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用语言研究的方法分析文学作品的尝试及理论思考——以分析夏目漱石的小说《心》等作品为例

一、引言———理论的可能性从理论上讲 ,提出用语言研究的方法分析文学作品 (在此主要指小说 ) ,是因为文学作品是用语言写成的 ,这也是它与其他的艺术作品如音乐、绘画、雕刻等的本质区别所在。一直以来 ,语言研究与文学研究之间的联系渠道只有“文体学”一条 ,但是随着语言研究与文学研究的发展 ,双方都为对方提供了进行所谓的“交叉研究”的理论和方法。在这里笔者只想从语言研究的角度探讨一下用前者的方法分析后者的可能性。首先 ,如前所述 ,文学作品其实是一种语言作品 ,它和人们日常的语言活动 ,如会话、商谈、写信等 ,在某种意义上性质是相同的。因此 ,我们没有理由一开始就排除用语言研究的方法来分析文学作品的可能性。有学者指出 ,这种可能性来自文学作品的“语言性”和“结构性”。① 而我们认为 ,语言本身也具有所谓的“符号性”和“结构性” ,同样使得用语言研究的方法来分析文学作品成为可能。因为 ,仅就日语而言 ,日语独特的“结构” ,不可能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7年05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夏目漱石文学中知识分子阶层在婚恋伦理观上的近代嬗变

一、引言夏目漱石(1867-1916)原名夏目金之助,是日本近代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具有深邃哲学思辨力和艺术表现力的杰出作家。在日本,虽然夏目漱石逝世已经整整一百周年,但若问起近代日本文学的代表作家,十人中必有九人会说出夏目漱石的名字。他在日本近代文坛中的杰出地位,颇似鲁迅之于我国。夏目漱石属于大器晚成的作家,他在39岁时以《我是猫》确立了自己在日本文坛的地位,开始走上写作生涯。在短短十二年的作家生涯中,创作了两部文学论著、十五部小说以及大量随笔、汉诗、俳句等文学作品。这些作品中表现出的丰富精神世界和卓越艺术才华,在日本乃至世界文学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被称为日本的“国民大作家”。作为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几乎是和“明治时代”同时成长起来的。他出生于“明治维新”的前一年,见证了“明治时代”的变革和辉煌。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英语系的夏目漱石,曾经留学英国,见识到了资本主义的形形色色。回到日本后,他在高校开始任教,并为杂志创作俳句。190...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7年05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浅析《从此以后》中“以后”的不同临界点——兼与夏目漱石的心境转变相对照

一、前言自1906年作为作家踏入文坛的那一刻起,夏目漱石便立志“我要成为一个凭借自己的文章而流传百世的野心家。”正如他所言,在他逝世之后的这一百年里,人们反复阅读其作品,其中的魅力至今仍无以言表。奥泉光曾这样评价道:“漱石文学对读者来说是汲取不尽,永不干涸的泉水。”(1)漱石从取笔名时便向往身体与心灵合而为一,复归自然的状态,他的文字不华丽不悲怆,不高调不委婉。因此漱石也一度被称为“余裕派”、“高蹈派”而受到自然主义派的指责和攻击。然而在看似平淡的铺陈,肤浅的情节背后却总能折射出现实最厚重、最危险的部分,令人陷入沉思、回味无穷,想必这便是漱石文学的独特魅力吧。正如《三四郎》《从此以后》《门》这三部作品,虽然写的都是爱情故事,但其意义决不限于爱情范畴,作者所要表现的,实际上是明治时代知识分子的生活道路问题,描写他们不满现实而又无力斗争的状况,其中不乏对明治社会的黑暗现实的揭露和批判。从1908年下半年到1910年上半年,漱石把自己...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家人文历史》2017年08期
国家人文历史

印在日元上的文豪却终生租房 夏目漱石:“国民作家”为明治社会写真

“今夜月色真美”,这大概是夏目漱石流传最广的一句话。据说他当英语教师时,课堂上学生将英语中的“ILove You”翻译成“我爱你”,漱石却回应,“身为日本男儿,我们不应该这么说”——于是有了前文那句风靡网络的浪漫情话。 用月色的诗意委婉传情,正体现了曰本民族追求迂回暧昧之美的个性。曰本到明治年间,口语与书面语仍处于言文不一致的分离状态,欧风东渐,日本推行现代化的同时,也发生了一场类似中国白话文运动的改良运动。许多文学家都开始在作品中尝试新的语言表达,但多数影响力仅局限于学术圈,直到夏目漱石出现。 在很多日本人看来,漱石的写作,可以说是构成近代日语的基础,现在的曰语中许多习以为常的用语和比喻,最初都出自漱石。他的作品被广泛选入教材,几乎所有的日本人都读过。而他对明治时期社会的深刻观察,对急功近利、私欲泛滥的批判与省思,对人的精神状态的深度关注,又为其赢得了赞誉 些学者认为,对于现代文学的开启,夏目漱石之于日本,就雜迅之于中国。饱受...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牡丹》2017年12期
牡丹

夏目漱石“正反合”的东方文化观

从夏目漱石本人的经历和代表作品的主题等来受明治维新“文明开化”的影响,整个日本都看,他的东方文化观比较复杂,具有多面性、可变性。积极学习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教育学术方面也西学作为作家和日本公民,身份不同,他的观点和情感也强势,学生不学习西学就不能进入高中和大学。因此,有所不同。青少年时期,夏目漱石喜欢东方文化,受为了与世界大潮相符,获得更多的人生价值,夏目漱儒家思想影响,想以汉学入世,随后在明治维新中改石也不得不改变初衷,选择西方文化。在二松学舍学学西学,但觉得仍需坚持“自我本位”才心安,最后习两年多后,他转入以主要传授西学的成立学舍,后又在融汇东西文化的基础上提出了“道义上的个人主考入东京大学预科,已可用英语讲授地理和几何。后义”“则天去私”等思想,回归东方文化,这个过程在升入本科时,夏目漱石又选择了文学专业,想成为暗合了黑格尔“正反合”的辩证理论。一个文学工作者。后来,他用汉文写暑假游记《木屑作为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重要作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牡丹》2017年12期
《东北亚外语研究》2014年01期
东北亚外语研究

军国主义语境里的殖民地书写——夏目漱石《满韩漫游》辍笔考辩

《满韩漫游》是夏目漱石根据自己在“满洲”和朝鲜的旅行体验而创作的游记。此次旅行最初是受年轻时的旧友、时任“满铁”总裁的中村是公的邀请。时间是1909年9月2日至同年10月17日,游记在《朝日新闻》上的连载期间是同年10月21日至12月30日。题目虽然为《满韩漫游》,但是由于连载的中断,内容只涉及作者在“满洲”的旅行。在夏目漱石的作品中,《满韩漫游》历来受到的评价一直不高。其弟子小宫丰隆称之为“用满洲旧友的闲谈写成的纪行文”(转自三好行雄,1990:245);而著名评论家荒正人则认为它是“漱石作品中评价最差的一部”、批判夏目漱石“对日本的军国主义现状缺乏认识”(转自三好行雄,1990:245)。中川浩一(1995:49)指出夏目漱石对在帝国主义体制下推进殖民统治的“满铁”完全缺乏认识。中国研究者杨红(2010:59)则根据《满韩漫游》中写到的战争遗迹、中国人形象指出夏目漱石对日俄战争进行了美化,对中国人也是持鄙视态度,最后结论道:...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