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评弹流派机制构成因素的历史与变迁

评弹,是发源于江苏苏州,流行于江浙沪地区的重要曲艺品种,是只说不唱的评话与又说又唱的弹词两个曲种合流发展而成。通常人们所说评弹流派实际上是指弹词的流派唱腔。历史上评弹听众都习惯以创腔人的姓氏命名,用“某调”来形容某些有突出风格的唱腔。“流派唱腔”一词是评弹流派的特殊称谓,是1960年代之后流行的说法。①笔者认为将流派作为音乐特征的外在显现或音乐事象,从产生流派的人的层面去关照创造独特音乐风格的艺人,接受并认可流派的观众,继承并创新的传人三个方面来讨论流派,并将其放置在文化语境中关注评弹音乐社会的各个层面对于流派的影响,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流派的文化意义和社会功能。在此基本认识基础上,通过对评弹流派黄金期的流派生成、发展经验总结,笔者提出了评弹的“流派机制”这一概念。②评弹的“流派机制”包括构成因素和维持因素两个部分,构成因素由静态构成因素如唱腔、伴奏、唱法等和动态构成因素如艺人、受众、传人构成;维持因素涉及商业、政治、演出空间、组织...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上海音乐学院
上海音乐学院

评弹流派的历史与变迁—流派机制的上海叙事

评弹,是流行于长江三角洲说吴语方言之地的曲艺品种,“评”乃“评话”,“弹”为“弹词”,为与其他地区的评话、弹词相区别,故冠以发源地苏州之名又称“苏州评弹”。追溯“评弹”一词的由来,自清中叶以来,由于苏州评话与苏州弹词在同一地区流行并同在书场演出,表演亦有相通之处,抗日战争胜利以后,成立评弹协会时,两个曲种合并称为“评弹”。该文的研究对象是评弹的流派,即评弹界自称的“某调”。流派对于戏曲、曲艺而言是曲种发展至成熟阶段出现的特殊现象,对流派的历史与变迁的考量能够有效地关照曲种的发展。笔者通过对评弹流派兴盛的两个黄金期(20世纪二三十年代和20世纪50年代)与当今流派发展的历时比较分析,使用“流派机制”这一分析工具,通过对各个构成要素的比较,关注了评弹流派的历史与变迁。从而认为,其一,当今评弹没有新流派产生的原因是整个流派机制的缺失,失去流派生成、发展的生态环境;其二,原有流派在当今社会所发生的变迁从而导致流派意义和功能转化,朝着舞台...  (本文共12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2014年03期
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

评弹流派机制研究

思维·观念在城市化不断加剧的今天,传统和当代的矛盾是世界性的关注话题。学界有关传统在当代的传承与变迁问题的探讨可以说是硕果累累,有的文章着眼于变迁的原因,有的文章关注变迁的过程,还有的则讨论变迁后的结果等等。本文提出的流派机制则是针对评弹这一研究对象,试图通过流派机制这一模式的多方位关照,全面考察评弹流派演变的原因、过程和结果。一、研究对象及范围界定(一)概念界定1.评弹评弹,是流行于长江三角洲说吴语方言之地的曲艺品种,“评”乃“评话”,“弹”为“弹词”,为与其他地区的评话、弹词相区别,故冠以发源地苏州之名又称“苏州评弹”,是苏州评话和苏州弹词的合称。苏州评话只说不唱,苏州弹词初始只唱不说,后吸收了评话的说,成为又唱又说。追溯“评弹”一词的由来,有如下记载:“由于苏州评话和苏州弹词所使用的语言主要是苏州方言,且在同一地区流行并同在书场演出,表演技巧又有相通之处,故自清中叶以来,其演员即联合组成行会组织,并曾在‘会书’和‘书戏’等...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医文献杂志》2017年03期
中医文献杂志

言传身教 薪火相传——中医流派传承工作实践探索

上海历来中医名家云集,形成了一大批疗效显著、深得百姓信赖的中医流派,如孟河医派、中西汇通派、伤科八大家、妇科三大家等,形成了海派中医最主要的特色和内涵,出现了如丁甘仁、石筱山、朱南山、蔡小香等大批中医大家,他们各具特色、疗效显著、影响深远,共同促进了上海近代中医学术的繁荣和临床优势的发挥,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中医药事业接班人。经世更迭,这些流派因历史、社会原因,部分已濒临断层和失传,亟需保护和传承。2009年,上海中医药大学和上海市中医药研究院成立“上海近代中医流派临床传承中心”(简称“中心”)。几经酝酿,最终落址于岳阳医院的青海路名医特诊部。中心成立的目的在于汇集上海近代各著名流派传人,形成相对固定并开放的老中青传承研究团队,通过门诊跟师、口传心授、临诊实践、整理挖掘、录音录像、传播推广、科学研究等形式,梳理近代上海中医流派传承脉络,整理总结学术思想,研究发扬学术经验,培养新一代的传人。上海近代中医流派临床传承中心是上海中医传...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上海艺术评论》2017年05期
上海艺术评论

