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用语言研究的方法分析文学作品的尝试及理论思考——以分析夏目漱石的小说《心》等作品为例

一、引言———理论的可能性从理论上讲 ,提出用语言研究的方法分析文学作品 (在此主要指小说 ) ,是因为文学作品是用语言写成的 ,这也是它与其他的艺术作品如音乐、绘画、雕刻等的本质区别所在。一直以来 ,语言研究与文学研究之间的联系渠道只有“文体学”一条 ,但是随着语言研究与文学研究的发展 ,双方都为对方提供了进行所谓的“交叉研究”的理论和方法。在这里笔者只想从语言研究的角度探讨一下用前者的方法分析后者的可能性。首先 ,如前所述 ,文学作品其实是一种语言作品 ,它和人们日常的语言活动 ,如会话、商谈、写信等 ,在某种意义上性质是相同的。因此 ,我们没有理由一开始就排除用语言研究的方法来分析文学作品的可能性。有学者指出 ,这种可能性来自文学作品的“语言性”和“结构性”。① 而我们认为 ,语言本身也具有所谓的“符号性”和“结构性” ,同样使得用语言研究的方法来分析文学作品成为可能。因为 ,仅就日语而言 ,日语独特的“结构” ,不可能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世界宗教文化》2001年01期
世界宗教文化

禅宗语言研究管窥

这里所说的“禅宗语言”,是指历史上的禅僧们在对话问答时所使用的口语和俗语,它们大多记录在禅宗灯史和语录中,其含义和用法往往非常独特,即不同于一般的汉译佛经经论中所使用的语言,所以有的外国学者把它们称为“禅语”。 现有的禅宗语录大多是唐代以后的文献资料,据此可以推断,大约从唐代开始,禅宗师徒在进行宗教性对话中广泛地运用当时的口语和俗语,由于宗教修习的递代延续,这种对话的语言模式一直保持到后代,成为禅宗特有的话语方式。这些语言最初很可能是在社会上被人们广泛使用的语言,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中有些已经不再为一般人所用,可是在禅宗僧人中间却一直沿用下来,成为禅宗特有的语言,所以唐宋时期的口语资料比较集中地保存在禅宗的灯史和语录当中,而在其他方面的文献中则保存得较少。从汉语史的研究来说,这一时期的汉语被称为“近代汉语”,通过禅宗的语录资料,可以窥见这一时期的汉语特别是口语的信息。因此,禅宗语言的问题对于近代汉语史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于是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东北师大学报》1996年03期
东北师大学报

语言研究与语言研究方法

在科学研究中,方法论问题是最根本的(arbitrariness)。人类语言是有声的,声音是问题。任何一次科学的发现或创新,实质上 传递意义的,记载声音的符号和它所指称的都是研究方法上的变革。语言科学的发展同 对象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也就是说声音和样依赖于研究方法的更新或变革。西方语言 意义之间不存在逻辑上的内在联系。(2)双研究的历史源远流长,但是把语言作为科学 重性(duality)。人类自然语言系统中存在两来研究还只是本世纪初的事,尤其在过去近 套结构:声音结构和意义结构。数量有限的四十年的时间里,语言研究取得了前所未有 语音单位(音位)可组合成大量的意义单位的成就,呈现出研究方法各异,语言学流派(词),进而可组合成数量无限的句子。(3)创林立,新学科层出不穷的局面。那么,如何 造性(creativity)。人类自然语言中包含一套认识和把握语言研究中的科学方法?本文拟 有限的语法规则,语言使用者可利用有限的就这个问题谈几点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海党的生活》2017年05期
青海党的生活

谈谈新形势下做好语言研究工作的重要性

在中华文化5000多年文明发展过程中,伟大的中华民族创造出了博大精深的灿烂文化。几千年来,中华文化以其深厚的历史底蕴向世人展示了政治清明、社会进步、山河秀美的大国形象,也为推动世界文化交流和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当前,提升国家软实力,就要继承和弘扬传统优秀文化,创新性地发展文化,并把创新性的文化成果传播出去,向世界展示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塑造国家形象,提高国际话语权。语言作为文化的重要载体,在人类活动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是人类生产生活、交流交往中不可缺少的基本工具。人类发明文字后,开始用文字所表达的语言记录人类活动,并逐步表达人的思想和感情,文化也随之产生,成为反映人类生活、思想和理论的表现形式。因此,语言和文化是密切联系,相辅相成,不可分割的客观存在。古德诺夫在《文化人类学与语言学》一书中指出:“一个社会的语言是该社会的文化的一个方面。语言和文化是部分和整体的关系”。随着全球互联网的加速发展和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快速实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言研究》2017年04期
语言研究

《语言研究》2017年(总第106-109期)篇目索引

作者姓名后的数字,括号前是当年(2017年)期数,括号中是总期数,括号后是起始页码语音汉语兼表原因和结果的语法标记····曾冬梅邓云华石毓智3(108)1对“去声”、“于/於”的再认识·······························王月婷1(106)74叙事体中把字句宾语的话语功能分析·······················钟小勇3(108)7蜀本《论语注疏》所附释文与《经典释文》音切考订“什么”在反问句中的性质及相关问题·················董成如3(108)14············································································陈静毅1(106)84“但是”的来源及演化过程······················朱怀范桂娟3(108)22句内排比句的时长分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课程辅导(教师教育)》2017年03期
中学课程辅导(教师教育)

吕叔湘学术成长规律探析

吕叔湘(1904~1998)男,江苏丹阳人,中国语言学界的一代宗师,著名的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他一生从事语言研究和语文教学,他从事语言研究与语文教育七十余年,学贯中西,博大精深,撰述宏富,专著和编译近二十种,论文和其他文章六百余篇。正如语言学家刘坚对他的评价“体大思精淹通语学,言传身教化育新人”一样,吕叔湘是中国近代汉语研究的拓荒者和奠基人,为中国语言学作出卓越贡献。1926年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外国文学系(后改为外国语文系),吕叔湘为什么一生在汉语语法研究和中国中小学语文教育领域取得了后人难以企及的成就?在他一生中有没有重要事件或人物影响他从事与母语汉语有关的研究?在他从事的事业中有没有重要标志性节点?一、幼年求学时期经历“旧式”和“新式”两重教育,积淀深厚的语言禀赋和全面文化修养吕叔湘幼年时代正处于中国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和现代制度探索的巨大转型时期,生活在相对物质富庶、文化底蕴深厚和西学东进前沿的独特的江南地理位置,在教育上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