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卫生服务系统的复杂系统特征研究

①卫生服务系统的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是期望通过干预措施改变系统行为以期改变系统产出的过程。由于医疗卫生服务系统内在的复杂性,以及其与外部诸多因素的复杂关联,单纯以线性思维的旧模式企图以改变系统资源投入水平,或者采用某一项(几项)在个别地区的局部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或其他系统内运行良好的规制的方法达到提高系统效能的目的,在现实不完全信息条件下的卫生服务系统内被证明并不可行。以美国为例,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卫生服务系统的两次重要干预,不论是以“自上而下”为特征的克林顿方案(1993年)或是私营业主发起的,以“自下而上”为特征的以降低医疗费用为目的的自发运动均以失败而告终,其直接后果是医疗费用的再次加速上涨,医疗质量和效率的下降和保障水平的降低,截止2003年,超过15%的美国人未参加任何医疗保险而另约10%保障水平不足或低下[1]。以美国的国民经济发展水平,每年投入国民生产总值的13%尚不足以使卫生服务的覆盖面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卫生服务系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第二军医大学
第二军医大学

我国宏观医疗卫生系统模型构建研究

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快卫生事业改革和发展,着眼于建设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卫生保健制度,通过积极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加快建设以社区为基础的新型城市卫生服务体系、启动以大病统筹为主的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试点等重点工作推动我国卫生事业的发展,以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所带来的医疗卫生需求的结构性改变。然而此前我国医疗卫生系统(Health Delivery Systcm HDS)的发展虽然为提高我国人群健康水平的提高做出了贡献,也推动了经济的持续增长和社会全面进步,但近年来HDS的体制改革却备受争议,集中体现在“看病难、看病贵”社会问题的日益突出以及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不力等等。这就要求我国HDS必须调整内部结构,以“人群健康水平提高”为系统目标,对系统进行结构诊断和重排,大力发展社区医疗服务、农村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重建适合我国国情实际的新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本课题是国家自然科学...  (本文共23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全科医学》2013年01期
中国全科医学

湖南省14市社区卫生服务系统效率的比较研究

社区卫生服务是城市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体系的基础,是实现人人享有初级卫生保健的基本途径,是促进社区公平、维护社会稳定、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内容,是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重要举措[1-2]。为此,社区卫生服务系统作为提供公共卫生服务和基本医疗服务的主要平台,它是否充分发挥了其“六位一体”的功能,是否在现有的资源投入水平下达到了最大的产出,是否满足了大部分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需求,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问题[3-4]。本研究通过获取湖南省14市社区卫生服务系统2011年的运行监测指标,采用数据包络分析法(data envelopment analysis,DEA)对其进行效率的比较分析,分析各市社区卫生服务系统效率的状况,为提高社区卫生服务系统的运行效率提供决策信息。1资料与方法1.1资料来源本研究数据来自于湖南省2011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考核评估调查及2011年湖南省卫生部门统计报表数据。湖南省2011年国家基本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卫生政策研究》2010年08期
中国卫生政策研究

美国卫生服务系统亟待改进

2010年6月,美国联邦基金会(The Common-wealth Fund)发布报告《Mirror,Mirror on the Wall:Howthe Performance of the U.S.Health Care SystemCompares Internationally,2010Update》,对美国及其它6个国家(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荷兰、新西兰和英国)的卫生服务系统进行了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全科医学》2009年17期
中国全科医学

社区卫生服务系统逻辑建模分析

中央反复强调“发展社区卫生服务既是优化卫生资源配置,有效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的切入点,也是带动和促进卫生综合改革的交汇点”[1],承载了转型时期推动改革、保障民生和促进和谐的重要意义,并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助推社区卫生服务发展,但是现况研究表明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发展程度和速度仍不尽如人意,从整体上看,系统资源不足,社区卫生服务发展缓慢,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仍很突出[2],没有起到公共卫生网底和基本医疗网底的作用。本研究通过对社区卫生服务系统边界界定与主体分析,构建社区卫生服务系统逻辑模型,寻找城市社区卫生服务发展的制约因素,获得其发展规律和内部驱动机制,为区域社区卫生服务资源配置、政府投入水平和方式的相关政策的制定等提供理论支撑与方法学依据。1社区卫生服务系统边界社区卫生服务系统是由城市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等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在政府的监督指导下,向城市人群提供高效、经济的医疗、预防、保健、康复、健康教育及计划生育技术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09年11期
中国初级卫生保健

公共卫生服务系统筹资行为研究

目前,我国公共卫生总体投入由政府投入和有偿服务业务收入两部分组成,政府的补偿量主要是根据用于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的人头费,而非依据公共卫生服务机构提供的公共产品量,从而造成公共卫生服务系统内部激励机制不足,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为了补偿收支缺口,公共卫生服务机构不断加大对外有偿服务。从而使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的功能低下,无偿服务难以落实,不能有效促进人群健康。现阶段,要改进公共卫生服务系统筹资行为,应充分发挥政府职能,加大政府财政对公共卫生服务的投入,规范公共卫生有偿服务收费,使公共卫生服务系统发挥其应有的作用。1公共卫生服务供方分析当前公共卫生服务供方主要包括各级公共卫生机构,包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卫生监督所等,这些机构分别构成了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卫生执法监督体系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体系,这三部分构成公共卫生服务系统。其中,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是以各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为主体,形成了覆盖全民即全部医疗机构的疾病预防控制网络系统;卫生执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全科医学》2006年17期
中国全科医学

新型二级城市卫生服务系统的转型与思考

2006年2月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发展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10年我国基本建成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体系,标志着我国传统的三级结构医疗卫生体系将调整为“社区-医院”二级结构的新型城市医疗卫生体系。自1998年提出“三项改革”以来,政府连续出台政策修正卫生系统行为,以求行业发展与政府目标最终一致,但是“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却愈演愈烈。卫生事业的地位在系统内外、理论和现实之间均出现了令人疑惑的脱节[1]。由于医疗卫生服务系统内在的复杂性,以及其与外部诸多因素的复杂关联,任何企图从模式或实施等单个方面去破解医改失败迷局的想法,以及是否该弃“美国化”从“英国化”的争执,都只能是盲人摸象。传统的三级体系在计划经济时代通过强势的政府干预和有效的制度安排,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针对不同层次的卫生需求形成了层级的医疗卫生体系,但是资源的有限性决定了保障水平的低层次,总体特点为“广覆盖、低水平”;至改革开放以来,医院被鼓励以市场化的方式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