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125例强制戒毒人员HIV抗体检测结果及对HIV感染态度调查分析

中国艾滋病病毒(HIV)/艾滋病(AIDS)流行形势日趋严峻,根据近年的流行趋势预测,至2010年中国HIV感染者可能超过1000万人[1],艾滋病的传播与流行和吸毒关系密切。通过了解吸毒人员对HIV感染的态度,探讨吸毒人群中HIV感染人员的干预策略,对125例强制戒毒人员HIV抗体检测结果及对HIV感染态度进行调查分析,报告如下。1对象与方法1.1对象为2005年10月至2006年6月收入公安局强制戒毒所的强制戒毒人员125例,全部符合CCMD-3阿片类依赖诊断标准[2],尿吗啡检测阳性。1.2方法1.2.1HIV抗体检测强制戒毒人员入所后1个月内抽取静脉血,用珠海丽珠试剂有限公司提供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抗体诊断试剂盒检测血清中的HIV-1/HIV-2抗体作为初筛试验,初筛阳性按程序送市疾控中心确认实验室确认,确认阳性者为HIV感染者。1.2.2问卷调查组织在所强制戒毒人员进行艾滋病传播途径、吸毒与HIV感染等相关知识集中教育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07年05期
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

上海地区417例强制戒毒人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分析

吸食毒品是一种自我毁灭性的严重的社会适应不良行为,但成瘾后却是一种病,一种反复发作的脑疾病。毒品不仅对人的躯体造成严重的损害,而且使吸毒者的心理遭受侵害,甚至产生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这也是造成复吸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了了解强制戒毒人员的心理健康状况,我们采用SCL-90症状自评量表,对417例海洛因依赖的强制戒毒人员进行测评,分析其心理健康状况,为进一步的心理矫治、早期干预、降低复吸率提供依据和指导。1对象与方法1.1对象被测试者为2006年9月-2007年2月,在本所强制戒毒的417例海洛因依赖者,符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CCMD-3)有关“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阿片类药物依赖”的诊断标准,既往无精神病史。417例中,女性198例,占47.48%,男性219例,占52.52%;年龄最大52岁,最小18岁,平均年龄(29.72±6.42)岁,其中:男性(28.16±5.33)岁;女性(27.81±5.62)岁;文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发展》2007年05期
发展

强制戒毒教育工作任重道远

近年来,在强制戒毒工作中,我们深刻认识到不从根本上解决好戒毒教育问题,强制戒毒的整体效果就难有质的飞跃,会始终徘徊在低层次和低水平上。一、强制戒毒教育工作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近几年,我们曾赴成都、云南、北京等地考察学习,客观地讲,强制戒毒教育工作尚处于起步阶段,仅止于组织戒毒人员学习一些资料,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尚处于探索之中。戒毒教育工作形式单一、方法简单、不够深入是普遍状况,这正是当前复吸率居高不下的关键因素,也是整个禁毒工作的难点和关键点之一。针对戒毒教育的这种现状,结合工作实际,我们分析认为,当前戒毒教育主要存在这样几类问题。一是强制戒毒机关重视不够,思想认识不到位。觉得只要不出安全事故,强制戒毒所就已经履行了职责,没有把戒毒教育放到禁毒工作的全局来认识,也没有提高到注重戒毒质量的高度来认识,同时也忽略了良好的戒毒教育可以促进和保障安全工作这一事实。二是戒毒教育流于一般化、平淡化,重点不突出,层次不分明,主次不清晰。三是戒毒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发展》2007年05期
《犯罪研究》2007年06期
犯罪研究

强制戒毒期间折抵刑期初探

随着吸毒人员刑事犯罪数量的增加,对吸毒人员的强制戒毒期间是否可以折抵刑期的问题,由于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造成司法实践中出现强制戒毒期间折抵刑期的法律适用混乱现象。一、强制戒毒的性质及适用折抵刑期的争议强制戒毒是公安机关对吸食、注射毒品成瘾人员在一定时期内,依法强迫进行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和法制教育、道德教育,使吸毒人员戒除毒瘾的一种强制性行政措施。强制戒毒的特点:(1)强制戒毒的性质属行政强制措施。其具有强制性、单方性、先予执行性的特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戒毒人员的人身自由。(2)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是决定和执行强制戒毒的主体。(3)强制戒毒具有法定期限。一般期限为3至6个月,因特殊情况可以延长,最长不得超过1年。(4)强制戒毒对象为吸毒成瘾人员。有吸毒行为,但未成瘾的人员不包括在内。(5)强制戒毒过程包括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和法制教育、道德教育。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强制戒毒的期间能否折抵刑期,司法实践中存在两种不同意见。持肯定观点的认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心理韧性量表在强制戒毒人群的信效度检验

心理韧性(resilience)是指个体在经历生活中的逆境、创伤、悲剧、威胁或其他重大生活压力时的良好适应,它意味着面对挫折时的反弹能力[1]。近年来国内外心理学研究者编制了多种测量工具,对心理韧性的研究和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其中包括Connor和Davidson博士编制的Connor-Davidson心理韧性量表(Connor-Davidson resiliencescale,CD-RISC),国内已有多位学者对CD-RISC量表进行了本土化的修订和应用,使用较为广泛的是于肖楠等人修订的版本。目前该量表在国内的研究对象多集中于普通群体、儿童或青年学生等,在特殊群体如吸毒人群、物质依赖人群等中的研究相对较少。本研究旨在探讨CD-RISC量表在强制戒毒人员中的应用,并对其进行信效度分析,为其在戒毒人群中的研究提供应用依据。一、对象及方法(一)研究对象在安徽省某戒毒所,采用简单随机抽样法,抽取733名强制戒毒人员进行问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情感读本》2017年03期
情感读本

强制戒毒人员权利损害与救济的探讨

一、强制隔离戒毒现状与存在的问题《禁毒法》与《戒毒条例》实施以来,将强制戒毒和劳教戒毒合并为强制隔离戒毒。强制戒毒这一行为,不再具有浓厚的惩罚色彩。戒毒工作坚持以人为本、科学戒毒、综合矫治、关怀救助的原则,体现了以人为本的戒毒理念,但肯定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在戒毒工作中仍存在的一些问题。1、主体设定上存在问题《禁毒法》第38条的规定,强制隔离戒毒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做出。《禁毒法》第47条规定,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和延长强制隔离戒毒期限,均由做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的原机关批准,公安机关独揽强制戒毒的决定权与期限的变更权。也就是说,公干机关决定了强制戒毒,也决定了何时戒毒结束。这种权力是由一方独揽,在决定强制戒毒执行和执行期限上,只能依赖行政机关的内部监督,这是不够的,这样的主体设定是有问题的。2、戒毒期限的确定存在问题延长强制戒毒时间也是由公安机关来做出,但是在实践中,公安机关是否真正了解强制戒毒人员的情况是一个问题。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