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概念整合理论视角下汉语谐音新词的认知探析

间整合。这样四个空间彼此共同链接形成一个概念整合网络。三、概念整合下的谐音新词谐音新词都是同音异形异义的,两个意义本无联系的同音异形异义词可以被广泛运用在我们的生活中,而且还被人们接受,可见在两个输入空间中存在着被人们能认知的类属空间,所以形成了大量的谐音新词,而且完全符合语言的经济原则。(一)广告词语的谐音词语广告谐音词语是显性语境和隐性语境共存的,这两种语境包含的概念内容代表了两个不同的输入空间,两个输入空间由共有的图式结构联系起来,通过概念映射,形成合成空间。广告谐音词语表达的概念是概念合成后的层创结构,也就是隐性语境。这种谐音修辞因简洁、生动、巧妙,并且在语音上能够带给人们趣味性的特点而在广告语中被广泛应用。海飞丝的广告语的重点在“无屑可击”,与“无懈可击”是一对谐音词,一语双关。“屑”和“懈”的共同特征被映射到合成空间,“屑”是头皮屑,被认为这是脏东西,让人讨厌的;“懈”是松懈,被认为是漏洞,同样也是让人讨厌的、不喜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汉日翻译中谐音的翻译研究——以《哥儿》的三个中译本为例

谐音是利用词汇同音或近音的条件,用同音或近音的词汇来代替本词汇,产生辞趣的修辞格。谐音是一种特殊的文体现象,如何翻译谐音十分考验译者的功力。高质量的译文要求再现原文的文体特征,使得原文的主题意义和美学效果得以完整地保留[1]。本文以夏目漱石的《哥儿》为例,通过对其三个中译本的比较分析,探讨谐音的翻译问题。《哥儿》是日本文学巨匠夏目漱石的代表性作品之一,描写了一名日本青年从学校毕业后到一所中学任教期间目睹的黑暗现实,以及后来从这所中学愤然离去的过程。小说语言幽默诙谐,描写夸张滑稽,人物个性鲜明,生动地勾画出了那个时期教育界的众生脸谱,充分地体现了作品批判现实主义的风格[2]。诙谐幽默的文体风格贯穿着《哥儿》的整个篇章,可谓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充分体现了夏目漱石的语言魅力,其中谐音发挥了不小的作用。[3]下面就通过两段例文的翻译来比较分析对谐音的翻译问题。《哥儿》有几个不同的中译本,本文选取了时代背景相近的陈德文、刘振瀛和林少华的中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上)》2019年03期
文学教育(上)

“喜”看谐音字画

“谐音字画”是中国传统书画中一种奇妙又有趣的视觉艺术。富于联想又善于创造的中国人巧妙地通过图像与汉字的关系,利用谐音的方法来表达图像的文字意义。“谐音字画”表达的情感寓意着人们对吉祥、喜悦的追求,其含义与中国吉祥文化密不可分。喜文化是中国传统吉祥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生中许多美妙时刻都可以用“喜”来概括。中国人素来将“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列为人生四大喜事;把乔迁新居称作“乔迁之喜”;把家中新添子嗣称作“添丁之喜”。俗语“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喜挡三灾,无喜是非来。”无一不体现着人们对喜事的向往和期待。喜悦涵盖了精神与物质生活的丰裕,喜悦的生活成了中国人世世代代的梦想。走进中国传统书画的世界,惊喜地发现“喜”文化无处不在,下面我将展现它所涉及的谐音作品,并解读作品的深层含义。一.“喜”字的谐音字及文化特点1.喜鹊。喜鹊自古以来深受人们喜爱,在民间人们将喜鹊作为好运与福气的象征,象征着喜事临头。清代陈世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南传播》2019年08期
东南传播

新媒体环境中脏话谐音现象的原因探究

互联网这个新媒体是一个新型的平台,它改变了人们的交流方式。同时互联网也为脏话传播提供了一个更加便利的平台,并且由于其广泛性,使得脏话传播的范围开始进一步地被扩大以及效果开始被进一步强化。与此同时,互联网的这种扩大和强化作用,也使得社会管理者们逐渐意识到脏话在互联网对社会文明的危害程度较之前人际交往中的危害性要大得多。于是社会管理者们开始设置不同的“禁止条例”来禁止脏话的使用。在《传奇》等网络游戏盛行的时期,相关《禁言条例》开始起作用,对说脏话的游戏者进行禁言的惩罚或者在聊天页面中用“**”符来代替游戏者所讲的脏话。这些措施起到了一定的规范作用,但是却未消除脏话的传播。而且这种禁止促进了新媒体的脏话开始逐步地向脏话谐音传播转变。网友们开始用脏话形近词等方法来进行脏话传播,即脏话谐音传播。脏话谐音现象的产生除了社会管理者的约束原因之外,其实还有其他的一些因素。例如,人际关系的亲疏、媒介属性、受众主体原因、脏话谐音内涵的转变等。本文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数学大王(低年级)》2019年Z1期
数学大王(低年级)

寻找“福器”

脑筋转起来,快乐马上来。这儿有奇幻的迷宫,这儿有好玩的游戏,快用你独特的逻辑去挑战吧!“福器”与福气谐音聪明的小读者,下面是一些与“福”相关的器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兴趣阅读》2018年07期
兴趣阅读

巧用谐音

我是北大的!北京大学南京大学武汉大学我是南大的!我是武大的!厦门大学我是……厦门大学是个不错的高等学府哦,咕咕应该为他是厦门大学的学生而感到骄傲啊,可他怎么不好意思说呢?原来,厦门大学,简称“厦大”,和“吓大”同音。咕咕如果说简称,让人感觉好像在说“我是被吓大的”,这难免会造成误解,引起笑话。清朝乾隆年间,纪晓岚、和珅分别担任侍郎、尚书,两人是死对头。有什么了不起的,看我哪天整你!是狼(侍郎)是狗?您仔细看就知道—垂尾便是狼,上竖(尚书)即是狗。谁是狗?一日,二人同席吃饭,桌下忽然有一只狗穿过。奸人!和珅用“侍郎”的谐音取笑纪晓岚,真是高明!谁是狗狼狗纪晓岚巧用“尚书”的谐音回击了和珅,纪晓岚才真正高明!幽默必杀技之巧用谐音所谓的谐音,就是不同的字、词,读音相同,意思却不一样。在汉语里面,有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