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鲁迅《野草》中转折连词“然而”的修辞功能

鲁迅先生的《野草》是一部文笔优美、意境深邃、富于哲理的散文诗集,体现了鲁迅先生彼时的复杂心情。这种复杂心情通过各种方式来表达,其中一个具体体现方式就是在书中使用了大量的转折连词。有许多转折连词在很多情况下是可以不出现的,有时候也是不必使用的,但在文中却使用了,这些转折连词很好地表达了先生复杂而彷徨的思想情怀。书中主要使用的转折连词有:然而、然;但是、但;却、可。限于篇幅,本文只对“然而”一词进行阐述。全书共使用“然而”45次,“然”2次。“然而”和“然”都与后面的分句紧密相连,中间没有停顿,这表明各分句之间的语义关系相对比较紧密。“然而”一词的分布情况如下:分布在段首的共有12次,主要与上一段构成转折,体现了一种段落间的转折。如:我的心分外地寂寞。然而我的心很平安:没有爱憎,没有哀乐,也没有颜色和声音。(《希望》)分布在句首的共有10次,主要与前面的句子构成句群间的转折关系。如:他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巴音郭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8年02期
巴音郭楞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将野草的绿色燃烧成思想的天空——在鲁迅的《野草》中徘徊

鲁迅的作品伴随着我们的成长,从小学时我们就开始学他的作品《从百草原到三味书屋》、《藤野先生》;中学时我们学他的《孔乙己》、《社戏》、《秋夜》;大学时我们学习他的《狂人日记》、《阿Q正传》、《过客》、《影的告别》等。可以说鲁迅给我们一种间断的体验,一种记忆中的残影。我们一直想走近鲁迅,却无法看清;我们也曾想远离鲁迅,却难以忘怀。今天我们再一次走进鲁迅的《野草》,品味经典,再一次感受经典带给我们的魅力。鲁迅的《野草》收集了作品20余篇,最初都曾陆续发表于1924年12月至1926年1月的《语丝》周刊上。我们仔细品其作品,就会了解其独特的风格。我们可以回想一下与鲁迅同时代的散文大家,有冰心、冯子恺、朱自清、郭沫若、林玉堂、庐隐、梁实秋等。他们大都出生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一个中国大地正在发生重大历史变动的时期,既有帝国主义铁蹄的蹂躏,又有资产阶级的改良,还有无产阶级的萌动,此其一;他们大都曾经留学国外,如冯子恺、郭沫若东渡日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19年04期
鲁迅研究月刊

破《野草》之“特异”

一、“凡论文艺,虚悬了一个‘极境’,是要陷入‘绝境’的”《野草》对许多读者,就像章太炎文章对青年鲁迅,虽不至于“读不断”,但“索解为难”?是谁都承认的。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喜爱《野草》,喜爱谈论《野草》,喜爱谈论对《野草》的喜爱——或许因此更加喜爱,也未可知。鲁迅本人也说,“我自爱我的野草”?,“我的那一本《野草》,技术并不算坏”?。一向自谦的鲁迅似乎并不曾如此看重他别的作品,而如此“自爱”也好像有悻于他的“自害的脾气”?。这都益发增强了后人认定“须仰视才见”《野草》的理由。涉及艺术欣赏的趣味与偏好,无可争辩。但如果因为喜爱或偏爱,或不敢说不懂而假装喜爱,酷爱,便确定《野草》为鲁迅创作特别的巅峰和鲁迅研究特别的难关,立志攀登巅峰,攻克难关,甚至不惜“求甚解”,那就不足为法了。鲁迅作品,若论精彩,岂独《野草》?若论难懂,又岂独《野草》?鲁迅所谓“自爱”,是和“但憎恶这以野草装饰的地面”相对为言;所谓“技术并不算坏”,是和“但心情太颓唐...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鲁迅研究月刊》2017年12期
鲁迅研究月刊

“因为那时难于直说,所以有时措辞就很含糊了”——关于《野草》争鸣的研究

在《野草》研究中,不止一人说《野草》难解。赵艳如说:“《野草》,两年前我读过一次,不懂。”(1)李何林说,《野草》是鲁迅著作中比较难懂而又有争议的作品之一。(2)吴小美说:“由于《野草》较之一般的抒情诗更为含蓄、隐晦,研究起来难度较大。”(3)因为难解,所以纷争不断。而关于《野草》争鸣的研究,这方面的成果不多,仅有金钦俊的《〈野草〉论辩》、李何林的《〈野草〉〈故事新编〉的争鸣》等,但因为能反映较为深刻的认识,因而有必要对其进行分析和探索。本文以《野草》研究90年的发展历程为线索,以众多的《野草》研究文献为基础,进而展开相关研究。在《〈野草〉英文译本序》中,鲁迅阐明了《我的失恋》《复仇》《希望》《这样的战士》《腊叶》《淡淡的血痕中》《一觉》《失掉的好地狱》这8篇代表性散文诗的主旨,其意在表达“因为那时难于直说,所以有时措辞就很含糊了”而不再“含糊”的意思。而另外16篇散文诗不在鲁迅列举范围,实际上在写序言时,也不可能篇篇都列举或列...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惠州学院学报》2018年01期
惠州学院学报

奠基:开拓者和建设者——《野草》问世初期的反响

1925-1930年,时值北洋军阀腐败政权和国民党反动政权更迭之际的社会背景,以今天的认识来说,鲁迅创作了在中国现代散文诗中占有巅峰地位的《野草》。其中,各诗篇自然要描写特殊环境下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等内容,来反映鲁迅的思想和时代的风貌。随着《野草》在《语丝》上的发表,人们开启了它的研究历程。结合研究者对《野草》的分析、判断和价值选择等,笔者力争较为合理地反映此时《野草》研究的大貌。这期间,《野草》研究经历了由感性认识向理性认识的逐步发展。国际社会的风云变幻、外来文艺的译介、中国社会变革的历程、中国现代文学发展的印痕、中国现代散文或散文诗演变的轨迹等,当然也会在《野草》研究论述中不同程度地表现出来,它们有时甚至明显影响《野草》研究的基调。20世纪20年代,从开山意义角度上看,一些研究者从哲学、心理学、佛学、象征主义等角度分析和批评了《野草》文本。虽只是点到为止,但完全有理由说他们是后来相关研究的源头。而章衣萍、高长虹、荆有鳞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当代文坛》2018年02期
当代文坛

《野草》研究的历史与现状——以《独醒者与他的灯》为中心的研讨

孙郁:大家好!今天我们开个小型的学术研讨会,话题是“鲁迅《野草》研究的历史和现状”。这个话题主要是由张洁宇教授的《独醒者与他的灯——鲁迅细读与研究》这本书引起的。我们请到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高远东、吴晓东、王风三位先生,还有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刘勇、李怡、黄开发三位先生。这都是在京的现代文学研究领域的优秀学者。今天我们有幸与他们进行一次深入的交流。鲁迅的《野草》是非常迷人的,而且直到今天,对它的阐释一直存在不同的视角和不同的看法,最早如高长虹、阿英、聂绀弩等先生都有很精到的论述,后来的胡风、卫俊秀、李何林等先生的《野草》研究也都很有影响。1980年代以来,孙玉石教授的研究影响很大,再后来的学者更多了,在座的老师们都曾在各自的研究中有所涉及。日本的学者也有很多相关的研究,比如木山英雄、丸尾常喜。丸尾常喜做《野草》研究的时候,当时他正在生病,住在北海道,他给我写了十几封信,每有心得就寄过来,最后结集出版。到了张洁宇教授的这本书,我看完...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