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香港禁烟史论

由于英国殖民当局的政策,历史上鸦片贸易曾经在香港相当盛行。英国在鸦片战争中侵占香港的直接目的之一就是要将该地建成为向中国和海外各地非法输入鸦片的基地。所以,1841年1月英国侵占港岛后,香港本地的鸦片贸易随之兴起,先后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早在侵占香港之前,英国就将鸦片贸易引人该地。当时,英商虽知道黄浦作为输入中国鸦片的中转港较为便利,但对当地的安全问题不能放心。因此香港就被英国鸦片商人看中,将该地作为输往中国和海外各地的鸦片的储存地和中转地。大鸦片商马地臣(JamesMatheson)在很短时间内,在香港岛上建起了永久性鸦片仓库。他还上书伦敦方面,力主割占该岛,声称此举符合大英帝国之商业利益犤1犦。按照香港殖民政府的鸦片贸易政策,香港鸦片业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鸦片转口贸易阶段。鸦片战争期间,英国及其他国家的货船就也源源不断运来鸦片,1841年8月至12月间,进出香港的货船中有89艘申报了所载货物,其中载运鸦片的有13艘,仅次...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出版广角》2004年09期
出版广角

评比是学术的鸦片

评比是学术的鸦片!这决不是什么危言耸听,而是我们学界的真实写照。当前,制约中国学术发展的最大瓶颈,是学术评价的不公。而评价不公就在于我们搞的不是学术评价,而是学术评比;不是真正的学术,而是“评比学术”;不是评比为学术服务,而是学术为评比服务。毫无节制而又不断加码的学术评比,已将我们学界一一推向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税人)对此也议论纷纷。因为一个简单的事实就是,这些年各种学术评比越来越多,越来越细,越来越“严”的同时,学术泡沫激增,学术腐败加剧。不但腐败,而卜l还出现了为腐败辩护,为腐败叫好的学人,不以为4Jl,反以为荣,乌烟瘴气,乌七八糟( 这不幸之中的不幸,一次又一次地使我们想起那句占老却又常新的名言—法令滋彰,而盗贼多有! 所谓“评比学术”,就是所有的学术活动都围绕着“评比”的指挥棒转。批评是学术的生命,尤其人文社会科学,只有在充分的批评中才能体现其价值,才有可能得到较为公正的评价〕但是,名曰‘’评价”实为“评比”的“评比学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国档案》1992年02期
民国档案

二、三十年代国内鸦片问题

鸦片泛滥给中国社会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危害。本世纪初年的禁烟运动曾一度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使种植婴粟和英印鸦片输入的规模、势头有所减弱。但是,随着军阀割据局面的出现,刚刚有所缓解的鸦片问题又日趋严重。二、三十年代鸦片重新泛滥。对这一时期鸦片泛滥的有关间题加以探讨,对我们今天的革除积弊仍有着重要的启迪作用。 一鸦片泛滥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出现了军阀割据的局面。此后,各地军阀为取得军需以拥兵自重,无不鼓励农民种植婴粟。同时,制造贩运和售吸较清末有过之而无不及。 滥种婴莱。二、三十年代国内种植瞿粟重新泛滥,主要表现为种植面积迅速扩大,产量骤增,军阀借种婴粟收税等。滥种较严重者为云、贵、川、峡、甘、皖、闽等省。 第一,种植面积扩大。在云南,边远地区有三分之二的土地种植婴粟,婴粟田几乎连成一片矛。仅昆明一县种婴粟就达三万亩。到三十年代,全省种婴粟一百万亩以上②。在四)日,1924年制定章程,规定重庆县必须种婴粟十万亩,由八十四个村子完成③...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学理论》2012年33期
学理论

浅析民国时期绥远地区鸦片泛滥下的农业危机

近代以来绥远地区的鸦片泛滥持久而严重。尽管政府时有禁烟政策,但整体来看,绥远烟毒的泛滥已经渗透到社会的各个角落,禁烟政策收效甚微。鸦片像魔鬼一样,吞噬着绥远人民的一切。一、绥远地区鸦片泛滥的原因绥远作为鸦片的主产区,鸦片的种植十分兴盛,“查归绥附近五县,在二十三年度冬季播种烟苗清册,共计69.171亩。自二十四年度冬季播种,准种之亩数只有46.114亩。”时人对绥远的鸦片种植情况有这样一个记述:在由归绥到百灵庙的途中,“全是一片荒原,除了长着一些草,或种植一些鸦片外,极少看见种植五谷”,在绥远东部“地势高亢,旱田居多,所有少数水田,人民图获厚利,于是尽种鸦片,结果农产品的量减少,吸食鸦片的人数增多,甚至日常应酬,非鸦片不足为荣”,作为绥远省有“塞上江南”之称的河套地区是绥远的重要农业区,除盛产粮食外,鸦片的产量也相当可观,尤其是民国以来,由于社会秩序混乱,河套成为绥远地区鸦片的重要种植区之一。绥远鸦片泛滥的主要原因如下。首先,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06期
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日本伪蒙疆政权时期的鸦片专卖政策——以专卖制度为中心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本关东军入侵察哈尔省,从1937年9月到11月,相继侵占了张家口、大同、绥远。随后在这些地区成立了察南、晋北、蒙古联盟等伪政权。1939年9月1日,将三伪政权合并成立了受日本现地驻军“内面指道”的伪蒙疆政权(正式名称“蒙古联合自治政府”)。对日本而言,“蒙疆”的战略地位相当重要,因此,确立维持这一地区统治的经济基础成为最优先的课题。鸦片收入作为维持伪蒙疆地区经济的手段,在日本侵入这一地区以前即被注目,而且,日本还欲使蒙疆地区承担起向当时日本势力圈内提供鸦片的任务。于是,日本主导下的鸦片政策在伪蒙疆地区开始推行。伪蒙疆地区内,鸦片专卖部署的最高机构是兴亚院蒙疆联络部。1938年12月16日,日本内阁内设置了兴亚院,综合处理对中国事务[1]。作为当地机关,设置了华北、蒙疆、华中、厦门四个联络部和青岛办事处。总管伪蒙疆地区鸦片事务的兴亚院蒙疆联络部接受日本国内兴亚院的指示。东京的兴亚院通过“兴亚院东亚鸦片需给调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5年04期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英国殖民时期印度的鸦片生产与对华贸易

英国的对华鸦片贸易前后长达近一个半世纪之久,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起该贸易迅速扩大。鸦片输入的扩大给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带来十分严重的后果,对此国内学术界巳作了深入详尽的研究。本文着重于考察英国的鸦片政策及印度的鸦片生产、输出状况,从另一角度探究十九世纪鸦片贸易扩大化的某些历史和社会原因。本文不拟分析贸易的全过程,除了为方便分析而作的某些整体论述外,时间上大致以十九世纪中叶为下限。 英国在印度制定的鸦片专卖政策和休制,是十九世纪对华鸦片贸易扩大的潜在根源。 婴粟租鸦片相传最早产自古希腊的小亚细亚半岛,八世纪以后由向东方扩张的阿拉伯人传入印度〔勺。早年进入印度的欧洲人在游记中曾多次提到所见的鸦片生产、食用和交易事例沟。对种鸦片征税在莫卧儿帝国阿克巴大帝时期巳成为政府收入的一项固定来源‘衬。此后荀萄牙、荷兰、英国等相继插手鸦片贸易。鸦片作为毒品从印度渝出,一开始就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殖民利益密切相关。还在公司着手控制东方贸易的初期,鸦片作...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