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蜕变:一个公安厅长的悲剧──贵州省公安厅厅长郭政民受贿案纪实

1994年9月8日。呜、呜,一辆囚车警笛长鸣、红灯闪烁,在贵阳山城疾驰而过,特别引人注目。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上,国徽高悬,庄严肃穆。贵州省公安厅厅长郭政民因犯受贿罪,正在接受人民的审判!一个公安厅长滑向罪恶的深渊,直到被接受审判,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是绝无仅有的,难怪在贵阳山城乃至全国的百姓中引起震惊。人们不禁要问:郭政民是怎样走上犯罪道路?又是怎样被揭露出来的呢?察微生疑郭政民受贿案的被发现始于一个偶然的机会。那是1993年7月底,中纪委监察部工作组来到贵州调查原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阎建宏一案,找D公司董事长G了解阎的儿子刘博有关股份来源的问题。G无意中提到,外商金××的老婆等两人的单程赴港护照是托郭政民办的,每个证50万元。这引起办案人员的注意。领导办案的中央纪委副书记王德瑛随即找郭政民谈话,郭承认1992年给金××办妥《通行证》后,金××向公安厅捐款100万元,用于资助建公安厅招待所。是真是假?调查组立即查证,结果是...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检察风云》1994年12期
检察风云

郭政民给我们“上课”

又有一个不大不小的’·)tj色”’出来给我们“上课”了— 原贡州省公妥厅厅长郭政民收受巨贿被逮捕.他的可悲下场罪有应得.大快友·公 郭政民亿法一告诉我们什么呢? 郊政氏是个典型的“贪者”。不是吗?他为7、法外商的妻子办理了前往港澳的通行证.便收下人氏币3万元;他把专政机关的干邵职位拱手卖结不法外商,又收受人民币1。万元;连他的妹妹收全不法外商的贿略.他都予以默认,真是“贪得无厌”! 贪者必惩。这是一条法律的原则.即使在远古时代乃至封建社会,贪者也属严惩之歹.]。作为惩贪之法.早在寨陶造律时,便有“贪以败官为墨”的刑罚;商朝‘”言刑,巴官吏“殉于货色”列为’‘三风”之一的“淫风”,犯者处以严刑;西周《吕刑刃把法官’‘惟货”(即贪污受贿)列入’‘五过之疵”;秦以“居官善取”为“吏有五失”之一;汉律对’‘受昧(指以财相谢)枉法”一律加重处罚直至处以死刑:《晋律》规定,赃官即使罪不至死,如遇赦,仍要禁锢终身;《大唐诏令集》也将“官人枉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晚晴》2019年06期
晚晴

为读者提供更精美的精神食粮 《晚晴》5月评刊会在贵州省公安厅举办

5月9日下午,晚晴杂志社副总编辑梁健带队,率编辑部、记者站一行到贵州省公安厅开展《晚晴》杂志评刊座谈会,为进一步提高办刊质量征集离退休老同志对刊物的意见和建议。座谈会由贵州省公安厅离退处副处长李飞主持,该厅15名离退休老同志参加会议。路、栏目设置等情况。参会老同志纷纷表达了自己对《晚晴》杂志的喜爱之情,他们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结合实际情况对进一步办好《晚晴》提出了中肯的意见和诚挚的建议,希望《晚晴》能更贴近实际、走进基层,增加知识性、趣味性和可读性,让刊物更加适合老年人的阅读习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晴》2019年06期
《电源世界》2012年05期
电源世界

山特助贵州省公安厅打造信息化“天网”

近臼,在贵州省公安厅通信系统基层网络建设项目UPS系统公开招标中,伊顿公司旗下山特电子(深圳)有限公司联合成都金博科电子有限公司,经过长期的跟踪、筹备与沟通,喜获本次UPS订单。近年来,违法犯罪活动的智能化程度越来越高,对于公安系统来说,只有及时准确掌握情报信息,才能妥善处理各类案件,这就要求有一个强大的信息管理系统。同时,信息的畅通和数据的安全有赖于一个稳定可靠的供电系统支持。突然断电会造成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贵州》2008年23期
当代贵州

窗口见闻

2008年11月18日,贵阳气温骤降。然而,贵州省公安厅制证中心服务大厅里却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接待窗口一阵急切的话语吸引了记者的目光。只见一位中年汉子正向工作人员焦急地诉说着什么。原来,这位姓刘的男子是铜仁地区松桃县人,常年在贵阳做生意。最近,他往外地汇货款时需要身份证号,可是,对方却说他的身份证号无效,这可把他急坏了。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仔细听完老刘的诉说,便帮他在电脑上查询。“可能是您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没有把您的号码录入进来。”工作人员告诉老刘。“有可能,我好多年没回老家了。这里可以办身份证吗?”“这里办不了,必须由户口所在地办理。”工作人员和颜悦色地说,“不过如果您有什么问题,可以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咨询。”“是吗,电话号码是多少?”“我帮您抄在纸上吧。”老刘接过电话号码,连声向工作人员道谢。“其实,有些问题我也解决不了,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警察天地》1995年04期
警察天地

从厅长到死囚——贵州省公安厅厅长郭政民收受巨额贿赂案纪实

“我恳切希望政府法外施仁,给我一个机会。”这句话出自几天前还在号令全省万余警察的贵州省公安厅厅K郭政民之口,实在让人嗟叹不已。1993年12月8日凌晨2时,郭政民被刑事拘留。仅仅两天以后,在一问斗室里,面对威严的检查官.曾经是那样自负的郭政民,终于垂下了骄傲的头颅,心里眼里流露的俱是悔恨:名誉地位已是过眼烟云,我别无所求,只企望能够有一个重新工作的机会。未已,又抬起头来,睁大迷惘的双眼,喃喃自语:17万,公安厅厅长,贵州第一,恐怕在全国也是第一,不可能,不可能。郭政民指指自己的脑袋:恐怕这个也保不住了。 初露端倪1993年8月,中央纪委工作组在查处原贵州省政协常委、省计委副主任兼贵州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闰建宏严重犯罪一案中,个别知情人向办案人员反映:与闰建宏一案有重大牵连的不法外商金凯利,曾经通过贵州省公安厅厅长郭政民,为其妻刘某和深圳新王朝酒店原总经理李某办了两张《往来港澳通行证》,公安厅收了金凯利100万元人民币。 8月...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