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的编造么?

(一 )2 0年前的日本教科书事件 ①,引起了日本右翼的强烈反弹。在否定日本侵略的喧嚣中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右翼的一个主攻点 ,其中田中正明《“南京屠杀”的虚构》(以下简称《虚构》)又是在这一轮进攻中的最主要代表。为了从源头上否定南京大屠杀 ,《虚构》“虚构”了一个所谓的“事实” ,即在东京审判之前 ,世人并不知道有“南京大屠杀” ,“南京大屠杀”完全是由东京审判编造的。《虚构》第七章“东京审判”中有一小节 ,题目就叫“第一次知道的‘南京屠杀’” ,其文不长 ,不妨全录 :  昭和 1 2年 ( 1 93 7年 ) 1 2月 ,中国首都南京 ,在皇军的快速进击面前 ,外线防卫阵地和内线防卫阵地被轻易突破 ,同月1 3日陷落。日本举国欢腾 ,游行队伍举着旗帜 ,打着灯笼 ,祝福战果 ,颂扬着赫赫武勋。但 8年以后 ,日本在大东亚战争中败北 ,在同盟国的攻势面前降伏。其结果是战胜的 1 1个同盟国组成了“远东国际军事审判” ,审判日...  (本文共58页) 阅读全文>>

《抗日战争研究》2008年04期
抗日战争研究

东京审判南京大屠杀案的辩护——以控、辩双方质证为中心的考察

1938年初,美国方面破译了日本外务大臣广田弘毅1938年1月17日给日本驻美机构的绝密电文,首次提到南京大屠杀的发生和规模。电文如下:“自从几天前回到上海,我调查了日军在南京及周边地区所犯暴行的报告。可靠的目击者的口述记录和信誉毫无疑问的人士的信函提供了充分证明,即日军的所作所为及继续其暴行的手段使人联想到阿提拉及其匈奴人。至少30万中国平民遭到屠杀,许多实例都是残暴血腥的。对平民的抢劫、强奸(包括对儿童)及无情屠戮,在那些敌对行动几星期前即已停止的地区继续被报道出来。”可见,南京大屠杀在当时就不是秘密。8年后,1946年5月到1948年11月,联合国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通常称为“东京审判”。由于南京大屠杀案情特别重大,法庭当时将其单独列为一案。审判不是“胜利者的单方面审判”,因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基本上是按美国法庭的形式组织的,每名被告均有日本籍、美国籍辩护律师各1人,控、辩双方须各自提出自己的证人...  (本文共31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03期
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松井石根与“南京大屠杀”

1937年12月13日旧军占领南京,随即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的惨案—南京大屠杀。在后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制造这一惨案的日军华中方面军的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被判处了绞刑。然而,在东京审判后的几十年中,一直有人认为对松并的判决有失公正。日本右翼学者田中正明等人甚至著书立说,公然为松井开脱罪责。他们的主要观点是:(l)松井出征中国,只不过是在执行大本营之令;(2)日军在进攻南京之前,松井曾下令整肃军纪;(3)当日军进攻南京时,松井正因病在苏州静养,指挥攻城的是他的部下,松井对南京城中发生的日军违纪现象毫无所知;(4)南京陷落后,松井在日军的“慰灵祭”上对日军的所为严厉斥责,甚至痛哭流涕。因此,松井在南京大屠杀事件中是无辜的,不应负主要责任。 最近,我们查阅了有关史料,拟在尊重事实的原则下,就松井石根在南京大屠杀中的责任问题发表自己的一管之见。 松井其人与其征服中国的野心 松井石根于1897年从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翌年成为陆军少尉。1901...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淮文史》1996年03期
江淮文史

松井石根难道不是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吗

1948年12月22日24时整,在东京的巢鸭监狱,对日本7名战犯的绞刑开始执行。30分钟后,绞架无情地将这7个罪恶的灵魂送进了地狱。南京大屠杀惨案的罪魁祸首松井石根也在此列。这是历史的审判,这是正义的审判。南京大屠杀事件虽然已过去50多年了,但这血与泪写成的一页是永远不会被人们淡忘的。对于制造南京大屠杀的祸首,历史也早有定论。最近有人提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问题,认为松井石根虽然是日军攻陷南京时的最高长官,但因为当时松井正生着病,因此真正指挥和放纵日军行动的却是朝香宫,而非松井石根。实际上,松井和朝香宫都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真凶,不同的是,一个受到了历史的审判,一个逃脱了历史的审判。松井石根,1879年生,日本爱知县人,身材瘦小,能操中、俄、法三国语言,是日本士官学校第九期步兵科及陆军大学毕业生,他“先后驻华共达13年,为日本侵华战争之制造者”。1933年晋级大将。1935年退役后编入预备役。1937年8月,充任上海派遣军司令...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民国春秋》1995年05期
民国春秋

松井石根难道不是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吗

1948年12月22日24时整,在东京的巢鸭监狱,对日本7名战犯的绞刑开始执行。30分钟后,绞架无情地将这7个罪恶的灵魂送进了地狱。南京大屠杀惨案的罪魁祸首松井石根也在此列。这是历史的审判.这是正义的审判. 南京大屠杀事件虽然已过去50多年了,但这血与泪写成的一页是永远不会被人们淡忘的.对于制造南京大屠杀的祸首,历史也早有定论。但是,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要为南京大屠杀事件及其元凶翻案。日本军国主义者这徉做,是一点也不奇怪的。奇怪的是另有一些人,附和、传播错误的论调,而且当作“新观点”加以炫耀。如最近有人提出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真正元凶间题,认为松井石根虽然是日军攻陷南京时的最高长官,但因为当时松井正生着病,因此真正指挥和放纵日军行动的却是朝香宫鸡彦王,而非松井石根。这些人所以有这样的认识下只能解释为对历史无知。松井和朝香宫都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真凶,不同的是,一个受到了历史的审判,一个逃脱了历史的审判二 松井石根,1879年生,日本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06年09期
社会科学

日本现存南京大屠杀史料概论

有一年上海社科院历史所召开“八一三淞沪抗战”讨论会,议题是熊月之先生访德时得到的一批“八一三”照片,熊先生希望我能发个言,我在谈完正题后又附带提到了东京大学藤冈信胜有关日军暴行照片的所谓“伪造”问题①,表示应该予以重视。我的话还没说完,一位已退休的先生即刻质疑,认为这些事“我们中国人说了算,不必理会日本人说什么”。类似的意见在其他场合已有所闻,并不是“偶然”之见,所以我当场也作了答复。大意是:对日本右翼学者的自弹自赞虽不必在意,对问题本身却不能任其自流;日本右翼学者提出的“伪造”照片的每一张,都有从来历、内容以至于“释义”彻底检讨的必要,这不仅是因为有右翼挑战的“问题”语境,同时也是因为许多照片承自前人,以后的使用基本是“陈陈相因”(我用这个词时并未含褒贬),在时隔数十年后的今天,确应“原始反终”,作一全盘清理。当时谈的虽只是照片,其实对文字、实物等其他材料和日本的相关研究尤其是见解相歧的研究,我以为也应如此。南京大屠杀与一般历...  (本文共4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