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众传播与20世纪90年代小说文体

小说文体在最近十多年里发生的变化 ,虽然不及 2 0世纪 80年代中期的“语言自觉”、“文体实验”、“叙事革命”那么抢人眼目 ,但是 ,它与文学外部的联系却更为复杂与丰富 ,文体作为文化规约的性质也更为突显。在诸多的外部联系中 ,大众传播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从狭义上说 ,现代大众传播是指职业化的传播机构利用机械化、电子化的手段向不特定多数人传送信息的行为或过程。但是 ,报纸、书籍、杂志这三种大众传播媒介的出现并不必然带来大众传播的时代 ,甚至现代电子传播媒介如电视、广播、互联网的出现也并不必然意味着大众传播时代的到来。这是因为大众传播除了需要技术条件的支持 ,还需要社会整体条件的支持 ,即形成相应的技术运行机制和文化环境 ,具体表现为经济发展的市场化、政治生活的民主化、社会空间的都市化和教育规模的普及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 ,在我国 ,现代意义上的大众传播在 2 0世纪 80年代开始形成 ,而到 90年代初具规模。也因此 ,当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南方文坛》2002年04期
南方文坛

小说精神与小小说文体现实

美国文论家布斯说过:读一本好的小说就像结识了一个有益的朋友,我们能在阅读里学到很多东西,来建设我们的思想和精神。①以小说所体现出来的思想和精神开启、武装读者的思想和精神,大概是布斯的本意。昆得拉也把小说的这种天性视为小说智慧、小说道德和小说精神,并说这是小说对生活的“发现”和“认识”,“小说以它自己的方式、通过它自己的逻辑,依次发现了存在的各种不同的维度。”②英国批评家利维斯在总结概括英国小说的成就时,以浩大的气势归纳出“伟大的传统”一词,他希望读者从小说的伟大传统里认识到艺术的、人性的和生活的潜能,他说:“这些伟大的小说以坦诚、虔敬、爱戴之心来面对生活,有巨大的吐纳经验的能力和显著的道德力度。”③这些文学家从各自不同的立场和视角揭示出被我们现在习以为常并常常是轻慢地对待的小说历史和小说现实。这些文学观念和我国文学的“文以载道”的传统有相通之处。小说从形成之日起,就以一种全新的话语方式来表达小说对生活的某种看法和某种立场,即对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评论》2019年03期
文艺评论

短小泼辣的战斗性文体——抗战时期“墙头小说”述论

根据普遍可以接受的观点,小小说是篇幅者将称小小说家乎”。不过这里的“小小说家”在两千字左右的短小的小说,又称“微小说”并非我们现在所说的小小说作家,而是对“大“微型小说”“微篇小说”等。众所周知,国内小小说家”的一种调侃。之后,民国政府内务部的说的现代化之路是崎岖的,直至“五四”爆发以政府公报中,列出的相关“小小说”亦非我们现后才取得文学的正宗地位。自然而然,小小说在所说的小小说,而是一种口袋式小书。的发生发展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雷达认作为一种小说的形式,“小小说”的名称与为,“近代以来,小小说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学样小小说的内涵基本统一的时间大约是在1920式主要在西方兴起、流行,一般认为,它滥觞于年。1920年,周瘦鹃在编辑《民生月刊》期间,设英国,迅速流行于欧美诸国”(1)。那个时期的海置“小小说”栏目,刊发一些世情方面的小说作明威、列夫·托尔斯泰、欧·亨利等都创作过短品。他或许不会想到这样一个栏目名称,会在小的小说,也就是...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9年01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小说的创意动机与描迹

身为创作者的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这位作家到底是怎么从素材中找到可以放到小说里的物质材料的,每个作家选择什么材料进入小说。一、“小说”与性别作家,她有作家本人的历史处境,也有文学内部所反应的社会处境,更兼有女性创作进我小时候看小说,从来没有想过“小说”入以男性为主导的精英事业的历史意义。这是男是女,小说应该是男人写女人,还是女里还有一个层次,就是女词人如何摸索出一人写男人的问题。一直到如今,我才开始逐种自我表达,也就是女体与词体的关系,因步思考所谓“性别”对于小说文体的意义。为许多男作家也会模仿女性口吻写作歌诗。比方女人写作是怎么来的?司马光在《家范》虽然18世纪以降我们会觉得中国妇女中把创作“歌诗”纳入闺门不应该研习的诸的文化成就要远远落后于同时代的欧洲女项技能之一。但他鼓励女性读书。这里就有性,但实际上能读会写的妇女倒也不见得是个尺寸,女性应该只读不写。女孩子读书是少数。只是说她们的创作很多程度上都不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明辨是非。...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习》2017年02期
语文学习

初中小说纵深化阅读教学策略初探——以《三颗枸杞豆》《孔乙己》《我的叔叔于勒》为例

“小说阅读到底该教什么和怎么教”是语文教学的经典话题,语文教育专家大多从宏观角度介绍小说阅读教学的思路,一线教师则以单篇小说为例来谈具体教学策略。缺少对初中小说教学的整体规划,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本文以苏教版语文教材不同年级的三篇小说《三颗枸杞豆》《孔乙己》和《我的叔叔于勒》为例,重点谈谈如何依据学情差异和教材体系循序渐进地教学小说,从而使初中阶段的小说阅读教学朝着纵深化发展。一、调动体验,品读关键物象,体会小说的虚构艺术苏教版语文教材前三册中的小说选文,均置于内容主题单元中,教材没有突出强调小说这一文体。因此,教学这些小说应该切合单元要求,淡化小说文体特征,将其处理成一般叙事类作品的教学,但要引导学生体会小说的虚构艺术,和一般记叙文或叙事散文区别开来。《三颗枸杞豆》是七年级下册“童年趣事”单元的一篇小说。单元导语是:“童年的生活和感受是深藏在人们心中的无尽的宝藏,也是生命长河不竭的源泉。”从单元导语和课后练习可以看出编者对学...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8年25期
中学语文教学参考

由虚构故事走向生活世界(下)——谈谈小说教学

3.把主题的归纳变成借助故事解读丰塞的生馳界尽管我并不认同小说教学的主要目的就是理解小说的主题。但必须承认,主题理解仍然是小说阅读教学很重要的内容。小说教学要理解主题是对的,也是可以的。但必须明确:一■是理解主题并不是告诉学生一个现成的结论,更不是强调一个抽象的人生道理,而是要让学生在小说阅读中丰富自己的心灵和人生体验,丰富他们对生活、对世界的感知和认识。二是主题的认识和理解,不是一个抽象和概括的过程,而是由阅读小说故事进入小说世界进而认识生活世界的过程。要把小说教学的内容由理解小说文本变为学会解读小说,进而追求在小说阅读中提高学生的综合素养,就必须把小说主题的理解变成借助主题阅读和理解小说。从课堂教学操作的层面和小说教学策略的角度看,就是要借助主题的理解引领学生好好读小说,把小说主题的理解变成阅读小说的过程。教学《孔乙己》,理解科举制度对读书人的戕害和封建社会的人情冷漠,是理所当然的。但若直接告诉学生这样的主题,或者由人物形象...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