如何让流派“流”起来

在当前政策语境下,“戏曲流派”俨然已成为一项话语指标,引起众多关切。流派话语在学界可谓脉动有序,并渐趋升温。这是一个好现象。无论是期待还是焦虑,实际上都是对戏曲传统的深切回望,也是对当前戏曲传承现状的深度梳理。2011年,曾有一篇题为《戏曲流派:不是终点是起点》的文章,讲到京剧表演艺术家尚长荣不愿意成“派”,是有“流派要流”的深意的。1上世纪90年代,钟荣也曾先后撰文《浅谈“流派要流”》《流派的继承与发展》谈及这个问题。虽然是老话题,有些观点如今已较有共识,但绳之当下,并未让人觉得过时。关键的问题在于,老调重弹,温故知新,期待和焦虑还在,这是为什么呢?流派不“流”,让人焦虑很显然,流派传承已遇到了某些“瓶颈”。这“瓶颈”不单是理论上的,也包括实践上的,甚至还有认知心态上的。理论上,时至今日仍存在“何为流派”的纠缠,以致相关理论难以构建和突破,而多停留在识别、认定流派的初级阶段,缺乏切之当下的对策。有人曾尖锐地指出,流派理论长期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上半月)》2013年02期
戏剧之家(上半月)

京剧花脸流派艺术探微

京剧花脸又称“净行”,与生、旦、丑一起,共同构成京剧艺术的四大行当。流派艺术是京剧艺术的重要审美特征之一,也是京剧艺术的亮点与看点,京剧花脸的流派艺术同样是京剧花脸的重要审美特征之一,也同样是京剧花脸的一大亮点与看点。研究探讨京剧花脸的流派艺术,对于京剧花脸表演艺术美学品位的全面提升与京剧花脸流派艺术的传承与发展,既具有重要的理论思考价值,又具有重要的实践参考作用。然而,京剧花脸流派艺术本身,又是一项全方位、系列化、深层次、高水准的复杂系统工程。限于篇幅与水平,笔者只能从以下三大理论视角与层面,对其进行系统化的探讨。一、京剧花脸流派艺术的内涵与意义首先必须了解京剧花脸流派艺术的内涵与意义,才能为京剧花脸流派艺术的总体把握奠定基础。京剧花脸多扮演相貌、性格、品质有特异之点的男性人物。其面部化妆勾“脸谱”,故名。唱腔多用宽音与假声,动作幅度大,以凸显其性格、气度、声势。又根据所扮演人物的不同性格、不同身份,细分为几个支行。其一是大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京舞蹈学院学报》2013年02期
北京舞蹈学院学报

从“流派”角度看中国芭蕾

芭蕾流派的划分总有些混沌不清,权威确认的芭蕾流派为三种,即意大利流派、法国流派、俄罗斯流派,而丹麦流派则为法国流派的分支[1]。随着美国、英国等国芭蕾发展的欣欣向荣,似乎又逐渐在形成独树一帜的芭蕾流派。到底何为芭蕾流派,中国芭蕾现今是否自成一派,当下俄罗斯芭蕾流派与中国芭蕾之间处于何种关系,这都是笔者疑惑的问题。借芭蕾巨星妮娜①来校授课这一契机进行探寻,辅以资料的翻阅,终于有些明朗。一、芭蕾流派之“考”首先解释“流派”,《美学百科全书》如是说:“思想倾向、审美观点、艺术趣味、创作风格相近或相似的一些艺术家所组成的艺术派别。”[2]《文艺创作知识辞典》补充:“它在严格意义上指有共同的思想倾向、艺术观点,并有一定的组织形式和结社名称的艺术家团体。”[3]这么说来,流派的划分起码可按照思想倾向和艺术观点两个标准而定。思想倾向往往受时代或地域影响,艺术观点则主要指艺术家对艺术形式、内容等方面的不同看法。由此,芭蕾流派的划分亦不应只依据单...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