不要隐藏情志,乐不要隐藏性情,文不要隐藏言意”。(见陈桐生《〈孔子诗论〉研究》第257页,中华书局2004年版)黄怀信教授也是以“隐”为“隐藏”之意,认为“诗亡隐志,乐亡隐情,文亡隐言”的意...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海学刊》2006年06期
江海学刊

“礼义”的发现与《孔子诗论》的理论来源

人们普遍认为,东周礼制之变始于春秋晚期,到战国时代,礼制就彻底崩溃了。唐代杨士勋说:“平、桓之世,唯复礼乐出自诸侯,诸侯犹有享觐之心,襄王虽复出居,犹赖晋文之力。札子虽云矫杀,王威未甚屈辱。至于景王之崩,嫡庶交争,宋为外附,楚亦内侮;天子独立成周,政教不行天下;诸侯无桓、文之霸,不能致力于京师,权柄委于臣手。”①景王之崩是礼制崩溃的分界点,进入战国,“谋诈用而从衡短长之说起”②,正如顾炎武所说:“七国则绝不言礼与信也。”③然而,礼乐作为一种制度可能会立刻崩溃,作为一种文化却不会马上消失。事实上,战国时代的论礼精言确实不少,并且大多出自孔门弟子及其后学。以孔门弟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甚至把“礼”当成了自己学派的理论标志。与以往不同的是,鉴于当时形势的发展,礼学家们不得不对礼的内容进行调整,由重“礼仪”到重“礼义”成为这一时期礼学的最大特点。上博简《孔子诗论》正是在这种礼学背景下对用诗实践的理论阐释。用诗与诗论:《孔子诗论》的理论背景从...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1期
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从战国初期儒家人性论思潮看《孔子诗论》价值

关于《孔子诗论》的理论价值,我在《〈孔子诗论〉研究》(中华书局2004年版)一书中讲了三点:一是竹书在说《诗》方法上实现了从断章取义到回归作品本身的重大转变;二是作者第一次对《诗经》风、小雅、大雅、颂四类作品题旨作了概括;三是作者运用性情理论和礼学说《诗》,初步呈现出“发乎情,止乎礼义”的理论倾向。这三大价值,尤其以第三点最为重要,因为它不仅触及到儒家诗论的核心,而且关系到战国前期儒家对文学抒情本质的认识,对此后中国文论影响深远。本文拟就此作进一步的探讨。《孔子诗论》以“民性”说《诗》,主张用礼义节制性情,这一思想绝不是孤立的,它是以战国前期儒家湖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3卷人性论思潮作为学术背景的。早在西周初年,大政治家周公就创造性地通过制礼作乐来教化人性,但人性的来源和内涵是什么,从周公到孔子都未能予以说明。直到战国初年,研究人性的序幕才正式拉开。最早研究人性的是孔门七十子后学,是这些矢志继承孔子礼学事业的弟子们掀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6期
贵州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孔子诗论》的原创性诗学观

战国楚竹书《孔子诗论》2001年11月的整理出版,在学术界的反响异乎寻常。方铭先生说:“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一)》的出版是2001年中国学术界的一件大事。而其中的《孔子诗论》对于中国文学史、艺术史、文化史的研究来说,其意义更是重大。”[1]廖名春先生也说:“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孔子诗论》的出版,在中外文史哲研究界产生了极大的震撼。这种震撼,随着研究的深入,只会越来越大。”[2]李学勤先生指出:“说《诗论》是十分重要的发现,是一点也不过分的。这篇文献记述了孔子对《诗》的系统观点,代表了早期儒家的《诗》学;然而在秦火以后无人传述……如今重新出现,其价值之珍贵,影响之巨大,可谓不言而喻。”[3]1从整理出版至今已近五年,对《孔子诗论》的研究也由当初的字词句的考释、文章的联篇、作者及时代的考辨,深入到了学理的探讨。《孔子诗论》是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最早的、较为系统的孔门诗学著作,对其较为系统的诗学理论进行总结对于中国文学理论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