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京大屠杀与南京市民的创伤记忆

自 2 0世纪 80年代以来 ,随着战后冷战体制的突然瓦解 ,对战争创伤的不同记忆与解读逐渐演化为原战争加害国与被害国民众之间相互信任的重要障碍 ,研究和寻求共同的战争记忆已成为社会各界共同关心的重要话题。但是 ,在中日两国之间 ,由于加害国与被害国民众战争体验的不同、战后冷战体制的长期影响以及狭隘民族主义的冲击 ,人们对诸如南京大屠杀等战争创伤出现了截然背向的记忆。显然 ,寻求中日两国对战争创伤的共同记忆已成为构筑中日友好关系中十分重要的一环。近几年来 ,笔者围绕南京大屠杀对南京市民社会心理影响的问题先后做过一些问卷调查和口述访问 ,内容涉及南京市民对南京大屠杀的史实认知与情感记忆 ,本文试图以此为基础 ,从南京大屠杀被害者的角度 ,对南京市民的创伤记忆作一讨论。南京市民创伤记忆的通道南京大屠杀之后 ,在日军高压恐怖统治之下 ,南京市民的创伤记忆被深深地掩埋在心底。但是 ,每逢到了清明祭扫亲人和大屠杀周年之时 ,他们都会以最简...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西南大学
西南大学

“后记忆”视域下南京大屠杀电影的创伤叙事

自上世纪80年代末起始,具有国族创伤性质的“南京大屠杀”事件被电影化表达已历经了三个代际(证词-反思-消费)。期间,涌现了大量多元化的影片,它们都与“历史创伤”有关联。而众所周知,创伤视域已经成为国外华语电影研究的热门领域。因此,本文试图聚焦南京大屠杀电影的创伤叙事/书写,深入电影文本,以创伤研究中新近兴起的“后记忆”视域为切入口,在叙事学领域试图为南京大屠杀电影的研究开辟一条新路径,并以犹太大屠杀为主要参照系和范式,进一步揭示和论述南京大屠杀电影文本中的叙事模式与创伤表述。本文总共分为绪论部分与五个章节:首先是绪论部分。本章通过文献关键词收集,梳理了前人的研究成果,并作了学术分析。得出了南京大屠杀电影的国内研究对于“创伤”理论的涉入少有且不够深入的结论,进一步确定了本论文的框架和研究主线。绪论部分主要阐释了研究缘起、文献综述、研究目的、研究方法、创新之处等几大话题,为全篇论文确定了研究基调。第一章为“集体创伤的影像:南京记忆”...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社会观察》2008年07期
社会观察

《南京》与创伤记忆的影像书写

2007年,在我国公映的美国纪录电影《南京》,从外国导演的视角梳理了70年前南京大屠杀的创伤记忆。然而,在南京的电影院,纪录片《南京》不敌美国商业片《变形金刚》,屠杀的历史似乎仍只是亲历者的小众记忆。创伤记忆建构的紧迫性引起了大众传媒的警觉。美国学者格林(Felix Greene)警告说:“一个民族的记忆就是它的历史,而历史意识的基础,是容不得错误的信息和情感用事的。”该片围绕屠城的媒介讨论,涉及大屠杀的抽象记忆与情感记忆,隐含着“创伤记忆”的影像书写的沉重议题。文化创伤的社会化过程与媒介叙事社会学家杰弗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江西社会科学》2016年02期
江西社会科学

作为方法论的创伤记忆

虽然对“创伤”(trauma)的学术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70年代医学界对歇斯底里症的研究,但创伤本身作为一种个体的精神体验和心理活动过程,也即作为一个心理或精神事实,却贯穿着人类生活的始终。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创伤研究从病理学层面转向了心理学层面,并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与20世纪中后期的各项社会运动的发展而渐次繁荣,从个体心理扩展到了社会心理,从医学研究扩展到了社会研究和文化研究。基于此,“文化创伤”而不是“自然创伤”越来越受到不同学科领域的关注,“创伤记忆”而不是“创伤体验”也越来越成为创伤研究的焦点。对世界而言,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波兰与乌克兰之间的暴力冲突及种族清洗、卢旺达大屠杀、斯里兰卡的种族冲突、柬埔寨的红色高棉统治、南非的种族隔离制等种种野蛮的事件构成了历史的伤痕;对中国而言,20世纪的百年史充满了战争、革命和危机,更是深切的创伤体验。当然,每个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同的历史主题,创伤体验的动机、主体、形式等也不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日本侵华史研究》2017年04期
日本侵华史研究

南京大屠杀文化创伤的社会构建

美国文化社会学者杰弗里·亚历山大指出:分担其他人的苦难,集体成员从而界定了他们休戚与“当集体成员感觉自己所遭遇的可怕事件在群体意共的集体关系。”[2]就文化创伤的构建而言,正确认识识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并成为他们记忆永远创伤的存在及其根源、分担苦难并担负起相应的道德的标记,且从根本上无可逆转地改变了他们未来的责任是文化创伤构建的重要条件,也是构建文化创伤身份时,文化创伤就发生了。”[1]文化创伤与个人的必须经历的三个重要过程。创伤记忆不同,个人的创伤记忆是人类普遍的心理南京大屠杀作为20世纪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痛机制,而文化创伤则是一个社会构建的过程。个人的创伤之一,从个体的创伤记忆、民族集体的创伤创伤记忆以人类的生物学存在为基础,通过创伤见记忆,到全人类共有的文化创伤的社会构建,大致证得以在代际间传承,而文化创伤则依赖于一系列需要经历以情感宣泄为主要特征的“创伤叙事”、以社会机制得以构建,并有可能成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分担苦难为目...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学报》2017年02期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学报

近五年国内创伤理论研究综述

0引言“创伤”一词原本是医学术语,后来渐渐地转变为现代心理学术语,与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密切相关。随后,创伤理论又从心理学扩展到其它的人文学科领域,包括哲学、社会学、文学、文化研究等。美国学者凯西·卡鲁斯在《不可言说的经历》一文中对“创伤”的文化定义[1],标志着创伤理论与文学批评实现了结合,而杰弗里·亚历山大在《迈向文化创伤理论》一文中提出的“文化创伤”概念[2],则象征着这一理论在文化研究领域的发端。创伤理论传入到中国人文社科领域较早是在1999年,标志是《创伤记忆》一书在国内的出版。此书的作者张志扬将创伤记忆作为一门现象学来分析[3],并结合中国的现代性问题进行了个案讨论,可以说是迈出了创伤理论中国化的第一步。在后来的几年里,创伤研究又渗入到国内的文学批评领域,与叙事学紧密结合,如2008年林庆新的《创伤叙事与“不及物写作”》、2009年苏忱的《再现创伤的历史》和2010年李桂荣出版的《创伤叙事》[4-6]。此外,文化创伤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