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检查、控制与导向——上海市电影检查委员会研究

自电影进入中国并开始商业性放映之后 ,其放映规模和社会影响即不断扩大 ,至 2 0世纪 2 0年代中期 ,电影放映已在中国各大城市蔚然普及并向中小城市扩展 ,看电影已成为市民百姓最喜好的日常文化消费活动之一 ,同时警示其“不良”影响的舆论及对电影进行检查的呼声亦渐起。自 2 0世纪 2 0年代中期开始 ,电影检查逐渐由舆论呼吁而向实际操作层面扩展 ,并在江苏、浙江等沿海经济文化消费发达地区有了初步的实践。不过由于当时北京政府治下行政权力的弱势 ,使得需要强势行政权力支撑的电影检查基本上未能进入普遍与强制的进程。及至 1 92 7年国民党上台当政 ,中国的政治格局与权力运作为之丕变 ,各级行政权力在“党治”体系下得以集中并大大扩张 ,为实行普遍性与强制性的电影检查创造了先决条件 ,而国民党力图通过电影检查建构对三民主义一元意识形态之尊奉和“党治”下的民族国家之认同 ,则为其电影检查打上了鲜明的、独有的“党”的印记。上海是民国年间中...  (本文共36页) 阅读全文>>

《历史研究》2006年02期
历史研究

影艺的政治:一九三○年代中期中央电影检查委员会研究

1927年国民党当政之后,因其在反清革命尤其是在国民革命中的成功历史经验,以及其中央集权、“党治”主导的统治趋向,较为重视意识形态之宣传和控制功用,对牵涉意识形态的相关部门,均订立规章与管理制度,企图将三民主义一元意识形态作为教育、新闻、出版、文化等部门之统领与主导,达成塑造新式国家、民族认同并长久稳固国民党统治之目的。相对而言,文学艺术领域的活动因其特性而较为松散与个人化,在国民党当政前基本逸出于当局的控制,具有较为自由的创作空间,但1927年后,情形有了很大的变化,文学艺术领域亦开始成为管理与控制的对象,尤其是对于具有广泛大众影响力的电影,国民党当局自始即颇为重视,通过制定规章和建立机构来加强对电影的管理。从上海市电影检查委员会至教育、内政部电影检查委员会,再至中央电影检查委员会,由国民党主导的电影检查制度得以形成并逐步完善,并在其管控意识形态的全盘体系中起到了特殊的重要作用。本文即为对国民党电影检查体制形成并完善之重要环节...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2006年02期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1934-1937年的中央电影检查委员会研究(英文)

When it came to power in 1927, the Chinese Nationalist Party (KMT) gave pri- ority to the propaganda and control function of ideology, making the Nationalist doctrine of “the Three People’s Principles” the sole commanding and guiding ideology with the aim of creating a new state and new national identity, and consolidating its rule. As the cinema had a wide-ranging influence upon ordinary people, the Nationalist Part...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世纪》2013年06期
世纪

上海租界的电影检查委员会的由来

1896年8月11日,也即电影发明后的第二年,上海闸北唐家弄(今天潼路814弄35支弄)的私家花园——徐园“又一村”内放映了“西洋影戏”,中华大地上首次出现电影,揭开了上海也是中国电影放映的历史。1908年12月22日,西班牙商人安·雷玛斯在海宁路乍浦路口租借一处溜冰场,用铁皮搭建一座可容纳250名观众的电影院——虹口活动影戏园。上海最早的电影院出现。随后,上海电影事业蓬勃发展,到20世纪二三十年代,短短20年间,新建和开设的电影院达40余座,而且涌现了像大光明、大上海、国泰等一大批在当时可谓建筑雄伟、装饰华丽、设施齐全的影院。电影在上海滩风光无限,可也良莠不齐,出现了不少超越时代观念、有碍观瞻的影片。为此,1911年,上海城自治公所颁布了《取缔影戏场条例》,共7条,规定开设影院须申报领取执照,不能随便开始,还要求男女观众必须分座、不得有淫亵之影片放映。这是中国最早的电影放映管理条例。公共租界工部局于1927年9月8日建立了电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世纪》2013年06期
《近代史研究》2014年01期
近代史研究

教育电影还是左翼电影:20世纪30年代“左翼电影”研究再反思

前言有关20世纪30年代(1931—1937)“左翼电影”的研究,可谓汗牛充栋。自1963年程季华主编《中国电影发展史》以来,“左翼电影”便被纳人革命史范式的叙述下,定义为反帝反封建反资本主义的“三反电影”,并被描述为国民党政府“文化围剿”的主要对象之一,不断遭受国民党电影检查委员会(以下简称“电检会”)的禁映和修剪。①然而,假若把后世所谓的“左翼电影”还原至20世纪30年代复杂的政治与文化语境,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明了。如萧知纬在《三十年代“左翼电影”的神话》一文指出,“左翼电影”在20世纪30年代存在与否并非定案,而是一个至今都悬而未:决的问题。“左翼电影”即使存在,也并不总是与国民党意识形态或官方政策水火不容,很多后世所谓的经典“左翼电影”,在当时都顺利地通过了电检会的审查,甚至获得国民党政府的推崇和褒奖。该文由此认为“左翼电影”其实是一个神话,它反映了后世制造这种神话的政治环境,而非20世纪30年代的历史事实。?与其同时,...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当代电影》2009年01期
当代电影

辫子情结——关于西方电影所反映的东方学中国形象的讨论

查阅20世纪30年代国民党中央电影检查委员会公报,能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在西方国家摄制的反映中国的影片中,频频出现结发梳辫的华人形象,而对于此种类型化的处理方式,国民党中央电影检查委员会也是不遗余力地予以声明、纠正与抗议。1936年,国民党中央电影检查委员会命米高梅出品的影片《旧金山》剪去第二卷有辫之中国侍者一段、第五卷有辫之中国侍者两段、第11卷中国难民女侍者,及有辫之华人三段。(25)在1936年的《函外交部第八十七号关于米高梅「旧金山」影片业经本会检查时予以删剪在卷复请查照由》中,对影片《旧金山》进行了进一步的说明:“据西雅图领事馆呈称,查美国米高梅电影公司最近制有san francisco。影片由电影明星XX任主角,在西雅图大影戏院开映12周之久,颇受一般民众欢迎。该影片中设有酒吧间,以华人充当伺役,头戴小帽,结发梳辫,颇不雅观,美籍演员尤以‘chink’辞语呼唤,颇有侮辱我民族之意。除函请驻好莱坞电影检查员向该公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