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传统文化与生态文明

我国党政领导同志,多次强调生态文明建设,将它同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建设相提并论。高瞻远瞩,前无古人,当今世界,实为卓见。这是由于人类生活所依存的生态环境,日益遭到破坏,业已成为人类普遍面临的生存危机。无可讳言,生存危机的造成,不能简单地认定是近现代科学技术惹的祸,其主要原因当从近代文化方面找。病根在唯科学主义,以为人类掌握了近现代科学技术,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征服自然,全然不顾自然的报复作用。其实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恩格斯早已警告人们:“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成果,但是第二步和第三步却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意料的影响,常常把第一个结果取消了”。恩格斯提到的例证之一是,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等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光了,竟想不到这些地方很快成为荒芜不毛之地。当今人类面临的生存危机是多方面的,能源枯竭、耕地贫瘠化、土壤沙漠化、粮食短缺、酸雨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师”及“师”参构词语的语义分析和文化阐释

“师”是中华文化得以传承的重要使者。该字起源较早,在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尊师重教的传统文化。本文首先从“师”语义演变分析着手,之后分析先秦儒道两家“师”观念,紧接着列举了师风日下的汉唐时期和师道重振的宋明时期中一些名士对“师”观念的不同解读,最后将视角转向社会学,通过了解中国传统社交称谓中的“师”和中国传统社交风俗中的“师”,来进一步加深对“师”文化内涵的理解。  (本文共9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8年22期
戏剧之家

中华儒道文化在电视综艺中的建构表现——以《向往的生活》为例

中国电视综艺现阶段呈现的形式多种多样,跟现在快节奏的生活一起衍生起的很多“快综艺”的节目形式,如《奔跑吧兄弟》《明星的诞生》等,一般每期以一个特定主题进行开展,节目形式以晋级和PK等,追求节目的戏剧性的娱乐效果。而在人们向往自然生活的今天,受众从单一追求娱乐性后带来的文化焦虑,到更向往慢节奏的与自然相处的平淡但不乏戏剧色彩的生活。一种新的电视真人秀综艺节目制作理念“慢综艺”便应运而生。“慢综艺”不设定明确的任务,不再遵守主题先行的理念,节目流程顺应情感的发展,使故事和情绪自然而然的流淌。更加遵循的是情感先行的准则。当下,中国社会处于转型的变革时期,因道德滑坡引发的社会负面现象层出不穷,中华民族的文化也在多元文化的参与也渗透中急需复兴。推崇人本主义的儒家思想,对我们当代人文化建构有着至关重要的引导作用。首先,儒家文化是儒学派中的主要内容,其中心思想是恕、忠、孝、悌、勇、仁、义、礼、智、信。儒学文化曾受到中华民族历历代代的皇室所推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九江学院学报》2006年04期
九江学院学报

陶渊明与天人相适的心灵和乐

陶渊明的心灵世界,充满了天人相适的和乐。道家偏向于“天”而不注重“人”,比较缺乏“人”的欢乐色彩;儒家偏向于人为的“人”而不注重天然的“人”,所以缺乏发自天性的欢乐色彩。陶渊明注重天然的属于人的生活,所以能够跳出儒道两种思想的局限,让心灵呈现出和乐的状态。一、天人适中与心灵的空闲在先秦诸子中,道家对心灵世界、精神状态的关注较多,他们描述了心灵在无限空虚的世界中,获得无限自由无限欢乐的状态。《庄子·逍遥游》云:“今子有大树,患其无用,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仿徨乎无为其侧,道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是完全空虚的心灵世界,其中一切都变成了虚无之物。心灵世界中的一切都成为空虚之后,轻松、安宁与自由的心灵感受才会出现。首先,由于心灵世界是空虚的,当外物与它发生碰撞或者大量事务需要处理的时候,相互的作用关系实际上并不存在,所以任何外物对他的损害也不会出现。正如《应帝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7年46期
课程教育研究

先秦儒道哲学的方法论探析

方法论是人们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一般方法,即人们用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来观察事物和处理问题。中国哲学史上对求知的方法有过许多论述,从不同角度表述了有关认识方法的各种见解,形成了具有中国文化传统的认识方法的理论。本文从先秦儒道思想主要是孔子、老庄思想入手进行探析。一、儒家:在实践中学,在创造中学,在快乐中学首先,在实践中学。余英吋:“儒家千言万语无非是要我们把做人的道理溶化在‘日用常行’之中。”[1]学要落实到行动上、生活中,才能实现学的目的,所谓“学以致用”。孔子说:“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论语·子路》)荀子说:“不闻不若闻之,闻之不若见之,见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学至于行而止矣。”(《荀子·儒效第八》)孔子主张多闻多识。他说自己:“盖有不知而作之者,我无是也。多闻,则其善者而从之,多见而识之,知(智)之次也”(《论语·八佾》)。他曾问礼于老聘、问官制于郑子、访乐于苌弘、学琴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05期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

先秦儒道隐逸观及其形象表现之不同

向来论及儒道 ,有所谓“入世”、“出世”之别。如果把“世”作为一个完备的政治系统 (此仅指作为维持统治所必要的那种狭义的政治结构言 )来看待的话 ,那么“入世”则可谓由外而进入到系统当中 ,要求参与此系统的建构与运作 ;“出世”则可说是本在其内 ,现在却游离于系统之外矣。道家之始 ,的确是在系统当中的 ;对此 ,班固的说法是 ,“道家者流 ,盖出于史官。”[1] (《艺文志》)而所谓“史”职 ,起初正属于“世”的系统 :在原始的政治体制那里 ,“王”、“巫”一体 ,即世俗权力和宗教权力统一于一人身上 ;随着社会的发展 ,则开始分化出相对独立于“王”的“巫”集团。巫 ,即贞人 ,其职责是对统治阶层所遇到的自然灾害、战争、农事、异象等进行占卜 ,测定吉凶 ;因此 ,占卜记录就有了记载时间和事件的功用。再因王朝版图的扩大 ,事物繁多 ,便又分化出专门记言和记事的史官角色[2 ] 。由此可见 ,“出于史官”的道家乃由“世”的政治系统中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