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自杀抑他杀:1927年武汉国民政府集中现金条例的颁布与实施

1927年4月17日,武汉国民政府宣布集中现金条例,禁止现金使用、流通及纸币兑现,规定仅中央银行及中国银行、交通银行所发行的纸币方能使用。此一行动被当时舆论视为“五千年未有之奇举”①。次日,上海银行公会即宣布所属会员银行一律暂停与武汉的金融往来,沪汉汇兑即告停顿,其他各埠亦多有仿行者。于是号称“九省通衙”的武汉便被形容成为一个“荒野沙漠”。②对此案,论者常以“集中现金风潮”名之。 集中现金无疑是武汉政府③的一项极重要的经济政策。对其评价从一开始便有两种相反的观点。一派观点认为,集中现金是武汉方面的“自杀”政策,这一举动酿成了一系列的恶果,直接危害到武汉政府的生存。④而另一派观点则认为集中现金是武汉政府在当时险恶环境中的“自救”政策,该政权在集中现金前后遇到严重的经济困难,是由于中外反对势力的封锁政策所致,而武汉政府亦几乎因此而被“联合绞杀”。⑤ 然而,如果我们冷静地分析,便会发现持论者的评判多与其经济利益或意识形态的偏向有关。集...  (本文共37页) 阅读全文>>

《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01期
国家人文历史

1月

1927年1月 ^1977^1H 1777^1 S M 195741S国民政府从广州迁往y洛阳黄河公路 美m·女:.:了里学武;又。3日召开中央政^■誠并顺利醉。洛W盛顿军的胜利告,家吴健雄以雄辩的治銳第六次临时魏,1阳黄河大雛于黄河中下终,结果为86名英国士BBHW8/ 实验数据证明了“在更多月5日发出“中央党部及蔽界处的河南省洛阳市兵阵亡,华盛顿军有40 勺弱的相互作用下,宇称国民政府暂驻南昌”的通職可隸度口和孟县今多人负伤或阵亡。当时华是不守恒的”。这-事实电,引紐都之争。斗争的孟州市)之间,不順離盛顿-方有薦余人否定了爱因臟的“宇称结果是蒋介石让步,武汉黄河的重要公路桥,也是而在普林斯顿的英军只守恒定律”,为此吴雛国民政府正式成立。当时中国最长的公路桥。有约1800人。 荣获沃尔夫基金会奖。5 1957年1月 01547年1月 1*1927年1月 01037年1月美国总统艾森豪威h伊凡四世(伊凡·瓦西里耶维奇)加冕亲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集邮》2017年08期
上海集邮

上海"应变邮局"与英军在沪邮局

1927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取得初期胜利后,汉 罢工,因:~*口、九江英租界相继由武汉国民政府收回。于是英美 有3名被捕日法等国联合商定,增派军舰和陆军兵力进驻上海, 邮工尚未名为保护外国侨民,实为防备上海租界被国民政府收 释放。回。一时列强重兵云集,加剧上海紧张局面,为上海 《申开埠以来所罕见。1927年1月,英国决定向上海紧急派 报》3月26遣1.6万名军队官兵。《申报》1月25日发表“英兵英日第12版舰纷纷调遣来华”的报道。图1为英国士兵乘坐运兵舰 刊载《工船先期到达上海后泊岸的情景\英国皇家邮政为此在 部局暂设临 上海租界内兵营设立多处军事邮局,为驻泸英军提供时邮政》,‘由15政服务。起初启用双圈“FIELD POST OFFICE”军援引《上海邮日戳,下半环数字为军事邮局代号,其中一处设在 泰晤士报》 ? ‘江西路九江路口的前客利饭店内(参见170541)。《申 消息报道:报》3月12日报道英军移防消息《英军之驻扎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民国研究》2017年01期
民国研究

行政管控与业界应对:武汉国民政府“集中现金令”的颁行与实效研究

1927年4月17日,武汉国民政府颁布《集中现金条例》(即“集中现金令”)。条例实施后,武汉银、钱业现金被封,沪津各埠宣布暂与汉埠断绝一切金融关系,(1)素有“九省通衢”之称的武汉顿成“荒野沙漠”。(2)禁现令(3)的实施加剧了武汉金融市场的动荡,检验了银、(1)(1)(2)(3)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生,四川文理学院教师。谦益:《论汉口之金融封锁》,《钱业月报》第7卷第6期,1927年7月13日,第6页。铭:《汉口银行业之创痕》,《银行杂志》第4卷第17期,1927年7月1日,第4页。下文的“禁现令”亦指“集中现金令”。钱业防控金融风险的能力,暴露出诸多经济问题。然而,现有研究对这一问题着墨较少。(1)本文拟将政令的颁行置于当时复杂的经济背景下,通过深入分析武汉银、钱业应对禁现令与金融危机的措施及效果,审视其运营特点、信用、防控金融风险的能力以及政令实施中存在的问题、效果等,从经济层面深化认识武汉国民政府在权力角逐中失败的原...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时代邮刊》2017年15期
时代邮刊

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来历与演变

1927年春天以后,随着蒋介石叛变革命,南京和武汉国民政府相继“清党”和“分共”,革命形势跌入谷底。8月7日,中共中央在武汉召开紧急会议,也就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思想,由此成为指导中国革命几十年的响亮口号。建党之初没有“枪杆子”的遗憾中国共产党在成立的最初阶段,把主要精力放在宣传“主义”和组织工人上。这是由无产阶级先锋队的本质决定的,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无疑,中国共产党在创建初期所开展的宣传和组织工作,对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壮大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然而,一个革命的政党,如没有“枪杆子”,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黄埔军校建立之后,中国共产党逐步认识到枪杆子的重要性。黄埔的学生军让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体会到,这支部队是国共合作中两党用政治训练和严明纪律打造的一支新军,它是那么与众不同:完全没有军阀部队的旧习气,一切都是崭新的,军官和士兵不仅英勇战斗,更明白为什么战斗,为谁打仗。在这样的背景下,1924年11月,周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0年02期
兰州教育学院学报

近三十年广州、武汉国民政府特点与地位研究述评

广州、武汉国民政府是中华民国史上的一个从北京政府到南京政府之间的发展阶段,是中华民国史上重要的转折时期。因其时间短、过渡性强,长期以来,其研究被夹在大革命史、北伐战争史、国共合作史、中共党史的研究中而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上世纪80年代以来,学界开始在此领域拓荒深耕。但从已有研究看,对广州、武汉国民政府的研究内容仍存在观点传统、材料零碎的问题,一些较有代表性的论文,也大多囿于具体事件的辨析考证,缺乏系统性成果。考察广州、武汉国民政府的特点与地位,需在政治层面把广州、武汉国民政府放在从北洋到南京的长时段中进行总体把握及高度概括评价;在军事层面将北伐与广州、武汉国民政府相互影响的动态关系作辩证分析;在社会层面把广州、武汉国民政府的相关政策与社会互动相结合进行分析。这几个层面研究的匮乏不仅导致了对广州、武汉国民政府本身缺乏系统、深入的了解,对探讨上世纪20年代中国历史上某些专门领域和问题,甚至对整个民国史、中国现代史研究的深入拓展也不无影...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